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寶貝童年」—— 沙拉保夫一個殘忍的夢

A+A-
「寶貝童年」是沙拉保夫自己的成長經歷,將他的敏感、對父愛的渴求及父親的殘忍寫在劇本上,講解他的痛楚;圖為劇照。

還記得沙拉保夫(Shia LaBeouf)嗎?即是頭三集「變形金剛(Transformers)」的男主角。女主角美瑾霍士(Megan Fox)拍完兩集,行為開始有點被世俗認定為失常;沙拉保夫好少少,拍到第三集,但之後的所謂「失常」更嚴重,被荷里活主流遺棄,他也刻意疏遠。

外人看上去,可能覺得有冇搞錯。對住空氣扮看到柯柏文,已經賺了別人十世也賺不到的財富,分分鐘接棒做下一代的「奪寶奇兵」;被視為史提芬史匹堡(Steven Spielberg)的愛將,簡直人中之龍,還有甚麼好抱怨?沙拉保夫就將自己的成長經歷寫成劇本,拍成「寶貝童年(Honey Boy)」,講解清楚他的痛楚,與其說是一齣電影,不如說是沙拉保夫的藥。

沙拉保夫自小父母離異。你看看你身邊?沒有十個類似例子,都有九個。沙拉保夫的個案有甚麼特別?特別在他特別有才華,年紀輕輕得嗰 12 歲,做童星,有經濟能力,足夠聘請父親留在身邊擔當類似監護人、經理人的角色。一般小孩,無得揀,再不情願也只可跟在後父後面,沙拉保夫偏偏有資格發一個殘忍的夢。他明知父親是睇錢份上才扮作關心自己,他不是不明白,只是連這一份痛苦也珍以重之。

可能因為擁有這一份敏感,才讓沙拉保夫做到一個演員;也因為這一份敏感,讓他當不到一個可以為財富而滿足的演員。人一敏感,就可憐。你可能會話:個阿爸又廢,又自私,又無自控能力,你沙拉保夫明明可以找另一個人去愛及被愛,以後當阿爸是陌生人,咪一了百了囉。為乜要鑽牛角尖?你看他要犯賤地飾演自己阿爸,就知他很想理解阿爸的想法,為何可以對親生骨肉也不帶感情。他接受不到有人只顧自己的利益、尊嚴及存在價值,而把其他生命視作曱甴一樣的較低等。因為,他不是,他是看到街坊有需要也樂於伸出援手的好心人。這種人,畢竟把世界想得太美,天真地以為所有人也會跟自己一樣善良。我們香港的青年就很明白,有很多少年似沙拉保夫,但有更多人似沙拉保夫個阿爸,尤其上了年紀、已失去同理心的一群。為何沙拉保夫入不到主流建制,當不上一個擁有名譽地位的成功人士?很合理,能夠在主流中生存得很好的,多數也是冷血如沙拉保夫阿爸,不可能敏感如沙拉保夫。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方俊傑 特事特辦

方俊傑,利物浦球迷,前「壹週刊」生活組編輯。主打電影介紹、人物專訪、體育專欄、電視表。著有小說「失戀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