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幅照片,四個身價,當代藝術看的不是藝術

A+A-
美國攝影師 Alfred Stieglitz 的名作 The Steerage

你有沒有留意過拍賣會上的攝影作品?有沒有發現同一張攝影作品有很多不同價錢?在今年 4 月,美國攝影師 Alfred Stieglitz 的著名作品 The Steerage 便分別在紐約 4 場拍賣會上出售。幾幅照片,就算放在一起同場比對,都未必找到差異。如旅遊網站的廣告所言,貨比三家,格到最抵是否就是精明之舉?未必,醉翁之意不在酒,也當然,不在照片上這群準備由紐約前往不萊梅的老百姓。

The Steerage 作為現代主義經典之作,被行內買手 Howard Greenberg 形容為史上最重要的 5 至 10 張照片,以傳統藝術品的定義,它其實並不珍貴,因為 Alfred Stieglitz 本身是個精於行銷的攝影師,在有生之年,該照片就已經複印了幾百份,自 1911 年在攝影雜誌 Camera Work 上首度發表,相同照片拷貝的轉售次數,可能多達上千次。單以 1987 年 Artnet 的公開資料,The Steerage 的拍賣條目就有 187 次。

而近日的 4 場拍賣會中,就分別出售了 5 份 The Steerage 的複本,讓行外人費解的是,同一幅作品,價格差別極大,佳士得(Christie’s)的版本預計售價為 1.5 萬至 2.5 萬美元(下同);蘇富比(Sotheby’s)則為 1.2 萬至 1.8 萬元;富藝斯(Phillips)的估價卻高達 6 萬至 8 萬元;而在斯萬(Swann Galleries)的拍賣會,其中一幅 The Steerage 的預計售價為 1.2 萬 至 1.8 萬元,另一幅則與 Alfred Stieglitz 的另一作品 Spring Showers 一同拍賣,預計售價為 5,000 至 7,500 元。不同版本的差額最多近乎十倍。事實上,在 2005 年,蘇富比在紐約拍賣會上就出售過另一幅 The Steerage,預計售價為 4 萬 至 6 萬元,而最終成交價達 9.6 萬元。而同一拍賣會上,還有另外一個 The Steerage 的罕見版本,以 18 萬元成交。

儘管這些都是 Alfred Stieglitz 在 1907 年至 1916 年期間沖印的作品,而每張照片的圖像狀況基本上都一樣,但以拍賣金額來看,收藏價值有著雲泥之別。蘇富比攝影部門主管 Emily Bierman 解畫指出:「最大的考慮,是藝術品在相同狀況和年份下,有沒有一些獨一無二或特別之處。」她舉例補充:「例如有沒有題字?其來源有何特別?當這幅照片以 1 萬至 3 萬元以上的價位賣出,你要注意的應該是它的其他額外因素。」

Alfred Stieglitz。 圖片來源:Wikimedia Commons

The Steerage 確實沖印了幾百個版本,而在拍賣會上的價值,與保存數量和尺寸沒多大關係。如近日的 4 場拍賣會中,佳士得和蘇富比所拍賣的版本就相對便宜,但尺寸其實稍為較大。富藝斯的版本最貴,原因之一,是 Alfred Stieglitz 在照片背面簽了名和寫上日期。如 Howard Greenberg 表示:「即使是同一幅攝影作品,簽名版本會比普通版本的拍賣價高出 50 至 200%。」在過去 20 年間,這幅名作的無簽名版本,拍賣價約 1 萬至 3 萬元,而簽名版則介乎 6 萬至 9.5 萬元。跟著名演員或籃球明星不同,Alfred Stieglitz 以攝影師為本位,並不會經常在沖印照片上簽名,既沒此喜好,也沒有這習慣,通常只是在一些特別情況下才會簽名,所以 The Steerage 的簽名版本也成為其作品的轉售價值所在。

一件藝術品因為附有大師簽名而水漲船高,倒也容易理解,但這並不是富藝斯近日拍賣版本較為值錢的唯一原因。其價格之所以高於其他同一照片的複本,富藝斯攝影部門專家 Christopher Mahoney 表示,還要考慮藝術品的身世:「我們由一個在 1941 年向 Alfred Stieglitz 本人買相的人的直系親屬手上得到它。也就是說,Alfred Stieglitz 碰過這幅作品,並且是他親自買出去。」

而 2005 年以 18 萬元高價售出的罕見版本,亦有其獨特身世。是 Alfred Stieglitz 私人送給另一名攝影師朋友 Dorothy Norman 的銀鹽沖印版。

換句話說,每一幅 The Steerage 的本質是一樣的,價格落差往往在於一些鑒賞和收集的因素,而多於純粹的藝術性考慮。如 Christopher Mahoney 所指:「即使看起來是微不足道的差異,真正的照片收藏家卻會認真考慮這些細節。」

多付 10 萬元,只為一個「本尊或者碰過」的虛幻原因,但在動輒千萬的拍賣會上,這並非不切實際,而 The Steerage 亦不但在攝影層面,在藝術品拍賣的層面也標誌著一種現代主義思維。因為傳統藝術品都推崇獨一無二,數量愈少,愈見珍貴 —— 曾有收藏家即場撕爛某絕版郵票,讓它成為全球最後一枚並即時升價數倍的奇聞。但是,The Steerage 推翻了這個對於收藏品價值高低的傳統觀念。彭博社的 James Tarmy 便形容,它標誌著大家開始接納藝術家的作品具有可重複(Reproducibility)和再生產(Reproductions)的特性,而即使該作品只是其中一個版本,它本身的價值都不會因而降低。

在現代主義的語境下,同一幅相片,有的索價高達幾百萬,也有低價便宜貨,不過,這對於有著歷史價值的攝影作品拍賣,構成了一定門檻。因為其價值比傳統藝術品更加難以估算,在作品和藝術家以外,參與拍賣的中介人還要做更多功課。正如佳士得攝影部門主管 Darius Himes 明確提醒:「別以為可以像股票交易員,看著價位升跌,賣出買入。這是一個更加複雜的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