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人魚沉睡的家」—— 無法自主人生,只會比死更難受

A+A-
電影「人魚沉睡的家」中,腦幹死亡的女兒被父母以高科技操控,做出無意義的動作,如同活死人;圖為劇照。

東野圭吾撰寫的「人魚沉睡的家」,出版於 2015 年,跟「拉普拉斯的魔女」同年。改編成電影,也同樣於去年上畫。我說日本。在香港,「拉普拉斯的魔女」遲了半年,「人魚沉睡的家」更遲來 10 個月,即使導演是大名鼎鼎的堤幸彥。有木村拓哉和長澤正美的「假面酒店」?遲兩個月。

幕後名牌當然不及台前明星吸金。事實上,「拉普拉斯的魔女」和「假面酒店」始終有懸疑元素,符合大眾對東野圭吾停留於「神探伽俐略」的期望。「人魚沉睡的家」不同,沒案可查,但議題無比沉重。看完,未必似中了催淚彈般大哭一場,但肯定難受。

人魚沉睡的家」講述正打算離婚的夫婦,女兒因意外而腦幹死亡。在日本,原來要心臟停止跳動才會被醫生宣佈死亡,腦幹死亡者,親屬不肯捐出器官的話,醫生沒有權自把自為。篠原涼子飾演的母親,不肯接受現實,西島秀俊飾演的父親,因工作關係,可利用高科技把女兒四肢硬生生無意識地移動,甚至可強行搞出笑容,似活死人。母親當正女兒似病人般照顧,讓其他家人飽受壓力。到結局,被逼要面對女兒今生今世無法清醒的母親,在警察面前,狠狠地拿刀要脅殺死女兒,問題是,假如女兒一早死去,又怎可能殺死一個已死的屍體?

看「人魚沉睡的家」,我居然想起「復仇者聯盟 4:終局之戰」。是有點風馬牛不相及,但「終局之戰」中,我念念不忘美國隊長對黑寡婦的一句:「條河真係有返鯨魚。」暗示 Thanos 減去一半人口後,地球生態的確回復平衡,留低的一半生物,得到較為理想的物質生活。然後,黑寡婦忿忿不平:「咪要我接受現實。」然後,故事發展,大家也很清楚,一整隊英雄人物在沒有得到其他街坊同意下,自行逆轉時空,為了復活蜘蛛俠,為了復活黃蜂女,為了解救自己的悔恨。作為一齣正邪二分的漫畫英雄電影,當然看得觀眾熱血沸騰。如果將超現實的設定,化成稍為貼近現實,例如在「陰屍路」中,死不肯把變成喪屍的女兒個頭斬下來的角色,你會仍然同情,還是覺得他自私自利累人累物?好了,到「人魚沉睡的家」,更現實,假如你用電波引導沒意識的女兒,女兒會舉手會踢腳會有表情,你究竟能否忍心把她看成一名死人?沒有子女的話,或者不能想像,可以理性地說一句要放手時總要放手。到真有一塊血肉比自己更重要,要你下決定判定生死,其實是超乎想像的困難。唯有自我安慰一句,無法自主人生,只會比死更難受。所以,如果你仍然以為自己可以操控子女的思想,繼而影響子女的一生,請盡快退後一步,學會尊重他人的自決能力。尤其,那位「他人」其實是你的最愛、你的至親。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方俊傑 特事特辦

方俊傑,利物浦球迷,前「壹週刊」生活組編輯。主打電影介紹、人物專訪、體育專欄、電視表。著有小說「失戀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