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在壞掉的人工智能與壞人之間

A+A-
日劇 Doctor X 以醫院變革為題,引入了人工智能系統成為新時代醫療架構,女主角大門未知子因實力高超,所以並不需要亦不信任人工智能;圖為劇照。

德仁天皇登基,標誌著日本正式進入新紀元。而令和時代之始,在影視作品之中最為鮮明的主題,似乎亦離不開人工智能所帶來的社會改革和威脅。例子之一,正是本季日劇主打,朝日電視台的皇牌系列 Doctor X

從平成跨越至令和,近年日劇收視率普遍不振,但 Doctor X 從來不怕觀眾責怪炒冷飯、欠新意,由日劇女王米倉涼子飾演的外科神手大門未知子,至今人氣不減。絕對不會失敗的天才名醫,不靠關係、不應酬、不陪笑,以高超外科手術實力,處處挑戰腐敗的白色巨塔 —— 續集故事仍是例牌菜式,正如劇中角色吐糟,完全一樣的開場白,聽到第六季已沒多大驚喜。而這一次,東帝大學醫院由於過度擴張,陷入嚴重財困,全國各地的附屬醫院都面臨倒閉危機。蛭間院長迫不得已,唯有從外國邀請投資奇才尼古拉斯加盟,度身訂做救亡計劃。

尼古拉斯的救亡之道,首要必然是大幅裁員,說得好聽是精簡架構、增加工作效率,難聽一點,就是變相加班減薪、縮短休息時間,剝削醫護專才的勞動力,讓他們同時兼任幾個人的工作量。像大門未知子這種工作狂,只憑興趣就能換來無限勞動力,尼古拉斯曾一度認為她是最佳員工的模範,但很快就發現,大門未知子作風大膽,不時脫離體制,其工作態度根本無法系統化管理,事實上,這剛好違背了企業家心目中最理想的營運模式。

在東帝大學醫院變革自救的過程中,最大改變是引入了人工智能系統,針對醫院各部門作全天候監控。相對於難以駕馭的大門未知子,將醫院商業化,然後將商業模式人工智能化,才是醫院新任掌門尼古拉斯認為最能賺錢,而且最簡單和最有效率的新時代醫療架構。還記得在上一季,作為蛭間院長新寵的智能機械人,只是一件無實際用途的裝飾品。但來到這一季,智能科技正式派上用場,其設定亦有點像去年另一部醫療劇「黑色止血鉗(ブラックペアン)」,透過智能系統分析、整合數據庫,繼而診斷病情、指示手術,藉此減少醫療失誤。人工智能時代下最有效率的人機分工,正好跟工業革命時期對調,在今日新時代,電腦代替人腦進行分析、思考和判定,人類反而只需要提供勞動力,負責運送工具、執行系統所安排的流程。

特攝片「幪面超人零一」同樣有著人工智能普及化的社會設定,身為國家特務的第二主角不破諫卻對此相當反感,以摧毁人工智能化、機械化的武裝系統為己任;圖為劇照。

作為令和開端的新一輯特攝片「幪面超人零一」,同樣有著相似的未來社會設定。其中一集提到,在人工智能普及的未來世界,醫療體系將會完全依賴人工智能,而應用人工智能的比例,更是社會上各大行業之最。繼任為智能科企社長的男主角或人,跟 Doctor X 的企業家尼古拉斯看法相若,認為這實現了先進文明的理想社會,但本身是國家特務的第二主角不破諫,卻對人工智能的普及相當反感,質疑人類怎能將自己的身體和病歷交給人工智能作管理和診斷。

某程度上,不破諫跟大門未知子的立場是相同的,分別在於,不破諫是因為人類社會體制受到衝擊而抗拒人工智能;而大門未知子之所以不信任人工智能,是因為她的工作效率本身就超越了人工智能,連輔助性質都不需要,她本人能夠作出比人工智能更準確的判斷,留意到數據分析所忽略的盲點。

常見的末日科幻作品,都假定了只要人工智能進化到具備人性、擁有自主意識的時候,第一步行動就是推翻並取代人類。如今的 Doctor X 和「幪面超人零一」,核心主題其實仍圍繞著這種既定想法。根據電腦分析,要迅速化解東帝大學醫院的財赤問題,首當其衝就是解僱貪污多時、拖累醫院革新和業務發展的蛭間院長,即是人類之中,生產力最低,卻壟斷最多社會資源的代表。像「幪面超人零一」,開播兩個月,對人類懷有深切恨意的敵人身份已經揭盅,所謂的「黑客」,就是一群壞掉的(擁有自主意識,因此會反抗人類的)廢置機械人。而它們甚至會遊說其他受到人類壓榨和粗暴對待的機械人,拉攏它們離開工作崗位,成為叛變同夥。

如果你認同它們是有生命的話,這其實無異於未來世紀的另一場奴隸解放運動。

面對人工智能的持續進化及威脅,「弱肉強食」的自然法則亦在科學文明的語境下再度定義:那些跟不上人工智能的人類,以至社會秩序,最終都會被人類製造出來的另一種物種吞噬。

然而,如果人工智能得以進化到完美狀態,帶來的會否是新的社會秩序,而非經典科幻作品所預視的末日災難?隱約記得,以前看過一部漫畫,在某個奇幻的武士國家,人類祖先將一切道德、規訓及武士道精神,都詳細寫在一卷經書裡,然後將經書大量複製,存放在機械人的腦袋位置 —— 象徵每一個機械人都會牢牢緊記經書內容,並成為它們如尋常人類生活的「基本法」。它們雖具有自由意志,但因為經書的約束而遠離惡習,從來都不會失控、暴走,比人類更加完美、善良,甚至恪守一切「做人」原則。直到人類後代立壞心腸,打開它們的腦袋,從中取走「基本法」。此後,它們才丟失了擇善棄惡的原則,逐一壞掉,淪為殺人兵器。

擾亂社會秩序,破壞法治的,到頭來並不是人工智能,卻仍然是人類。或者,在遙遠的將來,人工智能會為人類帶來滅頂之災,甚至成為主宰人類的更高物種。但在世代崩壞的今日,說來不無諷剌,只有像大門未知子這種經過刻苦訓練、謹遵醫生操守,站在知識與道德高水平的模範生,才有資格批評人工智能是不懂變通、不可靠的愚蠢存在。除此之外,對人工智能的否定,很大程度都是出於「弱肉強食」的庸才恐懼。事實上,並不是每一個人都與大門未知子水平相若(在過去數年的連續劇之中,幾乎沒其他醫生能及得上她),諸如我們這種低水平的平凡人,而且更活在一個水平愈來愈低的城市裡,人工智能往往比人類可靠、忠誠,而且信譽良好。

如果舊的世界已經回不去了,我情願期待人工智能帶來的新世界。如果舊的社會體制已經崩壞,就讓人類警隊早早解散,換成人工智能執法單位,並且以「基本法」為最高原則,這樣城市不但乾淨得多,還可以省下一大筆錢,繼續改良人工智能。

而人工智能的完美體現,會否是經歷了歷史的陣痛之後,能證明它們可比人類以更人性和文明的方法,真正維持社會秩序?又如果,你擔心機械人和智能電腦有可能被黑客入侵、被人類操控,像漫畫故事一樣被人偷走腦袋裡的「基本法」的話,就實在太過高估人類。因為最容易受人操控和利用的,從來都是人類。是那些腦袋空空如也,不知道「做人」原則為何物的人類。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