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製作桌遊卡牌時放置數值的學問

A+A-
撲克牌的數字放在卡牌的四個角落,讓玩家放在手上夾著時仍可以清楚看到。

我們本地設計的桌遊,以卡牌遊戲為主,而卡牌遊戲中,又多數有數值。這件事看起來很簡單,不就是在紙上畫一個數字上去嗎?但其實這方面有很多學問,如果沒有細心做的話,會令玩者看得很不舒服。

首先非常重要的是,數字與底部顏色需要有強烈的對比,如果是暗色底,就要亮色字;如果是亮色底,那就要暗色字。比方說海軍藍的底,白色的字。可以的話最好有邊框,如果你用海軍藍的底,黑色的字,那別人怎能看到呢?雖然是非常基本的設計問題,但也真的會在現實中見到。

但不僅是字亮就方便看到的,可以的話,數字盡可能放在牌的四個角落。其次是放於正中央,而不是一些奇怪的地方。因為當人要把牌放在手上夾著時,通常只能夠看到手牌的一角,撲克牌便用了這樣的設計,使玩者只需要看著一角而不是整張牌,就已有了最重要的資訊。

遊戲「歷史巨輪」將牌上出現的數字與資訊附上不同色系的「圖示」,清晰易明。 圖片來源:BoardGameGeek

而在牌上出現的數字與資訊,也強烈建議附上「圖示」,最近的「歷史巨輪」就是很好的案例。它把每種資源變成圖示:糧食是麻布袋、礦石是灰色石頭、文化是豎琴、科技是燈泡,每個圖示的主要色系亦不同。5 點科技就會在燈泡上有個阿拉伯數目字「5」,這樣的表達方式,一定比文字好。

而在數字顯示上,不同的數字,最好在顏色上有分別,正負數用不同的顏色,數字的大小則可能用不同的亮度,字型的大小也可能要改變。例如增加時用綠色,減少時用紅色,這樣才更容易讓玩者區分起來。

如果玩者需要增加或減少數值,請在數字前面加入「加號」或「減號」,不要省了正數的「加號」,因為玩者對直接的加減號比較有反應,比你在說明書寫一遍更容易理解。

其次,可以盡量學下某些遊戲的表現方式,形成共同的桌遊語言。例如「感嘆號」代表每回合做一次,「循環」符號代表棄牌,這些就很典型。能夠看圖識字的才是好的設計。

我們要有個觀念,就是要把玩者當成是文盲,所以要盡量把所有東西弄到沒有文字也能夠清楚表達意思。這當然不是因為真的有文盲,而是當玩桌遊,特別是玩日本、德國桌遊又沒有翻譯時,很多時也看不懂文字,要用猜的方式去玩,不是有些遊戲還是能夠勉強玩到嗎?那就是成功的卡牌設計和圖示的功勞,現在的德式遊戲幾乎都守了這原則。我們也應該要參考它。

這樣,你就能設計到好的卡片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今晚Board野夜唔夜呀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

https://www.facebook.com/leglory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