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俊傑:「艷舞大盜」—— 建立於利益之上的友情

A+A-
電影「艷舞大盗」中,兩位主角為求生計互相利用,以美人計勾引金融才俊,最後犯上官非,二人反目;圖為劇照。

對於香港觀眾來說,「艷舞大盗(Hustlers)」可能有點熟口熟面。故事一開始,做過艷舞舞孃的 Constance Wu 接受記者專訪,由因為生計而入行說起,談到認識同事 Jennifer Lopez,二人拍住上,見盡行業興衰,有正行不做,轉去偏門,以美人計勾引所謂的金融才俊,再落藥,誘導他們到夜店亂簽信用卡。風光時,出入名店買大屋揸靚車,更招兵買馬,有系統地營運,雪球愈滾愈大,終於碰釘,犯上官非,二人反目,打回原形。喂,咪即係古天樂跟陳奕迅合演的「豪情」?

題材沒有新意,重點在時代。「艷舞大盜」看似勾劃脫衣舞職場,Constance Wu 跟 Jennifer Lopez 都要表現一下舞技;實際上,它像「沽注一擲(The Big Short)」,聚焦在金融海嘯前後的華爾街生態。盛世時,華爾街人如何揮金如土;爆煲後,連鎖反應,整個世界變得如何蕭條。潛台詞是一連串的歌頌:金融精英貪得無厭,其他行業的從業員眼紅,用盡不同方法去叨光,大家貪心,人人生活得奢華,沒有人覺得有問題。幹實業?無論做售貨員抑或設計師;無論是新移民還是本地人,都是愚不可及。對於類似價值觀,香港人應該看得很有共鳴,當日「豪情」也是抬舉放棄傳統出版事業而創作出召妓指南的聰明人,來到今日,利益更傾側,恐怕只有更多人認同。

跟「豪情」比較,「艷舞大盜」兩位主角的友誼起跌還來得難以理解。古天樂跟陳奕迅總算齊齊由零開始,戰戰兢兢地由地底泥變成行業龍頭,到意見各有不同,出現掙扎和不捨也合理。在「艷舞大盜」, Constance Wu 以新人身份,找當紅炸子雞 Jennifer Lopez 請教冧客之道,Jennifer Lopez 看中她身為亞洲人的潛力,建議合作,由頭到尾也是出於互惠互利的前設,純利益關係。於是,在市道不景,公司結業時,二人各行各路,連好姊妹誕下小朋友、結婚、離婚也不相往來,很正路。到二人重遇,齊齊作奸犯科,也是基於生活逼人,彼此貪心,互相利用多於互相幫忙,很難稱得上是甚麼友誼。再後來,出事了,互相出賣,又偏偏要被形容到於心不忍,仍然關懷對方,不離不棄,難免帶點偽善。所謂友情,不是我送你一個名牌手袋,你送我一件貴重皮草,價值愈高關係便愈親厚。那叫交易,或者,可以叫做打好關係方便日後合作。如果,電影說到兩個又貪得無厭又自私自利又開始年老色衰的女人,反轉豬肚時,互相篤灰互相仇視,或者還可以欣賞她們夠坦白,現在的過度美化,說到害人不淺的罪犯有情有義,她們沒有做錯,全部是社會的錯。我就真的只能聯想到警謊記者會。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方俊傑 特事特辦

方俊傑,利物浦球迷,前「壹週刊」生活組編輯。主打電影介紹、人物專訪、體育專欄、電視表。著有小說「失戀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