Gloria Chung:當垃圾食物成為集體回憶

A+A-

過去一週,在面書上最多人關注的,除了九龍西的選舉,便是廚師腸面臨消失的困境。

事緣「廚師腸」在的美國生產商 Zacky Farms 遞交破產申請保護令,而且早前已關閉生產廠房,並削減 475 個職位。事實上,該公司在 2013 年曾瀕臨破產邊緣,負債累累,原來因為近年的飼料愈來愈貴,而他們又要養著大約 250 萬隻火雞及雞隻,所以負債一度高達 180 萬美元。據報道,Zacky Farms 是家族生意,負責人兼第四代傳人 Lillian Zacky 說時代不同了,賺錢更加變成不可能的任務。想不到在如此工業化的包裝之下,這個香腸農場仍然是家庭生意。

破產的消息傳出後,整個香港的幾代人,都彷彿陷入了崩潰的狀況,「世界末日了!」、「我要入夠一年嘅分量啊!」、「腸蛋麵點算?」我心裡想,原來很多垃圾食物都是人的集體回憶,比如我自己,吃到蟹柳,會想起小學時代;我的朋友每次回加拿大,都要吃 Tim Hortons 的冬甩和咖啡。這不是關乎味道,是情感。

是的,知道快要失去才會珍惜,這就是香港人對於所有集體回憶的悼念方法。想起來,廚師腸真的是無遠弗屆,出現在香港人的每個角落,茶餐廳、燒烤場、麵包店、甚至家中餐桌,都是廚師腸的天下。廚師腸無論外型還是味道,都十分人工化,是 8、90 年代美國工業製品的代表,味道甚至有點太鹹,而且也沒有甚麼肉味,質感柔軟又鬆散,其實無論以傳統來説,還是現在手工製品,講求真味的精神來説,廚師腸完全是背道而馳,甚至是落入去「垃圾食物」一欄,相信消委會檢視的時候,也會說它的鈉含量超標,多吃會致癌。

但是,香腸烤過之後,塗上蜜糖,又幾好味;放進充滿味精的出前一丁,加上雞蛋,又化身成為極美好的茶餐廳美食;甚至我記得小時候,如果媽媽忙碌,她會從冰箱隨手拿起幾條廚師腸,煎後沾茄汁吃,可說是我最期待的加料餸菜之一。這些特別的廚師腸回憶,大概都出現在 15 歲之前,當我們成為青少年後,想與別不同,當然將一起成長的廚師腸拋諸腦後,甚至列為老土、小學雞先食、唔夠健康,然後全情投入德國進口有機豬肉製的香腸的懷抱。可笑是,當你回頭一看,這些青澀的回憶已經封塵,兼且即將被淘汰,認真是人生般諷刺。這個時候,你試試去附近的超級市場走一趟,你也會像我一樣,完全找不到廚師腸的蹤跡,只剩下 $59.9 一包的「靚香腸」,天啊!我只是想為部隊鍋加條腸,也這麼困難,我不是求肉汁澎湃,只求味精滿足,可是走了幾間凍肉舖,也難以找到廚師腸的蹤跡。

我相信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廚師腸一定是愈來愈少捧場客,才會逐漸被市場淘汰,這也難怪的,廚師腸有甚麼現代的賣點呢?有機?80% 都是真肉?Sorry,廚師腸連口味也只得一種,怎會有符合新世代要求的賣點呢?

不過這樣問也有點強人所難,那個已經停留在幾十年前的品牌,但求它不消失就好了,怎麼可以要求它和 2019 年接軌呢?況且如果它變通,它又是否仍是我們的廚師腸呢?人就是那麼賤格,明明當時是我們捨棄了它,今日卻懷緬它,恨鐵不成鋼,希望它能夠順利渡過中年危機。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Gloria Chung 環球食記

Gloria Chung(鍾詠嫻),飲食及旅遊記者、博客、食物造型師,對世界飲食文化充滿好奇,深信吃不止是兩秒的口腹之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