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衍蒨:萬聖節與無言老師

A+A-

今天剛好是萬聖節,就帶點萬聖節氣息到這星期的文章吧!

在外國,「刻南瓜」是萬聖節的習俗,但很少人提及的是,每年都有很多人因此受傷。更加沒想到,我們常聽到的「無言老師」也因而派上用場呢!

2004 年,紐約州立大學上洲醫學院(SUNY Upstate Medical University)的研究團隊決定研究南瓜雕刻的危險性,並以常見的廚房用具及市面上的專門南瓜雕刻工具做實驗。

即使有再好的工具及預防措施,南瓜雕刻意外都可以導致嚴重的手部創傷,甚至影響手部活動能力。常見創傷包括雕刻用刀直接貫穿南瓜並插在固定南瓜的手上,亦有因為手滑而導致割傷。因為這些意外,很多公司都會推出雕刻南瓜專用刀,說比一般的刀來得安全。有見及此,醫學院作出上述實驗,以液壓機(hydraulic press)固定刀柄然後不停加壓,企圖量度能刺穿南瓜、傷及手部並造成常見創傷的所需力度。但以人手做實驗未免過於殘忍,因此醫學院採用了 6 隻「無言老師」的手。

團隊採用「無言老師」手肘以下的部分進行研究及實驗。在實驗的第一階段,他們以每秒 3 毫米的速度加壓於南瓜上。結果發現南瓜雕刻的專用產品 —— 就如推廣一樣 —— 比一般廚房刀的效能更好、更省力。換句話說,當雕刻南瓜的所需力度減少,因為「無情力」而傷害手部的機率就會相對降低。實驗的第二階段同樣以常見創傷為實驗目標,亦發現專門用具的阻力較大,比一般廚房用刀安全。

過去 400 年間,「屍體利用」在醫學及科學上日新月異。倒帶到 16 世紀,醫學只用以簡單了解人體運作。在歷史上,醫學文獻都誤解了所有跟人體結構有關的理論,包括血液循環的方向、各重要器官的位置、甚至引致我們生病的原因。而因為無私的遺體捐贈,令 18、19 世紀發起的「偷屍行業」成為絕唱,亦衍生了組織捐贈、器官捐贈、「無言老師」等奉獻。現今,「無言老師」一般用作醫學院的訓練用途,甚至用於法醫人類學中,一個不停被外界質疑其存在必要性的研究設施 ——「人體農場」。這個「農場」就是研究中心裡面的一片空地,研究人員將「無言老師」放在室外,或預先設定的外在環境條件下研究其腐化過程、速度、及變化(decomposition processes),讓活著的我們減少受傷及傷害。

即使這個實驗沒有很驚人的發現,但卻證明了一件事:人說死亡是人的終點,但對於無私的「無言老師」來說,他們的大愛不只能救人一命,更能協助我們減低傷害,影響非常深遠。

參考資料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李衍蒨 骸骨傳記

一名香港土生土長的骨頭說故人,馬不停蹄地飛到世界各地尋找及代言骨頭的故事,讓他們成為事情最後及誠實的無聲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