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不是水靴,是威靈頓靴

A+A-

12380456_10153935316686215_1575861299_n

暗地裡我是一個姿整的人,雖然平常工作的日子穿得比較隨便,但如果是重要的演講場合,或是推卻不了的朋友婚宴,就總是很自然會在前一晚睡覺前先計劃好明天穿甚麼衣服到場(因為這個原因,我也經常推卻朋友的婚宴邀請,因為太過麻煩了)。

婚宴的經歷有喜有悲,去年老朋友結婚,他是文壇老編輯了,於是同場星光熠熠,三分似擺酒,七分似文壇大會,有大學的師兄、前同事、有(稿)債主也有我的(稿)債仔,最重要的是有不少文壇前輩亮相。與文字修為無關,只以時尚格調來區分,大家也分兩類,不修邊幅佔一半,另一半則同樣也是姿整一族。我完全不擅長應付婚宴場合,總是不知道要坐哪裡、跟誰說話、接下來要做甚麼,玩手機好像很沒有禮貌,但不玩手機除了喝酒和頻頻上廁所又可以做甚麼呢?而這時候(在教授學者圈子裡應該是最貪靚的)周耀輝就走過來跟我聊天了,以我所見他滿場飛確是相當忙碌,跟我只見過數面卻沒有甚麼交情,原來是認出我當晚穿的一雙皮靴。當然了,他讚我花俏,其實他比我還要花俏。

不過,因為周耀輝這兩句,那場婚宴倒是讓我留下一些難得的美好回憶。由於我是婚宴恐懼者,這一晚我確是會記得好久。

然而不太美好的回憶還是佔了大多數。尤其是一些親戚的婚宴場合,我尤其討厭和無奈。朋友的婚宴,認識的面孔有限,就未必太多應酬說話;親人的婚宴就免不了被隔鄰兩桌的三姑六婆問長問短。記得有一次我穿了一雙黑色 Hunter boot,配黑色西裝。阿姨笑說:「嘩,你這身打扮真是好另類、很特別。」語氣還客氣,我就勉勉強強的笑而不語。然後又有一個表哥還是甚麼的人,就有點不客氣了,他或可能以為自己這叫幽默風趣:「咦,外面沒有下雨呀?我都不知道你甚麼時候轉行去賣魚的,哈哈哈。」他說完這句話,我心裡就有點生氣了,始終一個大家族裡面就是會有這些膚淺表面的文化下流人士,單憑一句話,無論是他的知識涵養和幽默感,都很明顯是低層次水準。

圖片來源:Amazon
圖片來源:Amazon

首先,志大才疏的老表應該沒有發覺,來自蘇格蘭的 Hunter 本為百年老字號,以生產經典的 Welly(即是Wellington Boot 威靈頓靴)而聞名於世,長度、線條、造工和身世也跟魚檔一般用的橡膠水靴不可以相提並論。另外,將它說成一對雨靴,也實在太過片面——雖然其官方說法為著普羅大眾的理解,也不否認自己是一對雨靴,Wellington Boot 本於 19 世紀由英國的威靈頓公爵(Duke of Wellington)發明,改良自再上一個世紀的軍人長筒靴 Hessian boot,更為貼近腿形,長度也從以前的過膝高筒身減少到膝蓋以下,目的是方便軍隊長途跋涉,在歐洲多雨及崎嶇泥濘的道路上行走。

說到威靈頓公爵,最為人熟知的威水史自然是 1815 年在滑鐵盧打敗了回到法國重掌政權的拿破崙。跟現在的明星效應一樣,有著民族英雄和英倫戰神的光環,Wellington Boot 也很自然成為了威靈頓公爵的周邊商品,在各地廣為流行,一來是威靈頓之名,二來是作為雨靴有其卓越的功能性。後來美國商人 Henry Lee Norris 在蘇格蘭愛丁堡開設橡膠廠,開始生產膠製品,Wellington Boot 便也因此成為歐洲的大賣商品,該廠後來就成為了今日的Hunter Boot Ltd。你會發現,它的 Logo 上面刻著尊貴的皇家標誌,以示它是獲得認可的皇家御用防水靴供應商。比如說,在 1981 年,戴安娜皇妃跟威爾斯王子的訂婚照上,衣著品味超卓亦知書達禮的她就穿了一對最經典的綠色 Hunter Boot。這下不單有皇家御用加持,也有皇妃親自示範了,以 Wellington boot 出席婚宴,一點也不另類,甚至可以說得上是皇室級別隆重其事之配搭。可惜沒有太多香港人願意花時間考究,而香港人搞婚宴,也大都隨意和表面,看著新郎哥那一對珠片雕花尖頭白皮鞋,以及伴郎用來襯西裝的 Air Force-1,整晚讓人滿意的,只有那幾杯白蘭地。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錦衣衛札記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