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讀心叛變 —— 沒有秘密的烏托邦?

A+A-
「讀心叛變」電影劇照。

Tom Holland,即是蜘蛛俠;Daisy Ridley,即是「星球大戰」的 Rey。兩位演員想繼續發展,現時最急切的工作,是展現自己可以演到其他角色、拍到其他電影。然後,他們合作了「讀心叛變」(Chaos Walking)。做人,總不可能太過一帆風順。

幾年前,流行「飢餓遊戲」(The Hunger Games)、「移動迷宮」(The Maze Runner)、「分歧者」(Divergent)等改編青少年冒險小說的電影,一拍可以拍 3、4 集。「讀心叛變」的原著也像同一類型,看電影拍出來的成績,要繼續拍下去,還是果斷腰斬,老闆應該心裡有數。先說一說故事設定:同樣發生在未來,人類似乎去了一個不是地球的地方,只見男人不見女人,據說女人全被原居民殺害了,班男人又個個中了毒,心聲會給全世界聽到,甚至浮出來給人看到。換句話說,人類再沒有秘密可言。除非,你把內心訓練到能夠見到北極熊時想起姜濤,見到陳嘉倩會想起雪櫃塊檸檬之類,否則,只要你一動邪念,未行動已經會被識破。

電影的世界中只見男人不見女人,而他們的心聲都會給全世界聽到,甚至浮出來給人看到;圖為劇照。

再沒有口是心非,是不是烏托邦?不用再看政府高官開的記者招待會。跟同類小說一樣,「讀心叛變」當然對現實世界的狀況有很多暗喻,尤其宗教。電影中,有個有道德潔癖的傳教士,動不動就拿上帝出來指指點點,話你呢樣唔啱嗰樣做錯,像那種在網絡上認為你看大台或用八達通便應該死全家的類型。傳教士跟政客互相猜忌,但又互惠互利,結盟之後,一邊借助道德力量威嚇,一邊動之以情加少少威權去安撫,順順利利讓人民把私隱置之不理,對沒有自由的生活空間逆來順受。直到一日,美少女像天外飛仙般跌落,對家族歷史毫無認知的文盲少年,才終於動起少少反抗之心。

點解少年會係文盲?因為傳教士認為識字是對上帝的冒犯,所以摒棄教育。社會不用有叻仔醒目仔,只需要一大班小粉紅聽話仔。看到這裡,你或者會覺得個故事幾吸引喎,對獨裁統治的見解都幾獨到,身在香港,甚至有種感同身受的想像。好,入戲肉了,以下劇透,有心看電影的朋友,請立即終止閱讀。

Daisy Ridley 的出現,終於令文盲少年動起反抗之心;圖為劇照。

如果,「讀心叛變」發生在監獄,一班無見過女人幾十年的囚犯,見到有個美少女出現,會發生甚麼事,可以想像。「讀心叛變」的背景不是監獄,不似「異形 3」,沒有出現集體性飢渴,也不算太出奇,但班男人見到個女人,竟然係驚恐?原來,女人被外族殺害,是虛構的;真相是給自己友殺清光,原因是統治者頂唔順女人有秘密而男人無秘密,於是叫齊班兄弟大開殺戒。OK,我就假設世界上真有行事極端的毒男,你點可能叫所有男人同一時間殺死身邊的女人呀?只因為私隱曝光,而讓自己以後也無法從最享受的途徑去解決性需要?已經不說愛情、親情、友情之類了,一看到這個解讀,我已經崩潰,再沒法投入劇情。牽強到老屈一個本來異性戀的爸爸,後半生變成同性戀者,以為可以說明真愛超越性別框架?你不如問問身邊的男人,如果,一是世界上再沒有女人,一是要將以後所有秘密坦白交代,男人會選擇哪一項?再沒有女人喎,是所有女人喎,不是只沒有你的太太或你同居 30 年的女朋友呀!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方俊傑 特事特辦

方俊傑,利物浦球迷,前「壹週刊」生活組編輯。主打電影介紹、人物專訪、體育專欄、電視表。著有小說「失戀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