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皓昕:Stranger Things——樹叢後還有怪物的老土年代

A+A-
美劇 Stranger Things 劇照。圖片來源:IMDb

那是一個樹叢後還有怪物的年代:電影有史匹堡的 E.T Close Encounter of the Third Kind、John Carpenter 的 The Thing、Tobe Hooper 的 Poltergeist 系列;小說有史提芬京的 The ShinningCarrieFire StarterThe Body(亦即後來改編而成的經典電影「伴我同行」)等。當時科技不佳,人們對世界的瞭解也不及現在多。遇到突發事件時,我們還沒有智能電話能把怪物立即拍下,只能靠人們口耳相傳,道聽途說。也正因為如此,70 至 80 年代才會如此朦朧,彷彿一切都像夢一般美好。就如小孩子對世界抱有疑問和期盼,也為簡陋帶一點點的神秘色彩。

Netflix 的新劇 Stranger Things 就是一次過向以上電影和文學、以及那個逝去的年代作致敬。故事背景設在一個典型的 80 年代美國小鎮,從一個小孩的神秘失蹤開始。小鎮裡接二連三發生怪事,經過當地警長、失蹤小孩家長、一群終日踩著單車的區內小孩、以及一群正值青春戀愛的少男少女,抽絲剝繭後,他們發現了整件事情的迷團所在:小鎮旁邊的政府實驗場所,有某個驚人又可怕的「甚麼」逃出來了⋯⋯

美劇「Stranger Things」劇照。圖片來源:IMDb
美劇 Stranger Things 劇照。圖片來源:IMDb

乍聽是不是很老土?是不是有點典型史匹堡 Crossover 早期史提芬京的感覺?也是不是有點幾年前,JJ Abrams 拍的 Super 8 感覺?的確是老土的,Stranger Things 的方向就是老土,而它成功的地方,就正正在於它能夠把最老土的故事說出花來。

原來我過於習慣影視上的味精,彷彿把故事時序打成稀巴爛再作次序重組才是鬼才;把鏡頭反轉配上密集式的 VO 才是緊湊;把柔光畫面配上音樂宛如 MV 才叫唯美、算是文青——Stranger Things 反璞歸真,沒有譁眾取寵的 high concept,沒有花巧炫目的鏡頭,沒有扭來扭去扭屎忽花的扭橋,只是一個簡簡單單四平八穩的故事;又創造一群有血有肉、性格可愛、得人歡心的人物,按部就班地展現故事,如一本電視劇 textbook 般道來——原來把簡單的故事說好,就是最好。

2016 年的今天,我們過於依賴智能電話,有甚麼不明白,問 Google 便知;有甚麼事情想分享,就放上臉書。我們沒有了等待,沒有了朦朧,所以缺乏了幻想。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江皓昕 煲戲要在晚餐後

江皓昕,編劇,白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