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男人真命苦」—— 廢柴的覺悟

A+A-
日劇「男人真命苦」的電影版描寫宮本和靖子從相識到經歷人生巨變的感情生活;圖為電影劇照。

有些演員從來是好作品的標準,池松壯亮就是其中之一。甚至是近年的首選。

由真利子哲也執導、池松壯亮主演的「男人真命苦(宮本から君へ)」,港版譯名明顯來自山田洋次於 60 年代的著名電視劇「男人真命苦」,但兩者其實沒多大關係。事實上,故事改編自新井英樹於 90 年代的同名漫畫,去年首先推出深夜電視劇,以男主角宮本(池松壯亮飾)的職場菜鳥生涯為劇情主軸,故事的後半部分則留待電影版,描寫宮本和靖子(蒼井優飾)兩人從相識到經歷人生巨變的感情生活。

電影版「男人真命苦」不是一般的日劇特別篇,反之,提前一年播出的日劇部分,較像電影的「外傳」或熱身場,負責交待男主角的生活枝節和初出茅廬的人際關係等,電影版則剪輯了重點劇情,講述靖子遭人強姦,廢柴男友宮本不惜一切為她報仇,而更重要的是,他因此蒙受畢生最大的屈辱,要透過這一場報仇之戰找回男人的尊嚴。個人認為,港版譯名「男人真命苦」只是貼近宮本的心情,於電影整體卻略有誤導成分,容易聯想到父權社會性別定型:女友被強姦,明明直接面對傷害的是當事人,苦的卻是男人,受傷的也是男人,尊嚴受損、感到屈辱的還是男人。但事實上,「男人真命苦」這套男性悲歌的想法,雖然是圍繞宮本詠唱的主旋律,但它本身就代表了這位廢柴主角的無能,完全扮演著一個自我浪漫的父權白癡。「男人真命苦」不是電影的主題,看著池松壯亮演得那麼用力悲壯、門牙打碎滿臉鼻涕卻徒有氣勢沒有一點所謂的「男兒本色」,電影的主題正是嘲笑、或「走調」地歌頌這種「男人真命苦」的無可救藥。

電影版講述靖子遭人強姦,廢柴男友宮本雖然想不惜一切為她報仇,但無能的他徒有氣勢沒有一點所謂的「男兒本色」;圖為電影劇照。

廢柴就是一無是處,沒有自我想法,女友被人強姦,那就結婚吧,把孩子生下吧,我照顧你,而且我會替你報仇。說得更父權一點,宮本心裡不是為了自己的女人復仇,只是為了男人的尊嚴而戰,但任何動機也好,廢柴根本沒有「還拖」的本事,小人物的個性既是盲目隨俗地完全父權,又完全廢柴,出拳無力,又不自量力,廢得連尋仇討債都顯得膽小畏縮、份外懦弱。

宮本的報仇,是電影的主題,亦是他人生最重要的一戰,結果報得何其窩囊和賴皮(但他自覺有型像個伸張正義的英雄)。故事並不是迷戀父權、自我沉醉在男人要為女人出頭的倫理想像(至少電影版不是),而正正是透過宮本那樣荒腔走板地追尋男人尊嚴,揭露了主角迷戀父權但愚蠢自大的一面。讓父權白癡走向極致理想,繼而崩壞,這反而比政治正確的理性批判來得寫實。

電影好在沒有將廢柴宮本神話化、傳奇化,讓他變成宮本武藏,或吹噓經營張家輝在「激戰」那種苦練就能變強的「男人的浪漫」,現實世界又哪來這麼多宮本武藏和張家輝?從頭到尾,廢柴宮本只是有一腔熱血但軟弱,逞強得令人發笑的失敗者。活脫脫是個「化骨龍」的他,才不可能特訓兩三個月就變成拳王,就連地獄特訓的折磨都應該承受不了。

宮本自以為捱下痛苦,擁抱父權觀念,就可以獲得「真男人」的力量而變強,但其實他有的只是無限膨脹的逞強;圖為電影劇照。

旁人忍不住大潑冷水,其實是好意勸他認清現實,「如果你真的以為自己能夠打贏,你是白癡」,宮本反而一廂情願當是激勵。要活得像個男人,要像個「真男人」活著,承擔一切痛苦。他的白癡,便在於自以為捱下痛苦,擁抱父權觀念,就可以獲得「真男人」的力量。憑那些三腳貓功夫,廢寢忘餐鍛練幾天(說穿了不外乎是跑跑步、練習倒豎葱或在公園朝著大樹練拳),根本沒有變強,有的只是無限膨脹的逞強。而又因為廢柴的唯一本事,就是逞強。拼命報仇的決心、戰鬥的方式,及人生的覺悟,都是逞強。

真正的悲傷之處是,原來宮本除了懂得逞強,其實再沒有甚麼成為「真男人」的方法了。

逞強不會讓他報仇雪恥,也不會得到勝利,只能換來一個從不認輸的人生。廢柴的覺悟就是決心逞強至死,就如池松壯亮戲中用力得有點 Over 和難看的演出(演員很 Over 地投入扮演一個很 Over 的故事主人公),任何事情都有前無後以命相搏,喝酒搏命、吃飯搏命,連哭也搏命。賺錢搏命,結婚生仔也同樣搏命,報仇更是搏命,宮本只有自己的性命可以與敵人一搏。但搏到盡頭,在靖子眼中,其實又只是博君一粲。

到了最後,靖子為甚麼願意跟宮本一起生活,為何願意留下來呢?答應結婚是因為同情他、可憐他?還是因為自己亦再沒有更好的選擇,唯有認命了?但無論如何,肯定不是因為愛情,更不是被他自以為轟烈的報仇行為所感動。

女主角靖子其實比起男人更加命苦,更沒有尊嚴,她只能養大一個不知父親是誰的孩子,並捏著宮本漫長的一生來報仇;圖為電影劇照。

靖子的覺悟,反而更似報仇,另一種意義上的、女性的報仇。電影名叫「男人真命苦」,副題其實是「女人更命苦」,經歷這麼慘痛的傷害,靖子還要跟廢柴一起活下去,養大一個不知父親是廢柴還是強姦犯的孩子。電影關於男人的尊嚴,但是她更命苦,更沒有尊嚴,蒼井優在故鄉海邊回頭望向池松壯亮的眼神,明顯表達了靖子打從心底討厭宮本,憎恨宮本,去你媽的廢柴男友,但她的人生已經因為宮本而被摧毀了,報仇的方式是衝口而出的那一句「我不容許你憤怒」。她知道,這個父權白癡,不是因為她受到傷害而憤怒,是因為自己尊嚴受挫、感到屈辱,他的憤怒、他的報仇和浴血奮戰,是為自己多於為了她。

所以,宮本最後關頭極為難看地「捏春袋」算是報仇雪恥,但靖子的報仇,同樣也是捏住宮本的春袋,而且是捏著他漫長的一生。你不可以覺得憤怒,你只能接受我和那個孽種,拼命工作吧,賺錢養家吧,想做個父權白癡的「真男人」就要做得徹底一點,用盡你的餘生來贖罪吧。靖子的報仇方式,彷彿比宮本的父權還要變態地父權,結婚吧,大不了我們一起下地獄。

愚蠢、窩囊卻又自大的宮本,被人一拳打脫三顆門牙,吐出一嘴熱血,但還是污糟狼狽地對著靖子露出極難看的笑容。但靖子其實一點也不覺得浪漫,別自以為是了,廢柴。宮本以為用那極致的逞強,就能夠包容靖子的恨,而結果是,靖子那極致的恨,反而被逞強的父權白癡曲解成患難下的真愛。

然後,宮本又對靖子說,「活著的人都是堅強的」。當然都是漂亮又弱智的逞強說話,自以為是「真男人」的宮本眼中這個隨時活不下去的「弱女子」,明明就一直承受著更大的痛苦,活得比這個廢柴男友堅強。

人生有沒有遇過一定會輸但非贏不可的戰鬥?

有啊。像靖子一樣,要好好吃飯、好好養好傷口,還要好好跟廢柴宮本一起生活下去,好好活著。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