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仁妻」—— 誰說獎項不重要?

A+A-
Glenn Close 是獲最多奧斯卡提名但未曾獲獎的在世演員;電影「仁妻(The Wife)」劇照。

「孽緣(Fatal Attraction)」已經是 1987 年的事,Glenn Close 也年過七十。票房上,她有「101 斑點狗(101 Dalmatians)」作為代表作;獎項上,運氣則不太好,之前六度提名奧斯卡,竟然全數敗北。對上一次,2012 年,在「艾拔貴『性』(Albert Nobbs)」女扮男裝,偏偏遇上同代的 Meryl Streep 以「鐵娘子 — 戴卓爾夫人傳(The Iron Lady)」強勢出戰。難得還有機會接到「仁妻(The Wife)」,再一次提名奧斯卡影后,不相信會輸給 Lady Gaga,最強對手該是「爭寵(The Favourite)」的 Olivia Colman。如果真有累積分這回事,Glenn Close 照道理無得輸。

怕只怕「仁妻」的格局不及「爭寵」。2009 年開始,最佳電影的入圍數量增加,九屆以來,只有「情迷藍茉莉(Blue Jasmine)」的 Cate Blanchett 和「永遠的愛麗絲(Still Alice)」的 Julianne Moore,獲獎作品沒有提名最佳電影,兩位當屆都是眾望所歸的超級大熱。今屆沒有這回事,Glenn Close 繼續無冕也不出奇。獎項如此重要?看「仁妻」,它告訴你,實實在在好重要,虛榮可能比約誓比愛情比家庭更重要。

Glenn Close 親女兒 Annie Starke 在戲中飾演其年輕版;電影「仁妻(The Wife)」劇照。

Glenn Close 飾演一位才華橫溢的作家,無奈出道之時女性作家地位低微,眼見同為作家的情人文筆一般,把心一橫,充當代筆。情人隨即走紅,但其實只負責提供故事及編輯,靈魂是他的妻子。本來相安無事,家家有求,甚至甜蜜恩愛直到花甲,偏偏頒來一個諾貝爾文學獎,妻子眼見光芒盡放在才華遠遠不及自己的丈夫身上,心情複雜。多年以來,面對丈夫偷食也可以原諒,因為明白丈夫痛恨自己無能也是一種壓力;不過,想到自己一生只能夠寂寂無名為他人作嫁衣裳,終於忍無可忍。你敢說獎項不重要?新城的獎座給丟棄,也好像很大件事。

你說丈夫掠奪了太太的功勞是個賤人?不斷出軌,賤;但出賣自己的創作結合別人的製作,又好像合情合理。丈夫不斷強調,二人沒做壞事。幾十年前,小說得到出版商垂青可以推出市場,他們興奮到大叫大跳;幾十年後,獲獎,太太心傷,丈夫繼續興奮。在他的心目中,二人是一個團隊,用最符合效率的方法達致成功,大家各有貢獻也各有犧牲,太太要隱姓埋名,自己何妨不是放下尊嚴?況且,像「大老作家Can You Ever Forgive Me?)」,有些作家,文筆好但缺乏創作力,你又敢說沒有丈夫合作,太太可以同樣走紅?只能說,共貧賤易,同富貴難,人一有比較心,一覺得自己值得更加好的待遇,總不會再做到甚麼兩為一體之類的妄想。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方俊傑 特事特辦

方俊傑,利物浦球迷,前「壹週刊」生活組編輯。主打電影介紹、人物專訪、體育專欄、電視表。著有小說「失戀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