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LEGO 英雄傳 2 ——「你咁做同共產黨有咩分別?」「有。」

A+A-
「LEGO 英雄傳 2」劇照。

「LEGO 英雄傳」第 1 集的故事是怎樣呢?簡而言之,理想主義者,抱著理想主義的心,用理想主義的手段,最後成功令所有人都幸福。作為一個輕鬆的電影,無可厚非,作為兒童教育,這是我們的一貫方針。

還記得我們小時候,曾經有一個氣氛,就是覺得未來世界的科技會進步,變得更乾淨,更和平,更均富嗎?而美好的未來,源自我們出於良心的行為嗎?教師是這樣教我們的,課外書是這樣教我們的,寓言以及小時候看的卡通片,也大多這樣教我們的。

隨著成長,大家都漸漸留意到,出於樂觀的心,用理想主義的手段,去做理想主義的事,這種浪漫只會產生更大的問題。

不顧一切實現自己理想的人,或者把理想看得最重要的人,「擇善固執」的教條主義者,反而傷害社會大眾更深而無知覺,而且更可怕的是他們會心安理得,出於良知的行為有何不對?過去二、三十年理想主義的世界,結局並沒有因善念而走向更美好,而因為出於良知,所以大家都不認為自己就是病因。

「LEGO 英雄傳 2」劇照。

這也是「LEGO 英雄傳 2」的故事,主角抱著樂觀的心態、理想主義的想法,所做的事情,不論是出於同情心,還是出於責任感,除卻一切「笑果」,客觀來看,他實際上就是令事情變壞的人。他相信的事情是錯誤的,而不信的事情反而是對的,當他擁有力量去實現理想與出於良知的行為時,反而構成最多的破壞。

這就是告訴小朋友和大人,如果你有看過上一集的話,而覺得這世界就是不斷的理想主義與樂觀,那是不對的,這就清楚的對照了上集的主題曲 Everything is Awesome,寫了一首修正的歌,把訊息唱了出來。這世界從不,亦不會如想像中的美好,理想主義是好的,現實則是殘酷的,做事不能不顧現實只顧自己的理想,而接受一切都需要務實可行的手段 —— 他直接寫在歌詞上,怕你聽不懂。

指出現實的冷酷,是一種悲觀主義,但不要把它等於灰心,更不是某些人很愛批評別人的所謂犬儒,承認這世界是殘缺,現實是不理想的,只是代表不應該用理想主義的教條去限制了做事的方法。

就像歌詞裡說過,「less idealistic kind of way」,只要目標與方向還是不同的,你不會因為用了部分和共產黨相似的手段,就會變得和共產黨沒有分別,也不應該因為手段上不理想,就說「需要怎樣做才能夠達成的 XX 我才不要」。

理想主義是否全盤被否定?沒有,現實主義的手段解決了問題,主角面對最後的選擇,他可以腐化。但他也沒有腐化,因為他還是有一顆樂觀、理想主義的心,那才是理想主義的真正價值,它並不是用來定義手段,也不是用來要求別人,它是在你自己有機會做壞事時,用來勸告自己的東西。

看看電影外的世界,是 21 世紀的第 2 個 10 年,不是充滿希望,而是充滿著動盪不安。而在電影院看電影的小孩,未來要面對的世界正是其未來,他可能今天不會懂,但為了回憶而再看時,他們應該會看得懂裡面的訊息的。

這也是導演的用意吧。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