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皓昕:「拆彈專家」——紅隧大爆炸,西隧最開心

A+A-
電影「拆彈專家」劇照
電影「拆彈專家」劇照

你知道嗎?Cool guys don’t look at explosion。要判斷一個電影角色會否在爆炸中死去是很容易:當角色是正面看著爆炸發生,瞳孔甚至會倒照出火光,他一定會死。反之假若他是背對著爆炸,衝撃來襲時他先大叫一聲,輕輕躍起,再跌回地上,那他一定不會死。因為在電影世界裡,小如一枚手榴彈,大如金正恩的核彈,人類的尾龍骨都可以無上限地抵消這種威力,從地上爬起時,極其量只會多了臉上幾條疤痕。很高興「拆彈專家」雖然走不出這個爆炸定律,仍出奇不意地挑戰了不少爆炸 cliché,例如一開場時,拆彈專家也要去做卧底……為了說得盡興,以下劇透。

電影「拆彈專家」劇照
電影「拆彈專家」劇照

「拆彈專家」的最大賣點除了華仔,當然是紅隧。劇組搭建了一條 1:1 的紅磡海底隧道,這背後付出的金錢和誠意,銀幕上是完全能夠感受到的。畢竟好久沒有看過這種超大成本的港產警匪製作,能夠看見自己熟悉的城市在電影世界裡被炸到稀巴爛,雖然說不出甚麼大道理,還是覺得很有親切感。搭景功夫做得非常仔細,好幾幕我都刻意著眼背景的建築物,仍看不出甚麼特別顯眼的破綻,甚至是隧道公司大樓的外觀和出入口也跟印象中一模一樣。我想特別點讚主創團隊對紅隧的劇情分配的處理:儘管電影以紅隧作賣點,劇情並沒有犯上暴發戶心態,因為我花了錢你就要看,嚴重失衡地完全環繞著紅隧。紅隧在電影開始後 40 分鐘才出場,這容許電影一開始有頗為健康的鋪陳和發展。個人甚至認為「紅隧外」的部分,比「紅隧內」的部分還要平易近人和好看,也真正能夠看得到關於拆除炸彈的畫面。(華仔進入紅隧後,成功拆除的炸彈數量是零。)

畫面無可挑剔,觀眾的注意力自然會落到其他部分上,例如劇情的不合理。打從電影開始我就有一個疑問,香港警察的人手調配是否這麼不足?身為一個拆彈專家,華仔的職務多得驚人:又要長期潛伏恐怖兵團裡當卧底,任務成功後又要拍照留念然後被報紙登頭版(我真第一次見卧底的樣子會登報);又要到警校教書;又要接受「俄羅斯練膽大法」地拿著炸彈飄移扔落海;事故發生要跟隧道內的火爆哥周旋;又要跟車去監獄接火爆弟弟出來;遇上車禍後又要趕回紅隧;之後又要飛去石門油站救女朋友,還要送她回家……主角威能開至最大,全香港大小事務也要華仔親自處理,說著說著,這種熟悉感,不禁又讓我想起「寒戰」的一哥城城。看來四大天王當差後的生活都是非常忙碌,因為同僚基本上是零協助。電影世界裡,香港警隊只會在有同僚死了,要在警察浩園中排場列隊,才會人才濟濟地上班露面。

電影「拆彈專家」劇照
電影「拆彈專家」劇照

廖啟智在電影裡飾演幕後老闆。也許主創團隊想參考 Die Hard 一類的經典套路,武裝匪徒除了打打殺殺,其實也是個智慧犯,暗地裡另有目的。然而我實在無法接受「拆」中所謂的財技,火爆哥在紅隧裡搞那麼多,就是為了推高西隧股價好讓智叔套現,這種匪夷所思的神奇操作,實在要叫索羅斯甘拜下風。說實話,這一類對金融市場的理解和想像未免過於幼稚,兒戲得像是沒有買過股票的中學生自行想像出來的一個驚世大陰謀。要聰明得寫財技,你必先成熟又有說服力地處理好箇中邏輯,特別是智叔從一開始就著跡得彷彿刻了「我就是大魔王」在臉上,高調在記者前奸笑,又無視警方問話,霸氣嘆茶。如果我是證監會,應該第一時間就抓了他回去。另外,很想知道他到底用哪一家銀行,網上理財居然可以過數十億呢?

看「拆」讓人想起舊時代的港產警匪片,神偷動不動就是為了盜取 CIA 的美金偽鈔電路版,恐怖份子一個唔該就可以用下水道運送銀行金條。那些年,大家都是開開心心,進電影院裡熱鬧娛樂一番,就可以高高興興回家。作為一部很有誠意,很有 Production value 的娛樂片,「拆」無疑是十分成功的,特別看見久沒看到的華仔在銀幕上跑來跑去,確實很有親切感。而當我提出以上對劇情犯駁的迷思時,朋友斥罵說看娛樂片無需太認真,我卻不同意。思考劇情,在飯局或網上討論一番,不也是電影的一種餘韻,是為娛樂的一種嗎。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江皓昕 煲戲要在晚餐後

江皓昕,編劇,白羊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