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熱氣球飛行家」—— 可一不可再的大團圓結局

A+A-
電影「熱氣球飛行家」中,Eddie Redmayne 繼續飾演學者,與 Felicity Jones 嘗試以熱氣球去到人類歷史上從未到過的高空;圖為劇照。

2014 年的「霍金:愛的方程式(The Theory of Everything)」,捧紅了女主角 Felicity Jones 及男主角 Eddie Redmayne。Felicity Jones 其後拍過兩齣動作片「地獄解碼(Inferno)」及「星球大戰外傳:俠盜一號(Rogue One: A Star Wars Story)」,Eddie Redmayne 更成為奧斯卡影帝。一位拍文藝片的瘦削小生,當上影帝後,會有甚麼轉變?會變得好打。最明顯例子包括穿白背心拍「石破天驚(The Rock)」和「驚天動地(Con Air)」的 Nicolas Cage,又例如要走去打 King Kong 同打血獸的 Adrien Brody。以此推論,Felicity Jones 重遇 Eddie Redmayne 的「熱氣球飛行家(The Aeronauts)」,仲唔係災難片?

說起熱氣球電影,最經典當然數「80 日環遊世界(Around the World in 80 Days)」。你很不想看見成龍?我話 50 年代那一套呀!「熱氣球飛行家」不同,不跟你鬥去得長時間去得多地方,它只著重高度,升高,然後降落。去到人類歷史上從未到過的高空,就似人類第一次登陸月球,過程當然艱鉅,但當事人的心理狀態變化,更具戲劇性。「熱氣球飛行家」就似插敘形式,在兩大主角驚險對抗異常氣候的同時,交代前塵往事,解釋二人為何對熱氣球飛行心存嚮往。災難是存在,但點到即止,Eddie Redmayne 不用學習 Nicolas Cage,突然操到手瓜起腱,萬幸。

何況,符合演員氣質,Eddie Redmayne 繼續扮演學者,當熱氣球遇到最大麻煩時,他暈倒,粗重工作全部交由 Felicity Jones 負責,又要徒手攀上氣球頂,又要自行跳躍返回藤籃。安全後,Eddie Redmayne 隨即甦醒。那一幕,的確令人回想起「霍金:愛的方程式」。Felicity Jones 才是貨真價實飛行家,因為任性,間接連累丈夫慘死,無法從創傷後遺中逃出來,希望再飛一次,能夠釋放自己。老老實實,看她一開場率性而為的態度,觀眾是沒有可能感受到她放在內心的巨大包袱。畢竟不像「登月第一人(First Man)」,願意抽絲剝繭地剖析角色心理,「熱氣球飛行家」比較傾向公式化地將兩個人之前發生過甚麼事清清楚楚說一次便算數。Eddie Redmayne 就是一個相信天氣可以預測的氣象學家,在當時的學術界屬異類,被嘲笑被奚落被掃走,但他堅持己見,繞過約定俗成的規則,用自己的方法證實自己的正確,終於把所謂主流意見打到顏面無存。這個大團圓結局,當然可一不可再。首先,冒險者經過重重難關後,仍然保得住條命,已經難得;何況,還要證明到自己的創意,比現有的知識,是一大進步一大改革?最難,是既得利益者那班老人家有羞恥心,會承認失敗,而不是用盡方法迴避責任,甚至厚顏地把功勞放在自己身上?行得最前的,永遠受罪,我們都太清楚了吧。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方俊傑 特事特辦

方俊傑,利物浦球迷,前「壹週刊」生活組編輯。主打電影介紹、人物專訪、體育專欄、電視表。著有小說「失戀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