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a Chung:做個專業的外賣仔

A+A-
日本 Uber Eats 的外賣員由裝備到個人打扮細節,均顯出其專業精神。

這段時間,外賣 App 成了「疫境」中的贏家,好多人也許像我一樣,沒有上網買外賣的習慣,餐廳也未必加入外賣 App,但現在已全民 Deliveroo/Foodpanda/Uber Eats。

我怕外賣,一來不環保,二來食物不新鮮(對我來說最重要),用膠盒的話,熱食會有膠味,很噁心。況且,香港地,五步一間餐廳,十步一間超市,走出去買並不難。

如果真的有需要買外賣,送到家或工作地點,每次見到送遞員,我都想起電影「對不起,錯過你Sorry We Missed You)」,導演堅盧治(Ken Loach)的角度雖然偏左,卻有多無少地反映了 Gig economy 的問題。片中男主角因經濟困窘,孤注一擲成為送貨司機,以為時間自由啲,有單才接,多做多賺。到頭來原來是無形囚牢,毫無保障:打風落雨被狗咬、被人打劫、有事不能請假,上司又不體諒,因為「這是你的生意,要自負盈虧」。「共享經濟」不過是糖衣包裝的資本主義,公我贏,字你輸,即係點都係你輸。送外賣真的很辛苦,尤其是天氣不佳之時(邊個最鍾意打風叫外賣?),拿著沉甸甸的外賣,九曲十三彎,過五關才到達你屋苑、你座樓的大堂,每一分都是辛苦錢。一想到這裡,我就怕叫外賣。

做旅行社的朋友說,很多導遊轉行送外賣,總算有基本收入。他提醒我,雖然制度可能剝削,工作縱然辛苦,但這份工作還是能為一些人雪中送炭。是的,其實樂觀地想,送外賣也是種專業,要知道送貨如何最快捷方便,並不容易。

日本人講求職人精神,無論任何事都以最認真的方式做到最好,送外賣也不例外。早前我到日本的 Uber Eats 總部考察,他們安排了一位送遞員做訪問(他們叫做 Partner),起初還以為是一位模特兒,誰知型男 Nemoto 就是外賣員!本業為設計師的他,超喜歡踏 Fixed gear 單車,工作的空檔也會踏單車出外走走,所以索性送外賣,順便賺錢。一身黑衣潮人打扮的他,雖然只是兼職外賣員,但認真到嚇死人,我聽著他對細節的要求,一邊讚嘆,再一邊叫 Uber Eats 請他當外賣裝備研發。香港人常叫人「外賣仔」,你估專業咁易做?來看看他的超班細節:

為方便按電話查閱訂單,Nemoto 特意於手套的食指位置開洞。
  • 為了不打擾送餐地點鄰居的安寧,特別換上走路無聲的鞋子,採用不會發出聲響的特殊塑膠套
  • 他自行在外送保溫箱的邊緣加了磁鐵,相對原本的魔術貼,開關較不會產生噪音
  • 外送保溫箱內部換上更保溫的銀色鋁質物料,並帶著乾布、紙巾和消毒產品,方便送貨前整理食物袋上的倒汗水
  • 因為是送食物,他很注意打扮整潔,並會隨身攜帶香水,讓點餐的顧客感到舒服安心
  • 密封手套的食指位開洞,方便按電話查閱貨單

Nemoto 說他最享受的踏單車的過程,也能趁機發掘路上的新店、感受東京的潮流。日本有超過 7 成的外送員以單車送餐,發展出「單車外送員時尚」,讓很多人對外賣員改觀,或許香港也可以借鏡。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Gloria Chung 環球食記

Gloria Chung(鍾詠嫻),飲食及旅遊記者、博客、食物造型師,對世界飲食文化充滿好奇,深信吃不止是兩秒的口腹之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