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度琳:曼徹斯特的繁華與隱憂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猶記得朋友一年多前到曼徹斯特看球賽後順道旅遊,回來後說很不喜歡那個城市:「建築物陳舊,街道充滿露宿者,星期六過後街上都是酒和尿液的氣味,比起倫敦更 rough,要不是因為足球,我不會到曼徹斯特。」

在世界眼中,曼徹斯特或許只是一個跟足球有關的城市。曼聯與曼城兩個球會跟當地經濟唇齒相依。根據德勤的 Deloitte Football Money League 調查顯示,於 2015-2016 年度球季,兩隊的總收益高達 900 億英鎊,而曼聯的成績更是眾多英國球會的榜首,達 5 億多英鎊。球會爭氣令庫房有可觀稅收,而為了保障足球有關的收益繼續增長,城市的配套也愈見完善,並特別顧及到來旅遊的球迷所需。2015 年有三間高級酒店在曼徹斯特開業,全市酒店房間入住率有 80%,2016 年時更達九成,新酒店當中比較矚目的要算是由傑斯和加利尼維利所投資及籌劃的 Hotel Football。在當地讀書的友人說,在酒店 high tea 或是 happy hour 時會發現旁邊坐著的是球星,因此假日有不少遊客也會到酒店碰碰運。城市彷彿為球迷而生,所有值得期待的事都與足球有關。

近年英國政府推出了 Northern Powerhouse 計劃,將英國北部城市以高速火車以及公路連結起來,成為倫敦以外的經濟中心。英國巨企例如英國廣播公司(BBC)及 ITV 開始進駐曼徹斯特西部,造就了 Media City。本來萎靡的市鎮開始大興土木,Media City、Salford、奧脫福球場附近成了樓盤新寵兒,幾乎每星期都會有新樓盤或樓花推出,為了吸引投資者注資,它們都被包裝成豪宅推出市場。

城市一邊非常繁華,另一邊廂繼續千瘡百孔。曼徹斯特的經濟雖然向上,但社會問題依然有待解決,安頓露宿者更是迫在眉睫的一環。走在市中心的 Northern Quarter,幾乎每五條街便會見到一名露宿者。去年秋天我到曼徹斯特遊覽時, Piccadilly Square 的情況令我印象深刻——巴士站和賭場門口都擠滿了露宿者,有的不太清醒,有的褲子已鬆得退了下來,露出了臀部。他們在爭地盤、吵架、醉酒鬧事,當地人雖已習以為常,但為怕打鬥持續,本來在等巴士的人都改了走路或坐電車。

每個大城市也有解不開的矛盾,這裡也不會例外。 Northern Powerhouse 令樓價推高,令在夾縫的低下階層更見貧困,導致露宿者自 2010 年起有十倍增幅,而且有年輕化的趨勢。曼徹斯特最近選出的新市長 Andy Burnham 揚言捐出月薪 15% 建立露宿者之家以舒緩情況。作為工黨黨員,Andy 沒有在政綱提及過競選首相的黨魁,卻處處提到露宿者政策,可見問題嚴峻。

極端主義滲入曼徹斯特也令人擔心。近日在 Ariana Grande 演唱會外的恐怖襲擊震驚整個英國。事發後曼徹斯特警方進行大規模搜捕,發現了好幾個極端份子匿藏在曼徹斯特,而行凶的 Abedi 甚至不是英國政府認定最危險的 3,000 人其中之一。同時軍情六處被揭發三次收到有關恐襲警告卻未有行動應變,種種錯誤引致悲劇,似乎英國的反恐路既阻且長。

恐怖襲擊為曼徹斯特帶來黑暗,在混亂之中就只有善良和勇氣堅定不移。爆炸發生後,兩名露宿者不顧安危在現場救人,為斷腳的女孩披上衣服,又從受傷的人身上拔去玻璃碎片。報章大肆報道他們的善行,他們說「只是做了應該做的事情」。 在 Manchester Evening News 上讀到一個個救人故事,眼眶不禁熱起來,雖然傷者身上的玻璃碎片可以除去,心理創傷卻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復元。市民可以做的就只有互相安慰,報答善良的人。曾經在 Twitter 上說已經心碎的 Ariana Grande 決定重回曼徹斯特進行慈善演唱,不過今次不只她一個人來,還有其他不肯向暴力低頭的歌手。

團結就是對極端恐怖主義最好的回應,但願曼徹斯特人活得比以前更好。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潘度琳 鐘擺人生

三十過外的女性,日間工作刻板艱澀,唯有靠下班後的生活調劑。 假日愛躲在家中聽音樂看劇集,沉迷本格推理小說,喜歡大城市如倫敦和巴塞隆拿。

https://www.facebook.com/pendulum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