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ve Norish:瑞典長者電競戰隊

A+A-
銀髮電競戰隊 Silver Snipers。 圖片來源:Lenovo

文:Ernest @ Live Norish

今年財政預算案一出,大家學多了一個新詞彙 —— 電子競技(簡稱電競)。可能不少人第一次聽「電競」,誤以為司長提議撥款 1 億元等於資助「廢青去打機」。其實電競是指有組織的電子遊戲競技比賽,早被定為 2022 年的杭州亞運正式項目,更有望成為奧運項目。電競產業在亞洲、以至世界市場潛力龐大,預計 2020 年更可高達 14.88 億美元

早在今年 1 月,本地一所青年智庫便建議政府發展電競業,以改善香港產業結構過分單一,促進香港經濟和多元產業發展,開放更多青年的就業選擇。該報告更列出五大建議供政府參考。原本以為電競只是年青人的喜好,想不到瑞典出了一支長者電競戰隊 —— Silver Snipers,扭轉公眾認為「電競選手都是沉溺上網的青年」的這個印象。

2017 年,一年一度的電競大賽 DreamHack(「夢想駭客」)在瑞典 JÖNKÖPING 舉行,一共吸引了全球 12,000 名電競玩家,競賽以射擊遊戲「絕對武力:全球攻勢(Counter-Strike: Global Offensive,CS: GO)」進行比拼,而當中年齡平均 71 歲選手組成的隊伍 Silver Snipers 備受矚目。Silver Snipers 不但吸引跨國科技公司聯想(Lenovo)出資贊助, 聯想還請了曾替電競隊伍奪得 10 次 CS 世界冠軍的電競隊教練 Tommy Ingemarsson 為 Silver Snipers 坐陣。

電競戰隊 Silver Snipers 選手平均年齡 71 歲。 圖片來源:Lenovo

敢於向年輕人下戰書的銀髮戰隊一點也不認老,隊中的兩位婆婆分別是 62 歲外號「少年殺手」的 Monica Idenfors 和 63 歲外號「編織騎士」的 Wanja Godänge,她們因電競成為密友,兩位婆婆平日最大嗜好是上網闖進由青少年主導的電競圈,特別愛好和「小鮮肉」挑機,和年輕人比速度、比技巧。Wanja 更為了參加這場電競大會不分晝夜地加強訓練,證明活到老學到老。最讓兩位婆婆開心的是她們可以和很多年青人分享經驗。

Silver Snipers 中 81 歲、外號「Berra-Bang」的 Bertil Englund 是隊中年紀最大的電競選手,認識電競全因為想拉近和兒孫的距離。過去曾參加瑞典全國歌唱大賽的 Bertil 是瑞典名人,最討厭玩老人才玩的象棋。Bertil 認為對長者來說,最重要的不是贏得遊戲,而是在電競過程中玩得開心,向公眾證明年紀不是玩電競的障礙。雖最終 Silver Snipers 鎩羽而歸,未贏得任何獎項,但的確向世界證明年齡不過是個數字,玩電競和許多其他娛樂一樣,不需要區分年齡,長者也可以和青年打成一片。

除了促進長幼共融,電競也可以訓練長者手眼協調以及手指肌肉的靈活度。參賽者在台上打機競賽,考驗判斷力、協調能力、反應和技術,如果是隊制比賽,更要考驗隊員間的合作和溝通。電競對於世界潮流 Active Aging 積極活齡可能可以有更多的啟發。

台北市長柯文哲曾解釋:「電競是一個高度專業的競賽項目,選手的賽前訓練、戰術分析推演以及團隊合作的默契,都是構築電子競技的重要元素,絕對不是戲無益,每天打打電動這麼簡單。」電競運動員和其他運動員一樣,需要密集操練培訓,不少國家都有官方興辦的電競運動機構,例如英國的電競聯會就隸屬文化傳媒體育部,負責培訓電競選手;韓國文化體育觀光局更斥資 1.7 億美元扶植遊戲開發商。

青年智庫曾建議成立「電競 hub」,配置合適電子設備和快速網絡的大型電競賽事場地。在本年度的財政預算案,雖然政府公佈將會撥出 1 億元予數碼港發展電競,但仍不禁讓人關注發展電競業資源是否足夠的問題。須知道 2017 年舉辦「香港電競音樂節」花費 3,500 萬元,面對國際市場的強勁競爭,加上老師和家長對遊戲的刻板甚至是負面的印象,專業的人才培訓及發展機會乏善可陳。相信香港的電競業還有一條很長的路要走!

作者簡介

安尼斯,喜歡冒充 ABC,深信香港以外有一個更大的世界。大學畢業後,在烏克蘭打過工,住過北歐瑞典,在越南創過業,在香港建立一家小小的社企,用 IT 幫 SEN 學生學得更開心,從文字慢慢地發現自己思想價值的改變。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Live Norish 北國閒話

Live Norish於2013年由陳若谷創辦,跟一眾博客以文字相片描述北歐的美好風光。一個網頁,一個世界;希望大家可以在Live Norish中領略到世界另一端的生活態度。

http://www.live-norish.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