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地方選舉:參選人不戰而勝,原因何在?

A+A-

2019 年選民登記將於 7 月 2 日截止,不少團體積極呼籲市民在限期前遞交表格,以便用選票表達意願。其實,選民不足並非香港獨有的問題。日本今年 4 月舉行的地方選舉,出現了一個「奇怪」現象:投票的人少,參選的人也少。

參選人末松則子在剛過去的地方選舉中第 3 度勝出,連任三重縣鈴鹿市市長。當選後,她拿著龍蝦和赤鯛這兩樣慶祝道具拍照時表示,心情與過往不同:「這是我首次不戰而勝,感覺很奇怪。」

對於一直都有競爭對手的末松則子來說,自動當選或許有些奇怪,但在日本其實並不罕見。4 月的地方選舉中,30% 的市長在沒有對手之下自動當選,數字比起上屆,即 2015 年的選舉略為上升。町長和村長自動當選的比例更高,有 45%。在鄉郊地方,席位甚至比參選人更多。

參選人不足的問題早在 90 年代開始出現。日本國立社會保障、人口問題研究所估計,在 2045 年,會有 95% 地區的人口漸減。現在已有 80% 地區的人口逐漸下降,出生率下降導致參選人愈來愈少。

不少參選人年紀老邁,更需要年輕人協助,到街上派發宣傳單張拉票。

人口老化也影響著地方選舉,年輕和女性議員的人數雖有上升,如剛獲勝的末松則子,但地方政治仍然由年長的男性主導。日本總合研究開發機構(NIRA)理事宇野重規歎道:「這基本上是一份退休人士的工作…… 地區參選人太老,連張貼海報都有困難。」有 4 分之 3 的町、村議會成員超過 60 歲,年紀最老的是 91 歲的靜岡縣熱海市議會成員山田治雄

地方議員的薪金低微,工作繁重,很多年輕人都不願意出來競選。議員每月薪金平均為 30 萬日元(約 2.2 萬港元),難以負擔家庭開支。日本法例亦列明議員不能同時擔任其他工作。有人建議放寬限制,讓地方議員可從事副業,或在辦公時間外召開會議。在四國一些人口稀少的村落,則考慮廢除議會,改用以公投為基礎的直接民主制。

日本人的投票意欲亦明顯下降。在 50 年代,超過 5 分 4 的選民會在地方選舉中投票,但今年地方選舉的投票率卻低於 50%,是記錄新低。京都大學法學部副教授 Ken Victor Leonard Hijino 分析背後原因:「人們不理解這些地方議員在做甚麽。」地方議員頻繁出現貪污和性騷擾醜聞,同樣降低選民的投票意欲。

早稻田大學政策宣言研究所事務局長中村健曾任町長,他認為人們提出的措施,都不能完全解決年輕一代參選和投票意欲下降的問題:「我們應該呼籲大家參與地方政治。地方政治家在政策上,從照顧幼兒到道路安全,都有很大的發言權。」他希望,當他問及小孩的理想職業時,有更多人回答他政治家。他認為這會使日本變得獨特,最起碼能鼓勵更多小孩長大後成為選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