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8 年西班牙流感:中國起源說

A+A-
西班牙流感大流行時期,美國一家軍方醫院建立出臨時治療區。 圖片來源:Harris & Ewing/Library of Congress

這次武漢肺炎大爆發,牽連全球過百國家和地區,逾十萬人受感染,絕對是 21 世紀至今最大的疾病災難。而在 20 世紀,最可怕的流行病當數 1918 年西班牙流感,死亡人數約 5,000 萬至 1 億,比整場第一次世界大戰還要多。西班牙流感的源頭一直不明,但很確定並非源於西班牙,而最新、最有力的說法指出,中國才是當年整場全球大流行源頭

整場西班牙流感疫情可分為三個階段,第一波是 1918 年春天,那時候只像較嚴重的流行性感冒,患者主要是軍人;第二波是 1918 年秋冬,8 月至 12 月的時份,為西班牙流感殺傷力最強的時刻;第三波就是 1919 年到 1920 年春季,死亡率比第二波略低。西班牙在 1918 年 5 月爆發疫症,但實際上在兩個月前的美國,流感早已蔓延,到 4 月法國也出現感染個案。

英國知名科學記者 Laura Spinney 就在學術網站 Aeon 解釋「西班牙流感」一名的由來,由於全球正陷入第一次世界大戰,各個參戰國都嚴格審查媒體,過濾一些打擊國民士氣的新聞。西班牙是當時少數的中立國,故只有西班牙本地報章會報道疫情,各國就把疾病命名為「西班牙流感」,嘗試把責任推給西班牙。西班牙也只能以當地著名歌劇中的「那不勒斯士兵」(Naples Soldier)稱呼大流感。

對於西班牙流感的起源,現時學界有三個假說。第一個是英國病毒學家 John Oxford英法起源說,英國士兵在埃塔普勒(Étaples)一個極大的軍營,有數以十萬計士兵。早在 1916 年 12 月,該軍營的病毒學家已警告,軍人染上了不知名的傳染病,不斷咳嗽、呼吸困難、感到酸痛,而且死亡率很高,當時軍醫稱為「化膿性支氣管炎」(purulent bronchitis)。不過,醫學史家 John Barry 認為那次「化膿性支氣管炎」的傳播力弱而殺傷力高,應該是另一種疾病,不然解釋不了為何第一波西班牙流感傳播力強而殺傷力低。

另一個是 Barry 本人提出的美國起源說。他在著作 The Great Influenza 中提到,1918 年 1 月的時候,堪薩斯州一個偏遠小縣 Haskell County 就發出流感警報,當地男孩後來把病毒帶到軍營,然後數以十萬計的士兵又到歐洲作戰,於是就傳遍世界。可是史學家 Mark Humphries 指出美國起源說一個盲點:在 1918 年初的時候,甚至可能比 Haskell County 爆發更早之前,美國各地已有疑似的感染個案,故可能是更早時候,由外地傳入。

近年,更多證據顯示中國很可能才是西班牙流感的源頭。Humphries 在 2014 年於歷史學期刊 War in History 撰文,指出之前的學者都忽略了協約國在中國的動員網絡。1916 年起,英國和法國成立了中國勞工旅(Chinese Labour Corps),兩年間共動員大約 15 萬華工,以令更多協約國的壯丁可以投入戰場。當時非洲也有戰事威脅,這些華工於是由中國坐船到加拿大,再以火車橫跨北美大陸,然後坐船到歐洲、非洲等地,負責搬運貨物、挖掘戰壕、修築公路,到 1918 年 12 月才陸續遣送回國。Humphries 翻閱了大量歷史文檔,發現早在 1917 年 11 月,中國的衛生部門就匯報了中國北部有一種神秘的呼吸道疾病,很多人懷疑是鼠疫,而 Humphries 翻查當年醫學報告後否定有關說法,認為相關死亡率遠低於鼠疫,反而更接近早期的西班牙流感。

整個交通過程,衛生環境十分惡劣,期間更遇上北美的排華浪潮,令工人要在近乎密封的環境中穿州過省。有關中國勞工旅的紀錄大多已散佚,但 Humphries 找到當年加拿大的紀錄,1917 年底一支 25,000 人中國華工旅,有 3,000 人染病,要醫學隔離,但當時加拿大的醫生不以為然,認為華工只是生性懶惰,處方了一些蓖麻油就讓他們繼續工作,而這批華工在 1918 年 1 月到達英國南部,再轉到法國。

Humphries 的報告,被「國家地理雜誌」在 2014 年大篇幅引用,休士頓大學歷史學家 James Higgins 認為 Humphries 的中國起源說是暫時最有力的解釋。其實早在 2005 年,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的人口學家 Christopher Langford 就在社會學期刊 Population and Development Review 指出,在 1918 年西班牙流感高峰期,中國的對外港口同樣有不同國家的人在流動,人口密度又高,而且醫療水平落後,可是這些港口無論感染率和死亡率都遠低於其他國家。Langford 認為是這因為在更早之前,西班牙流感就在中國爆發,所以很多國人對疾病有免疫能力。

病毒學家 Jeffery Taubenberger 曾經帶領團隊,收集西班牙流感死者的樣本,最早一個死者是 1918 年 5 月愛荷華州一名士兵,嘗試了解更多病毒資訊的同時,亦可以分析疫症的起源。他接受「國家地理雜誌」訪問時表示,Humphries 有一定可靠度,但要完全證實中國起源說,或許要獲得 1917 年中國神秘疾病死者的生物樣本,再進行比對,難度很高。不過他認同找出源頭是重要的,會讓政府了解如何制訂公共衛生政策。

Humphries 就希望人類可以從歷史學習,做好交通網絡的防疫工作。在同一個訪問,歷史學家 Higgins 指出,要小心中國可能是下一次大型疾病的源頭,過去 20 年,中國就是沙士和 H1N1 禽流感的起源地。而西班牙流感之後,20 世紀另外兩場大型公共衛生災難,1957 年亞洲流感和 1977 年俄羅斯流感,都有說法指是起源於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