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科學怪人之母:雪萊夫人」—— 具備共享精神的愛情,算不算愛情?

A+A-
電影「科學怪人之母:雪萊夫人」劇照。

不知跟年頭的「寫我華麗緣(Colette)」有沒有關係?或者,是因為 Elle Fanning 扮演公主的「黑魔后 2(Maleficent: Mistress of Evil)」即將公映?兩年前已完成,去年已在全球上畫的「科學怪人之母:雪萊夫人(Mary Shelley)」,正常來說,遲遲未登陸香港,即是代表要上串流平台尋找。居然會在相隔超過一年後,有機會面世。

香港譯名算大膽,不怕跟 4 年前的爛片「科學怪人:創生之父(Victor Frankenstein)」雷同。明明是兩回事,在「科學怪人之母:雪萊夫人」,科學怪人沒有出現,主角是創造出科學怪人概念的作家。一如「寫我華麗緣」,天才女作家都是年紀輕輕便愛上有才華的已成名男人,愛情在現實壓力之下,好快由激情轉平淡再轉腐爛。小女孩自小喪母,之後經歷喪女,男朋友又天生風流,被遺棄的感受愈來愈膨脹,終於成就出劃時代的傑作「科學怪人」,發現自己比男朋友更優秀,無奈社會歧視女性,要經過千辛萬苦才可以為自己正名。分別在於「寫我華麗緣」的 Colette 最後選擇離經叛道,不斷戀愛結婚分開再戀愛,雪萊夫人反而安分守己地一生只願嫁一人。

電影導演叫 Haifaa Al-Mansour,是第一位拍攝到荷里活製作的沙特阿拉伯女導演,很明白為何她會選擇這個題材。電影中,講述雪萊夫人為自己平權的篇幅,得很少;大部分時間花費在一段複雜的愛情關係上。雪萊夫人未叫雪萊夫人之前,叫 Mary。Mary 遇到詩人 Shelley,一見鍾情,即使之後知道男方有老婆有個女,照樣私奔。Shelley 追求反世俗的感情生活,具體點形容,即是見一個愛一個就最正,慘在 Mary 不是。你說 Shelley 很賤?他至少誠實,從來沒有話過自己需要一夫一妻,而且公平,不介意女朋友同樣另結新歡。何況,他是文人,口才好、識字,把看似歪理的思想交代得井井有條,不會「Er… Er… Er…」,也不會把「草菅人命」當成「草管人命」,要說 Mary,其實也無可奈何,不可怪人,只可怪自己戇居。這種具備共享精神的愛情,算不算愛情?看到後來,Shelley 沒有自私地幫自己貼金,反而一心一意為 Mary 爭取應有權益;也擺明車馬,就算非常花心,出面的,全部不過一次性,Mary 才是不能遺棄的唯一一個。這種關係,可能比很多表面上相敬如賓的夫婦更具備愛情元素。不要忘記,當 Shelley 看到 Mary 跟另一個陌生男子好似真真正正情投意合,口頭上再開放,還不是跟一般大男人一樣妒火中燒?一個願意承認自私的賤人,至少比偽善的君子值得同情。生活在極保守國家的女導演,看到這樣的故事,怎會不立即衝出來接住?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方俊傑 特事特辦

方俊傑,利物浦球迷,前「壹週刊」生活組編輯。主打電影介紹、人物專訪、體育專欄、電視表。著有小說「失戀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