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爸爸是壞蛋冠軍」—— 做一隻有火的曱甴

A+A-
電影「爸爸是壞蛋冠軍」劇照。

洛奇」的史泰龍太傳奇,「激戰」的張家輝亦太勵志,人生格言太多。看著看著,就有點覺得是男人的童話。

反而喜歡這一部改編自同名兒童繪本的「爸爸是壞蛋冠軍(パパはわるものチャンピオン)」,明明是給小孩子看的床頭書,電影卻將一對父子眼中,現實和夢想的落差,拍得意外寫實動人。

故事以日本摔角為題材,由著名摔角手棚橋弘至飾演男主角大村孝志。他曾經是擂台王者,但隨著年紀漸長和傷患困擾,已經無法回復昔日狀態。要知道,日本摔角並不是純粹的力量比試,除了搏鬥技擊,參賽者亦需要兼顧娛樂元素,帶動現場氣氛及觀眾情緒。巔峰已過的男主角,也沒其他專長,只能退求其次,戴起摔角假面,扮演手段卑鄙、不守擂台規則的曱甴丑角。正派變反派,掌聲變噓聲,作為摔角手的爭勝心亦已不再,純粹是「打一份工」。

大村孝志的際遇,就像一些歐洲名門球會的球星 —— 體能滿分的黃金年代過後,表現下滑,離開了甲組戰場,卻選擇在退役之前憑著知名度,在中國、美國這些次級聯賽踢幾年,賺一筆大錢,準備安穩退休。而他的拍檔「銀蒼蠅」好意提醒他,不要再想那些風光的日子了,大村孝志已死,用真名做正派英雄的時代早就過去,今日他只是一隻為了生計打拼掙扎的曱甴,還能夠把日子混下去,已經要感恩。

一代拳王,淪為蒙面小嘍囉,大村孝志仍一直聲稱,有朝一日能夠東山再起。結果,這一等就是九年,其實他自己心裡最明白不過,那一團火熄滅了,人就變得鬥志消散,貪圖安逸,振作不來。他始終不敢跟兒子解釋自己反派摔角手的職業。表面上,是他覺得兒子無法理解這種既是摔角選手又是演員的職業,但實際上,開不了口只因一個心結,他無法承認,過不了自己那一關。

嘗試復出打比賽,想把握最後機會,連連晉級,他覺得自己已經非常努力了,但在節目效果下,他仍然身不由己,是個藏頭露尾的反派丑角。

孩子不懂,只看見爸爸站在擂台上贏得不光彩,就一口咬定,卑鄙者的勝利不是勝利,是惡。

不能責怪孩子的天真,他並不懂得分辨甚麼是娛樂需要、扮演反派丑角的惡,甚麼是真正的惡。但正因為孩子天真,他才覺得丟臉。

擂台上的大村孝志,甘願作一個假面壞蛋,但現實中,他亦不知不覺變成一個戴著面具的假好人,假好爸爸。妻子本身也是摔角迷,終於忍不住一語道破了丈夫的假面。為了這個家庭、為了孩子,這一切的忍辱負重,說穿了都是自己退縮怯懦的擋箭牌。擂台上的卑鄙只是角色設定,擂台下仍選擇安逸、犧牲、屈就,迴避自己的軟弱畏縮,卻是一種真正的卑鄙。

逆戰激鬥,從不像電影裡的史泰龍和張家輝,付出就有奇蹟回報。然而,在擂台和人生,知難不退,都是一種信念。

你可能很弱,可能看不到希望,但你有正直的良心,你是可以老死而不壞的。

最後,很喜歡高橋優為電影寫的主題曲「謝謝(ありがとう)」。尤其以下這段歌詞,實在聽得雞皮疙瘩。面對艱難的日子,別太輕易原諒自己的苟且,為逃避而戴起面具,不要做一個卑鄙的假好人,讓下一代覺得丟臉。

一直閉嘴,迴避自己的真心
假裝滑稽,無數次把頭垂低
笑著說,完全不介意
其實只是不想招惹麻煩
在這個城市,即使你倒下來,都沒有人會關心,甚至不看你一眼
但我知道的是,你仍在戰鬥
以及你那溫柔無邪的本性

站起來,做一隻有火的曱甴。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