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鎌倉物語」—— 魔幻本是平常事

A+A-
堺雅人和高畑充希飾演一對忘年戀夫妻;圖為「鎌倉物語」劇照。

凌亂和零碎,本身不是構成一部好作品的條件。歷來在鎌倉拍過的眾多日劇、電影以至廣告,都隱約帶一點湘南海岸的恬靜,也變成一種具標誌的味道,少有像「鎌倉物語」那麼不甘平白,喜於跳接和脫軌。它所呈現的凌亂和零碎,像隨意散落於鎌倉的各式塗鴉,對鎌倉既定想像的「破壞」,令我無法不鍾情於這種「亂來」的特立獨行。

就好像堺雅人和高畑充希,印象中「鎌倉物語」是兩人首次合作,居然是忘年戀的一對夫妻,年紀、身高和戲路都有一定距離。這個愛情組合,本身就很不可思議。

但開場白未幾,一切就變得合乎情理。因為整部電影的怪奇語塞之事豈止二三,誠如堺雅人飾演的潦倒作家一色,半開玩笑一派胡言的說,在擁有悠久歷史的鎌倉,會出現這些超乎想像的神怪情景,其實都不足為奇。至於性情迥異的忘年戀,回頭再想,也不過尋常。

從去年知道這部電影後,確實期待了很久很久,我以為會是這樣,或是那樣,但最終,跟一切想像都有落差。鎌倉旅遊廣告、日式妖怪雜燴、獵奇靈異偵探,還有時空穿越,「鎌倉物語」幾乎是將日本電視劇和電影的好幾種類型片元素都塞進去,看來沒甚麼主題,又或主題太多。它並不工整,也不完整,但那種擠擁間讓人滑了一跤的感覺不壞,相信有人會覺得劇情暴走失控,想說的太多,其實能好好說清楚的太少 —— 就像安藤櫻飾演的那個女死神,總是欲言又止,像個騙子。但我反而欣賞節制,欲言而不說盡,是種情調。

安藤櫻飾演的女死神總是欲言又止,像個騙子;圖為劇照。
性情迥異的忘年戀,回頭再想,也不過尋常;圖為劇照。

電影構築了一個位於鎌倉,讓人類、怪獸和鬼魂並存的國度,古樸得來瀰漫著優雅的西洋色調,魔幻繽紛處處奇異,是個龐大的世界觀,亦有點像「千與千尋」裡的神秘世界,而電影鏡頭下的鎌倉可能更豐富一些,觀眾就跟高畑充希飾演的新婚人妻亞紀子一樣,初入貴境,眼花繚亂不知所措。

然而,「鎌倉物語」掌握到魔幻寫實的重點,在凌亂和零碎的情節跳躍之中,不追求讓你理解多少,看見多少,而是它選擇了能夠讓你理解和看見甚麼。死神的世界仍然是個謎,生前與死後的世界也只是擦身而過,繁華萬象而景框裡沒離開過一色和亞紀子,鎌倉千年,太多事情可以發生,值得動容的,就是兩個人相處的時光。溫暖,胡鬧,浪漫,真摯,還有不經意的幽了王家衛一默 —— 世間所有相遇,都是久別重逢呀。

整部電影其實就是一個小說家與世界的對話,令人著迷的魔幻寫實,但主人公看見的一切並不複雜,三千世界,只取一瓢。

想來,就是喜歡「鎌倉物語」在凌亂和零碎之中的專注。

  • 「鎌倉物語」劇照。

而作為一部推廣當地旅遊的宣傳片,「鎌倉物語」也極其稱職,沒有讓投資者失望,起碼今後可以紓緩在「鎌倉高校前」向赤木晴子致敬的人潮。或者,再訪鎌倉,會願意多留一兩天在市內空轉,沿石梯走過,期待在轉角遇到怪奇日常。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