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江湖大忌著紅鞋

A+A-

red shoes2

新年流流,出門飲茶拜年,問候姨媽姑姐,Head to toe 衫褲鞋襪都著得紅噹噹,最緊要好意頭,並不見怪。不過,新鞋可以隨便穿,但男人就不可以隨便著紅鞋。從小欣賞港產片,教養自然不低,黃秋生曾訓示:「江湖三大忌,著紅鞋,勾二嫂,洗馬欖。」而劉德華又驗證了,原來著紅鞋真的會被人打。勾二嫂和洗馬欖,隨著年紀漸長和豬朋狗友的性教育,都大抵知道是甚麼一回事,唯獨著紅鞋這一條禁忌,當年的「整蠱專家」至今在電視台重播了幾千遍,卻不是人人研究過背後典故。

red shoes
電影「整蠱專家」劇照

黑社會用語,愛藏頭露尾打啞謎,總之不是三娘教子,新年買新鞋「鞋鞋」聲不吉利那麼膚淺。就像「食碗面,反碗底」,不少人也習慣將「著紅鞋,勾二嫂」當成諺語,形容同一件事。若說著紅鞋即是給人家戴綠帽,語法相近,看似說得通,但延伸到「著紅鞋,勾二嫂,洗馬欖」三大忌的說法上,如果前兩道教條在說同一件事,又說不通了。

先說洗馬欖,馬欖就是雞竇、妓院,黑社會邪黃賭毒四大生意之一,而洗馬欖即是穿櫃桶底,偷自己人錢,屬大忌之一。至於勾二嫂,大家都知道是「朋友妻,咪走雞」的意思,其典故亦耳熟能詳,話說三國時期,曹操大破徐州,劉備與張飛逃奔袁紹,而關羽則保護著劉備的兩位妻子甘夫人和糜夫人,死守下邳受困。曹操素來愛才,有意將關羽收歸帳下,但關羽義字當頭,不事二主,於是曹操耍心計,遂安排關羽與兩位夫人夜裡共處一室,心想長夜漫漫,英雄難過美人關,君臣之禮一亂,關羽無顏面回去見劉備,多半就肯歸降。沒想到關公義薄雲天,全無勾搭二嫂的非分之想,居然秉燭立於帳外守候至天亮。勾二嫂和勾義嫂雖則意義相近,不過義嫂是名詞,二嫂是眾數,指劉備的兩位夫人。古時有妻妾之別,無一二三排行之分,關公保護的兩位夫人,甘夫人是正室,劉禪生母,糜夫人是妾,在長坂坡把劉禪交給趙子龍後投井自盡。

回到正題,著紅鞋的典故眾說紛云,而當中最有說服力的說法,其實也跟關羽有關。黑社會拜關公,術語多源於武侯,也很合理。但拜關公的當然不只黑社會的各大字頭,還有警察。既然黑白兩道都供奉關公像,那麼,「何為邪鬼何為神,神鬼如何兩不分」?就是看關公的鞋。江湖傳聞,警察拜的關公著紅鞋,黑社會拜的關公則是著黑鞋,嘢可以亂吃,關公不能拜錯。著紅鞋是江湖大忌之首,即是二五仔,跟警察有來往,與外敵私通做無間道,出賣黃紙兄弟,這顯然比勾二嫂和洗馬欖更大罪,人人得而誅之。

不過,後來大部分人都習慣將著紅鞋和勾二嫂這兩條大罪掛勾,畢竟讓自己兄弟戴綠帽也無異於出賣兄弟,也不算解錯。而且在大男人的封建社會裡,鞋總是用來借喻女人的,多帶貶義,如隨時可更換的衣物。舊鞋是指前度愛人,破鞋則用來形容勾三搭四的蕩女,或是丈夫死後不願守生寡,自拆貞節牌坊翻頭嫁的女人。是以,紅鞋在穿鑿附會到勾二嫂的情況下,又指跟別人穿大紅繡花鞋的過門妻子有染。當然不是太合何尺,男人多數穿不下那三寸金蓮的繡花鞋,偷紅鞋還說得通,但又怎能著紅鞋呢?

拋錯書包著錯鞋的滑稽事,叫人想起前幾年鬧到上報,兩位香港女星在升降機中爭風呷醋,動了口角。其中一人放下狠話:「你都是穿我舊鞋而已。」無論是出自當事人之口,還是傳媒朋友之手,對鞋的各種典故亦有欠研究。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錦衣衛札記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