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衍蒨:LA 凶殺大宅之謎(下)

A+A-
案件發生後,凶宅雖經數次易手,但仍無人居住。 圖片來源:3AM Paranormal/Facebook

上回提到,位於加州洛杉磯 Los Feliz 社區中的一座大宅,在某夜發生恐怖事件。男主人 Harold Perelson 購入此接近 5,000 呎的大宅,並與太太 Lillian 及 3 名子女同住。1959 年 12 月 6 日清晨 5 時,長女 Judye 突然因為劇烈頭痛醒來,發現頭部正在流血,回過神來,竟看見父親正手持一個染血的鎚仔站在自己床邊。Judye 一鼓作氣跑到屋外求救,其餘兩兄妹亦被叫聲及混亂聲吵醒。他們未有聽爸爸的話回到床上,而是直接跑離大宅,因此逃過一劫。

Judye 跑到鄰居 Marshall Ross 家中,Ross 則為她報警。送院後,Judye 被診斷出顱骨骨折,需要住院治理。根據 Ross 於 1959 年接受「洛杉磯時報」(Los Angeles Times)的訪問,他曾經在警察到場前進入案發現場並見到 Perelson,對方當時非常焦慮及緊張,但仍然有生命跡象,所以著他躺下休息並等待救援,隨後 Perelson 走入其中一間房。

警察抵達現場後進行搜索,在 Perelson 夫妻的房間內發現被血染紅的床單,以及已經沒有任何氣息的 Lillian。原來,Perelson 在襲擊 Judye 之前,已先用鎚仔將睡夢中的太太殺死。隨後,他們又發現 Perelson 的屍體(有報道指位置在其房間,亦有報道指是 Judye 的房間)。經過解剖後,法醫官斷定他因服食過量藥物而死。

在其屍體旁邊,搜索隊伍找到了一個鎚仔、一些空藥瓶,以及由但丁(Dante)寫的「神曲」(Divine Comedy)。書本更被打開至以下的段落及頁數,令人認為兩者有關聯:

在我們生命旅程的中途,我發現自己處於漆黑的森林中,而前路已經消失無蹤。
Midway upon the journey of our life I found myself within the forest dark, for the straightforward pathway had been lost.

若檢視 Perelson 一家的生活,此事最有可能因經濟及家庭財政壓力引起。Judye 在一封給親戚的信中寫道:「我的家人像是再次坐上迴旋木馬般,同樣的問題,同樣的擔憂,只是愈來愈多…… 父母在經濟上可說是束手無策。」(My family are on the merry-go-round again, same problems, same worries, only tenfold… My parents, so to speak, are in a bind financially.)不過,行兇的確實目的及動機,都已經隨著 Perelson 埋葬到墓地去了。事後,三名子女搬離加州,而大宅一直被丟空。

一年後,大宅已易手,但新業主只將其視作置物空間。1994 年,新業主的兒子 Rudy Enriquez 繼承了大宅,亦同樣沒有搬入,甚至沒有維修或打理。直至其於 2015 年離世後,大宅被賣出,買家是一對律師夫婦,他們將大宅重新裝修後,又將其投放至拋售市場。

在裝修之前,攝影師 Alexis Vaughn 有幸進去大宅,將有如被時間封印的大宅面貌拍攝及記錄下來。詳見:http://www.lifeinmylens-photo.com/blog/2016/3/31/los-feliz-murder-mansion-january-2016

參考資料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李衍蒨 骸骨傳記

一名香港土生土長的骨頭說故人,馬不停蹄地飛到世界各地尋找及代言骨頭的故事,讓他們成為事情最後及誠實的無聲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