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Norish:維京人的鐵人體質

A+A-

4

文:淳 @ Live Norish

我有合理懷疑,大部分挪威人都有特別的基因,就算不是運動狂熱份子,也極喜歡挑戰人體極限。他們追求的可能是腎上腺素急升,和全身肌肉酸痛喘氣到快窒息的痛快感。

歷史早告訴我們他們的過人體質和探險精神,早在 9 世紀,維京人已經可以靠著木船,橫渡北海到現今英法等地搶掠一番。近一點,二次世界大戰時幾名挪威人被空投在 Hardangervidda(vidda = plateau 高原),15 天在風雪中穿越無人地帶,為盟軍的滑翔機降落地點做準備。前任國王 Olav 五世更加是專業運動員,1928 年贏過奧運帆船比賽冠軍。每隔一陣子,他搭地鐵上山滑雪的照片就會有媒體拿來翻炒。國王的平民作風深受國民擁戴,挪威全民運動的風氣可能就是他帶動起來的。

德國來的同事說,她兒子同學的家長覺得只參加正規的足球訓練,運動量是不達標的。TK 公司同事都是臥虎藏龍之輩,有人每天踏單車上下班,風雨不改只在零下 15 度時例外。又有人是玩野外定向有世界排名的好手。TK 說,他們已經是退休年齡了,但看上去只是 50 歲出頭。我們駕車上山渡假時,在上坡路常看見有人在單車上奮力前進,經過他們時,才發現是滿頭白髮的退休人士。除了佩服還是佩服,不過挪威人的退休生活,也太 hardcore 了。

運動習慣都是從小培養的,各種運動比賽如越野滑雪和馬拉松都有兒童版。可能正常的比賽 routine 對挪威人來說已經太輕鬆了,挑戰性不夠, 所以成人版的 Oslo 馬拉松,除了 10 公里、半馬、全馬,還有一種叫 trippelen 的串燒三兄弟,一口氣跑完以上三種,總共 73 公里,已經跨過超級馬拉松的門檻了。

還有一項超級類別,今年剛剛在 8 月 6 號舉行的 Norseman Xtreme Triathlon(直譯做北人極限鐵人賽?),挪威版的超級三項鐵人賽,總長 226 公里,據說是世界上難度最高的三項鐵人賽之一。看過它的官網介紹,我覺得挑戰的人都是神人級别。

圖片來源:nxtri.com
圖片來源:nxtri.com

第一項 3.8 公里的游泳,在凌晨 3 點集合上船,早上 5 點鐘,一眾選手會由汽車渡輪跳進 Hardangerfjord。即管是夏天,峽灣上游的水溫只有平均攝氏 13 度。曾經有一年,因為水溫過低,出於安全的顧慮,人體不宜在低溫待太久,而要縮短這一段至 1.9 公里。

第二項單車段總共 180 公里,繞過 Hardangervidda。選手要面對上坡下坡髮夾彎等山路,還有山上幻變的天氣。那裡的疾風可不是一般的強,曾經駕車經過的我們在車裡都能感受到外面刮風的威力,有些路段於冬天更加會封路。有前選手這樣形容 Imingfjell(fjell = mountain 山)的一段:「最痛苦的,是給人錯覺的無盡上坡路,你以為到頂的一刻才發現面前仍是上坡的路。」選手們翻過單車路段這第 5 個亦是最後一個山,下坡的路卻是絲毫不得鬆懈,因為連官方網站的地圖也特定用紅色標明,這段下山路極為陡削而且路況極差。

最後一項是 42.2 公里的路跑,有兩個終點站。要得到黑衫榮譽的,在 32.5 公里和 37.5 公里處,cut off 時間為 14 小時 30 分鐘和 15 小時 30 分鐘,還必須通過醫生檢查,確保選手狀況良好,身體機能足夠完成剩下賽事。這最後一段上 1,850 米  Gaustatoppen(toppen = the top 山頂)山頂的路是終極挑戰,有 Zombie hill 之稱。就算在限定時間內到達檢查站,也只有頭 160 人能繼續。後來的選手,必須轉去另一個終點,1,000 米高的 Gaustablikk Høyfjellshotell(blikk = view 景色),要順利拿到白衫,亦必須在 17 小時 30 分鐘前到達 32.5 公里檢查站。

今年比賽日天氣特別差,雨霧不斷,濕冷的天氣下更加考驗選手們的體能和意志。頭三名不意外的都是挪威人。他們和歐洲人仍然佔參賽者的大多數,亞洲代表只有兩位,分別來自台灣和菲律賓。這個比賽愈來愈受國際注目,對自我的挑戰是無分國界的。普通人來挪威遊峽灣,鐵人們,可以考慮一下來游峽灣跟挪人拼一下!

  • 2015 年獲獎的比賽精華片段

作者簡介

天秤座女生,做文化遺產保育及文物修復的前地質人。住過新疆的天山以及印度的喜瑪拉雅山,倫敦曾經是第二個家,現今跟港人另一半定居挪威奧斯陸。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Live Norish 北國閒話

Live Norish於2013年由陳若谷創辦,跟一眾博客以文字相片描述北歐的美好風光。一個網頁,一個世界;希望大家可以在Live Norish中領略到世界另一端的生活態度。

http://www.live-noris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