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人:世界不是零距離 被消失的埃塞「種族」抗爭

A+A-
800 年歷史的十字形教堂
800 年歷史的十字形教堂

大台的旅遊節目「世界零距離」大受歡迎,奇異的國度,加上方東昇的爛 gag 笑話,收伏不少香港人。轉眼來到第三季,第一站是埃塞俄比亞(埃塞),節目標榜「真.埃塞」。訪問前奧運長跑金牌得主的商業大亨基比斯拉斯和現任總統穆拉圖大談經濟發展,再介紹特產玫瑰花和咖啡,風花雪月之餘,偶有提及埃塞的問題,成功用新聞包裝的旅遊節目。

可惜,所謂的「真.埃塞」,卻絲毫不提埃塞屢次登上國際頭版的「種族」抗爭,不知是否「種族」一詞較敏感,被有意識講成「收地」問題,敢問的大台,何謂「真.埃塞」呢?

「種族」抗爭變成「收地」問題

首都發展,重建和高廈林立。
首都發展,重建和高廈林立。

節目起初提及埃塞不再落後和飢荒,用人多車多形容埃塞首都阿的斯阿貝巴,多次乘搭地鐵,凸顯她與過往非洲印象的不同。埃塞發展無疑迅速,是經濟增最快的國家,自 2004 年開始,每年增長超過 8%,比中國更快速。

現年世界對埃塞的焦點不再是飢荒,而是對鎮壓和屠殺示威。節目中,埃塞不公義情況只是輕輕帶過,種族抗爭被講成收地,而隻字不提這二年最大的爭議——奧羅莫(Oromos)族的種族問題。

奧羅莫人抗爭
奧羅莫人抗爭

去年 8 月的巴西奧運,最觸目的國際新聞,不是哪個國家取得金牌冠軍,而是埃塞俄比亞馬拉松選手利爾沙冒死在衝線前,舉起支持奧羅莫族示威的交叉手,這示威被政府鎮壓,至今過百人死亡。利爾沙最終獲得銀牌,賽後於記者會道︰「埃國政府正在殺戮我們的人民,所以我支持所有抗議……我高舉雙手來支持奧羅莫示威。」他擔心回國人身安全,奧運後,只得流亡美國。

由人口只佔 6% 的格雷人主導的政府,幾十年操縱選舉,奧羅莫人佔全國人口三成,被強行徵收土地,而經濟政策不當導致物價飛升,上年爆發大型示威,警民使用鎮壓手段,導致大量傷亡,當局至今拒絕給聯合國調查事件。

大台訪問埃塞俄比亞總統穆拉圖,他強調「發展」,不要國際援助,而要貿易。與其說經濟,不如講政治。實情是埃塞人權態況不改,難獲國際支持。再者,節目報道的中國投資,背後理念是不介入別國內政,只是「有錢齊齊賺」,無視人權問題,犧牲是弱勢社群。

走入南北差異的埃塞

世界不是零距離,遊埃塞亦需要長距離。

埃塞是大國,南北與中部,截然不同。首都所在中部是高原地區,筆者當日落飛機,機外的溫度不足 10 度,心想原來非洲也可以寒冷。南部是水草豐富的草原,近似肯亞、剛果等非洲中部國家,動物隨處可見,斑馬、鹿仔遍野。該區傳統部族主導,土人持槍列隊在市鎮巡遊,司空見慣。

傳統基督教信仰
傳統基督教信仰

攝製隊沒有到訪的北部是埃塞的文化重心,埃塞為世界第三個信奉基督教的國家,早在 5 世紀信仰基督教,相傳舊約聖經中所羅門王的戀人示巴女王來自埃塞。北部的聖城拉利貝拉到處都是拿著十字架的虔誠信徒,全城仿照以色列耶路撒冷的設計,可見 800 年前舉世無雙的地底十字形教堂,絕對是了解當地歷史必到地方。

如此巨大的國家,十多天的拍攝時間,短短二集,不足一小時的節目,很難找到「真.埃塞」。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原人 7遊記

原人,植根香港的城市研究員,曾任大學講師,研究社區和文化保育。放眼世界,遊歷 45 國,五大洲,本地欣賞社區的樂趣,國外沉迷第三世界的浪漫,最愛國度是伊朗和緬甸,景點有趣,卻不及人的真摰,尋回城市失落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