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皓昕:「淘金殺手」—— 牛仔也要學會牙齒保健

A+A-
電影「淘金殺手」劇照。

一部反傳統的西部片,拍出了闖蕩江湖的浪漫,道出了時移世易下江湖的消亡。

想像在古代中國,你是一個飛揚跋扈的武者,喜歡喝到爛醉,你有一個比較穩重沉實的哥哥,你們都效忠於一個地方縣城的將軍。重點是,你倆都是一等武功好手,一對小霸王兄弟,只要一劍在手,沒有殺不出去的理由。你們的任務是追緝一個神秘的士人,還有一個變節了的捕快。你們策馬奔馳,從窮鄉僻壤跑到沿岸港口,過程中殺了幾個看不順眼的地方敗類,也差點在山林中被熊人吃掉。

最終,你們終於追上他們,發現這位士人發明了一種神秘化學配方,可以找到溪水裡的金粒。這是現代科學帶來的衝撃,你們開始意識到時代在變,江湖在消失,客棧裡都有你從沒見過的牙刷和抽水馬桶。你們最終決定,把劍投湖,返回老家,吃吃媽媽煮的菜,看看山後的日落算了。把劍換成槍,把中國河山換成美國西部,就是這一部「淘金殺手(The Sisters Brothers)」。

它的故事設在 18 世紀末「西進運動(Westward Movement)」下的美國,上萬的東部居民向西遷移及開發,在「淘金熱」捲席下,原本的印第安土地被高度工業化,經濟活動迅速發展,新城鎮在短時間內如雨後春筍般地建成,來自五湖四海的不同種族都聚集於此。傳統西部的野蠻,誰的槍快誰就是勝利者的江湖規則,在這麼一個環境下受盡了衝撃。

電影「淘金殺手」劇照。

來自法國,拍慣社會劇情片的導演賈克.歐迪亞(Jacques Audiard),他鏡頭下的美國西部是如此詩情畫意。從開場的農舍圍剿,就注定了這一部電影的反類型。兩兄弟明明可以偷偷潛進暗殺,硬要信心爆棚地在門外大呼大叫,敵人警惕,爆發槍戰。鏡頭此時卻冷靜,克制地待在原處,讓觀眾只看到漆黑之中幾下槍火乍起又滅。我們看到了結果,兄弟雙人雙槍就把整幫敵人都殺光,我們卻看不見過程,講牛仔卻不講殺人,此謂之高。

高在它並沒有神化這兩個西部牛仔,他們並沒有一如傳統西部片中的快槍對決,或是在夕陽下咬著一根稻草逍遙騎馬。「淘」中,我們會看到淘金兄弟的哥哥會被蜘蛛咬而中毒,弟弟會因為醉酒而摔下馬,他們故然是高手,可是高手也是人,人會吃喝拉撒睡,也會在夜半脆弱的時候流淚,要人安慰陪伴。導演從人文關懷的角度去觀看西部世界,我們就像非洲平原上的那種吉普車旅行團,鏡頭緊隨著他們的馬匹,越過了美國西部的高山和深谷,看到這兩個小霸王的強悍和傻氣。

高在它的反傳統,如果沒有讀過原著小說,誰又會想到快要打大魔王的時候,大魔王居然一早已經病逝了的反高潮;或是兩兄弟捉到目標人物後,又會讓一切隨風般的加入變節,而省卻了一場老老土土的槍戰。所有你在西部片中看到快要打呵欠的畫面,「淘」都刻意省去,你每每快要猜到故事走向或感到有點冗長的時候,劇情又會往最猜不到的方向一轉。而它可不是為反而反,而是緊扣了主題,當兩兄弟一路向東,山區追到了燈火璀璨的舊金山,他們見識到酒店中抽水馬桶的新奇,也學會了拿起牙刷來清潔口腔。世代變異,打打殺殺畢竟太過野蠻,無處立身的兄弟倆畢竟還是要放下槍和子彈。

十分喜歡這一部娛樂和文藝氣息並重的反傳統西部片,兄弟倆的大地任我行讓人神往,江湖消逝的感覺邊人感嘆,邊看邊想像,如果有誰能夠以中國武俠世界為背景,拍出這樣一個故事,那有多好。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江皓昕 煲戲要在晚餐後

江皓昕,編劇,白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