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宇:Dolce & Gabbana 教材式公關災難

A+A-
設計師 Stefano Gabbana(左)與 Domenico Dolce(右)就辱華事件拍片道歉。 圖片來源:Dolce & Gabbana/YouTube

Dolce & Gabbana 的辱華風波,到今日兩名設計師 Domenico Dolce 與 Stefano Gabbana 拍下道歉影片,可說是帶領品牌走向滅亡的歷史一刻。

因為能錯的,他們都全部做錯了。

由一開始,作為一個非常具實力及名氣的國際時裝品牌,D&G 在社交媒體上得罪了中國人,本來只是 Stefano Gabbana 多年來口臭事件中的一件。

Stefano 的瘋狂並非一朝一夕,作為同性戀者,2015 年卻把同性伴侶以人工授精方式得到的孩子,稱為「人工合成(Synthetic)」,引得 Elton John 勃然大怒。今年 Stefano 又一鉅獻,就是在 The Catwalk Italia 的 IG 照片上留言,指擁有全球第二多 IG 追隨者的歌手 Selena Gomez「極樣衰(She’s really ugly)」,令不少著名造型師聲言抵制 D&G。

事實上,能站在時裝圈上最頂端如此長時間,D&G 本來蠢極有限,Stefano 的口多多,某程度上也很好地回應了時裝圈的 Bitchy 文化。你愈賤,引發的迴響就愈大,反對的聲音既強,食花生的人就更多,漣漪效應之下,沒有被火燒身的人就會覺得這品牌好串好夠薑,引來更多的支持。

老闆的態度也多少引致上行下效的結果,2012 年 D&G 在廣東道針對香港本地人不讓拍照引發大規模抗議示威,就是當中一個例子。問題是,當年被升級到社會層面那麼大件事,到今天不過幾年光景,如果不是這次辱華風波,有多少人會記得?甚至乎當時說要抵制 D&G 的潮人 KOL 們,早兩個月如果他們有送你一個垃圾鎖匙扣,還不是一樣在 IG 跪謝人家?

D&G 上海分店照常營業。 圖片來源:路透社

辱華風波剛發生時,我還在想,假使一個國際大品牌和中國人民起了衝突,最後選擇徹底放棄這市場,在今天全球不少人對中國人懷有負面印象的環境下,是否有可能以一個逆流者的身份,引來全球有相同理念的消費者支持,並創造出一個更大的市場?

當然,這個理想化的構想,在 Stefano 得罪人多的條件下本身就不容易。再加上今天消費網絡環環相扣,各個銷售渠道因為不想被殃及池魚而選擇割席,品牌的營運就會受到更大影響。連卡佛率先將 D&G 下架,難保其他大型網站不會相繼跪低。

事情發展到這裡,D&G 終於下定決心,把最後一步棋,也是最錯的一步棋下定:拍下道歉短片,試圖尋求中國人民原諒。

首先,吵鬧的網民們原本大部分都不是品牌的顧客,反正你已經說了是賬戶被盜,廢話是廢話,總算是下台階,只要你普通作出一個對於賬戶被盜這事件帶有歉意的聲明,然後不再多作回應,過一排自然無人會記得。

但拍下道歉短片,卻說明了你承認責任,認罪博減刑這一招,可是萬萬使不得呀﹗

承認了作為國民的敵人,這下子 D&G 在中國就再無去路。更甚的是,以一個「臭串」作商標的牌子,卑躬屈膝地公開向中國道歉,你失去的,更將會是包括全世界原本覺得你有 Guts 的花生友們。

一子錯,滿盤皆落索,而 D&G 更是搖擺不定一錯再錯,殘忍點看,這次事件可能預視了一個時裝王國的崩坍。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Avatar

現在棲身於香港英國兩地,為求打開雙眼看清世界。雖然嘴賤,仍想將所知所想無私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