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蘇聯國家擺脫過去,先從字母開始

A+A-
哈薩克的國家圖書館,管理員正學習新的拉丁字母拼寫。 圖片來源:Taylor Weidman/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前蘇聯國家哈薩克自 2017 年起推動字母改革,目標是在 2025 年,全面由西里爾字母(Cyrillic script)拼寫,轉為拉丁文字拼寫。當局稱改革的「初心」,旨在令這個中亞國家走向現代化。兩年過去,改革仍在進行。但據「德國之聲」報道,在鄉村地區學校,有教師擔心自身適應問題,致使難以在過渡期間教導學生認識新文字系統。

根據前總統納扎爾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在 2017 年簽署的改革法令,在 2025 年全國一切文書,包括教科書、文學,以至街道名稱及官方文件等,必須改以拉丁文字書寫。政府同時推出一套共 32 個字母的拉丁字母表,取代原用 42 個西里爾字母。今年新上任的總統托卡葉夫(Qassym-Jomart Tokaev)亦認同改革,稱此為哈薩克「精神現代化」的重要階段,並指出「全球 9 成資訊,均以拉丁字母出版。」

記者到訪哈薩克首都阿拉木圖鄰近鄉村 Kainazar,一所小學的學生正上著薩哈克語課。教師在黑板貼上西里爾字母拼音,教著孩子認讀書寫。據報,拼寫改革並非 2017 年即來到這個課堂。今年初以來,學生仍在課堂練習書寫西里爾字母,但不久以後,他們將要重頭學習另一套文字。

根據官方計劃草案,2021 年起,字母改革將由籌備進入推廣階段。期間,將組織語言學家參與課程,為成人教育的教師提供培訓。學童教育則似乎先行一步。記者報導,當地教師即將接受再培訓,明年起,他們便會向一年級生教授新的字母表,每年增加學習新字母的學生。然而,有教職員向記者表達對改革的擔憂。

教導一年級生的哈薩克語老師 Mirash Alimzhanova 表示,她的不擔心學生適感新字母的能力。「他們很快就能學習新字母。自一年級起上的英語課,有助他們掌握。」老師們的憂慮,其實在於自身:「學習新字母對老師來說,反而更難,因為我們早已習慣原本的字母。」副主任 Aigul Ibrahimova 則補充解釋,教師們擔心,教導新字母的大部分責任,均落於他們身上。「許多父母本身沒有學過拉丁字母,無法幫助孩子在家學習、指導功課,他們只能在學校學習。」因此,一些年輕學生會在午膳後圍繞老師,學習新字母。

攝於 2018 年的哈薩克書報攤,西里爾字母仍是主要出版文字。 圖片來源:Taylor Weidman/LightRocket via Getty Images

回顧哈薩克的文字史,是次改革其實是近百年來第三次。1929 年,隨著蘇聯政府推動世俗教育,哈薩克語由原本的阿拉伯文字書寫,改用拉丁文字。1940年,蘇聯強調,聯盟內各民族有權採用自己的語言接受教育,但在其中應創造統一性,朝著「俄羅斯化」方向發展。哈薩克因此改用俄語的書寫系統,亦即是西里爾字母。

相對其他前蘇聯的突厥語系國家,哈薩克文字的去蘇聯化時間要晚得多。1991 年蘇聯解體後,阿塞拜疆即從西里爾字母轉用拉丁字母;烏茲別克及土庫曼亦於 1993 年亦作出改革。到了現在,俄語及哈薩克語均為哈薩克官方語言,不少人均掌握俄、哈雙語。學校亦提供兩種語言的課程,讓家長為孩子決定學習語言。

哈薩克政治學家 Aidos Sarym 解釋,與俄羅斯的關係,是國家現時才推動字母改革的原因。儘管當局一直強調,俄羅斯仍是中亞國家的重要盟友,加上俄羅斯是哈薩克最重要的貿易夥伴之一,但普京對哈薩克作為獨立主權國的態度,似乎令哈薩克有所不滿。2014 年,普京曾稱「哈薩克人從沒自己的國家地位」,引起 Sarym 駁斥及時任總統納扎爾巴耶夫不滿。Sarym 向「德國之聲」表示,哈薩克的字母改革,是對俄羅斯的個人打擊,反映哈薩克要背離俄羅斯的媒體及政治影響力。

此外,Sarym 認為改革時間較遲的另一原因,在於國內俄語的流通程度,更普遍於哈薩克語。根據 2009 年的人口普查,儘管哈薩克族佔國家人口組成的大多數,但懂哈薩克語者只有 74%,掌握俄語的人口則高達 94%。全國絕大部分人均會說流利俄語,其文字地位自然更為鞏固。

針對上述的語言現象,哈薩克政府已宣布,希望在未來數年改變這種狀況。Sarym 更將此視為國家建立「哈薩克價值觀」的一部分。他表示,脫離西里爾文字,反映國家人口自然變化中,愈來愈多哈薩克族人口湧現。「過去數年間,一大群人說哈薩克語的人成長起來。他們明確要求普及哈薩克語,政府必須就這變化作出回應。」

拉丁文字的使用,亦已開始進入青少年生活。校內的八年級生,開始使用拉丁文字與朋友在社交媒體上聊天。Kainazar 鄉村學校的校長亦認同,長遠而言,文字改革將會帶來好處。「我認為這種變化符合互聯網時代的需求。了解拉丁字母,亦將有助學生學習英語。學生會更容易閱讀文學及科研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