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滿城盡帶黃金甲」—— 市民就是皇帝,朕不給的,政府不能搶

A+A-
電影「滿城盡帶黃金甲」以「雷雨」的家庭悲劇模組套入封建王朝,加上金光閃閃的佈景與戲服,雖然華麗,卻缺乏代入感;圖為劇照。

簡單來說,「黃金甲」這電影就是「雷雨」,對,就是「喜劇之王」裡常常提的那套。如果讀者不清楚「雷雨」的話,其實就是一套經典的家庭悲劇,反正就是一天解決幾十年的恩怨情仇,然後大部分人死了,也是日後很多東方家族家變劇集的創作藍本。「黃金甲」的故事也不過就是把這個模組,套進去封建王朝,加個周潤發和周杰倫,再拍得金光閃閃,令人看到會累。

為何「黃金甲」對於大部分觀眾而言不好看呢?那是因為沒有代入感。

「雷雨」之所以是經典,更多在於其時代意義,而不是絕對上的好看。這作品當年之所以受歡迎,是因為其生成於民初時代,而這個故事的背景,也是民初時代。換句話說,「雷雨」在當年是「時裝劇」。因為是根據當年中國家庭的情況編寫的時裝劇,當年又不少文人讀書人出身於大家族,所以觀眾很容易代入而有共鳴,明白裡面的人的感情、立場與想法。

但現在早已不是民初時代,很多觀眾的家族構成也不再如是,所以現在看的話,就像在看另一個星球的故事。包上古中國王朝的外表,就更加疏離。裡面的人全是我們完全代入不了的角色:皇帝、王子、皇后之類,時代更遠,角色更陌生,共鳴感立即跌到了零,所以完全感受不到裡面的人的立場與感情。

身為一個公屋無產階級,皇帝說「朕不給的你不能搶」的時候,望望自己父母都沒甚麼遺產可以留給自己,自己也沒甚麼可以給人繼承,王子想要叛變奪權的時候,自己也想不到要從父母手上搶些甚麼。所以評價高低,源自代入感的高低。能夠想像自己是皇帝王子皇后要爭產爭權爭寵的人,才容易看出味道。否則我們也不知道裡面的人在執著甚麼。

人解釋事情,最容易套用在自己的成長背景和環境上理解。在中國,很多人會把政府看成是父母。然後覺得政府就是爸爸,國家是母親,而你是他們的龜兒子;又或者中國是父母,香港是兒子,諸如此類,最後把中式家庭倫理加了進去,因為那就是他們唯一理解事情的框架。能否對「雷雨」有共鳴,能否看懂「黃金甲」,其實看的是你與那框架的相合度。

我們用點想像力,也可以試圖把自己套進去:例如我覺得,市民就是國家的主人,所以是皇帝,我們人人都是周潤發,用武力奪權的就是政府,那「朕不給的,你不能搶」,就是我們市民不給政府認受性,你也不能靠武力搶。「滿城盡帶黃金甲」的故事就是影射中港政府,暗示用武力去搶奪市民權力的最終結果只會是攬炒。

「咁都得?」
「你都打橫黎講嘅。」

但這樣的框架去理解也未嘗不可吧。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