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大殺傷力玩具

A+A-
電影「春嬌救志明」劇照

最近看「春嬌救志明」,客串嘉賓多,都不夠玩具多。男主角張志明——即是彭浩翔本人,多年來實在收藏了不少潮物,有些可能真如劇本對白,是男人一輩子總要擁有的。但有些,真是貪過癮。例如 Supreme 去年推出的那塊磚頭,的而且確只是一塊(印上 Supreme 標誌的)磚頭,每塊索價 30 美元,甫推出時全世界大呼痴孖筋。彭浩翔識玩得來眼光真不錯,目前這塊 Supreme 磚頭在 ebay 粗略估計炒價高達 1,000 美元,升值率遠超全地球的股匯黃金市場,連痴孖筋都不足以形容。或者跟張志明的邏輯一樣,Supreme 喎!儲多幾塊磚頭是真的可以買起一幢「磚頭」,如果家中男士追捧 Supreme 潮物,不妨予以嘉許,一衫一褲著到發黃起皺都有人搶著買。

圖片來源:@the_cash_cannon/Instagram

Supreme 幾乎每季都有些被人鬧爆的商品,當然愈多人鬧愈多人愛,而且花樣百出,繼磚頭之後,近作是定價 300 美元的銀紙手槍 Cash Cannon,沒錯就是一把(印上 Supreme 標誌的)紅色塑膠玩具槍,專門射出銀紙,玩味無窮。好不好玩就見仁見智,但第三次用到痴孖筋了。奢侈品牌玩得起,不時推出別開生面的產品,黃偉文都說過自己雪櫃有個 Gucci 的 G 字形冰格,就是貪其「唔等使」。當是品味也好,炫富也好,本來無傷大雅,但玩出禍的玩具還是久不久就會出現。近期 Supreme 有銀紙手槍,Chanel 也不輸蝕,玩起同樣摸不著頭腦的回力刀。而且回力刀一擲出去,就傷到人了。

今季早春 Chanel 推出了一系列運動用品,個人就頗欣賞那塊雪白的網球拍和同樣雪白的網球套裝,當然,Chanel 出品,定價都不可能親民。不過,同系有一件商品就出事了,就是其中索價逾萬港幣的回力刀。這塊印上 Chanel 標誌的回力刀,擲到地球的另一邊,便惹來澳洲人的強烈不滿。事實上,有過千年歷史的回力刀,源於澳洲,是原住民的傳統狩獵工具,背後象徵著當地獨特的歷史。如今 Chanel 以之為題材推出天價商品,求生武器變成玩具,炫富味道太濃厚,結果受到澳洲人抨擊,認為行為挑釁,是西方社會對其原住民文化的羞辱。

圖片來源:Chanel

由於原住民在澳洲屬於小數族群,於當今社會求生不易,要保留族群本身的文化就更為艱難,而回力刀正是能夠代表其傳統智慧和習俗之物。但 Chanel 這樣一把玩味十足的回力刀,不但當成奇珍異寶般以天價出售,據指定價已幾乎等同他們一整個月的收入,彷彿是歐洲富裕階層無知地對小數族群的嘲弄,踐踏了其文化遺產。面對眾多澳洲原住民的抗議聲音,Chanel 已表示歉意,不過商品並未下架,反而因為今次涉及種族挑釁的爭議,結果成為了話題商品。

雖然當今網絡流行使用「玻璃心」來形容自我感到被傷害的一群,但這個說法一旦太順口,很多時候就是歧視的一部分。最能體現種族不平等的,並不是你的歧視,而是你並不察覺自己對之產生歧視,在「都係玩下啫」「唔係呢個意思」「邊有咁嚴重呀」這些句子之中。不察覺,才代表它的確成為了社會意識形態的一部分。

Chanel 的回力刀擊傷了澳洲原住民,玩出了禍,也叫人想起幾年前 Lego 有過相似的案例。事實上,Lego 在種族和性別議題這些「地雷帶」傾向處理得聰明而妥當,其經典的人形積木,從來都是一式一樣、無男女性徵、無膚色差異的黃色人仔,這種去白人和去男性中心的手段,能減少在全球發售時的歧視爭議。不過智者千慮,必有一失,出事的不是人仔,而是場景。Lego 曾經以電影 Star Wars 為題材,推出過不少積木產品。但要知道,Lego 是丹麥公司,Star Wars 則是美國電影,骨子裡讓是一套西方社會的價值觀。話說當年有一名土耳其裔的女性,投訴 Lego 在該系列推出的 Jabba 宮殿模型,是仿抄伊斯坦堡聖索菲亞大教堂的造型,而 Jabba 又正是 Star Wars 電影中的低等爬蟲類兼犯罪首領,從事走私和恐怖活動,形象極為負面,種種影射,都帶有歧視和羞辱伊斯蘭教成份。

當然,結果是一樣的,投訴作用不大,反而讓 Jabba 宮殿模型成為了 Lego 該系列的話題商品。回力刀不是給澳洲原住民買的,Jabba 宮殿也不是為伊斯蘭信徒而設計的,退一步說,Supreme 那塊磚頭,都是一種赤裸裸的嘲諷,它不是那些買不起「磚頭」要借錢供三十年的樓奴應該擁有的。玩具的創造者,在創造前,對於誰是玩玩具的對象,誰會開心,誰會中箭,早已經有預設。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錦衣衛札記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