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死亡筆記 —— 當執法者同時擁有司法權會怎樣?

A+A-
「死亡筆記」中,一名高中生在機緣巧合下獲得了足以制裁壞人的神奇力量;圖為電影劇照。

一個富有正義感的十幾歲高中生,在機緣巧合之下遇到了一個奇異的生物,得到了足以制裁壞人的神奇力量。他不僅沒有用來謀求私利,反而打算用這個力量令世界變成更好,更有秩序,更守法的地方。在途中得到了美少女的歡心,也遇上了和他惺惺相惜的宿敵。

以上的劇情描述,有沒有令你覺得很像「叮噹」或者「魔法少女」?「死亡筆記」就是這樣的作品。

夜神月拿到了這個可以輕易殺死任何人,而且不用負責的法寶之後,就變成了警察,有了執法的權力。死亡筆記就是他的槍,他可以隨意對任何人開槍。他實現了很多執法人員的夢想:可以隨意向違法者開槍而且不用負責任。

他倒不是一開始就覺得自己有權決定誰是誰非,真的當自己是神,作品初期的時候,他明顯是服從建制的。和一個規格中的警察一樣,他並不自己審判,而是交給法院去審判。他殺的人就是法院審判有罪,最惡名昭彰的犯人,他就直接殺掉這些人。你可以把他看成是一個越權的超級警察,體制判誰有罪,他就對付誰。

值得留意的是 Netflix 版的「死亡筆記」,他很堅持要確認自己殺的人是罪犯,所以是認真的想要維持「正義」與秩序。他明顯有原則,而不是隨喜好去亂殺人。

可是法律沒有授予夜神月殺人的權力,當他以執法的名義去殺人時,本身就已經成為犯罪者。更不要說他拿著強大的殺人武器,哪天他自己犯罪時,又有誰能牽制他?結果愈鬧愈大,政府獨立調查委員會去對付他,幫政府執法的夜神月慘變 condom。

如果依據之前的做法,這些人不是罪犯,夜神月無權殺死他們。可是他們卻會威脅夜神月,在「保護自己」的想法日漸成長下,夜神月開始追求司法的權力。他認為自己是在維持治安,覺得這些人阻差辦公,於是自己當起了法官,判了那些人死刑,就可以執法了。

及後,本意幫助執法的夜神月卻被政府對付,在「保護自己」的想法日漸成長下,夜神月開始追求司法的權力,自己當起了法官;圖為電影劇照。

事實上,當一個人想要「釋法權」,任意解釋法律時。他已經不僅是法官了,而是立法者。人類之所以要立法,就是立給其他人看的,法律是建基於其他人的客觀理解上,社會才有法可依。控制了「怎樣的行為才是犯罪」的權力,就是有了立法權。就像有些執法人員夢想連侮辱自己也是犯罪,創造一個「我說犯罪就犯罪」的社會一樣,夜神月終究也做出了相同的事。

從一個謙虛的執法者,為了配合實現他的正義,竊據司法權與立法權。當三權合一之後,他就是一個獨裁者,而成功的把世界變成一個巨大的警察國家。

無意中將自己變成「執法者」的他,工作做久了,視野變得狹窄,心態上就變得和一個前線人員沒兩樣。只會想要不斷擴充自己的權力,去打好份工,卻意識不到權力去到極限本身就是最大的罪惡,失控的法律就是社會上最大的犯罪。

你會發覺,夜神月表面看似聰明,其實平庸,因為他的心態,與一個不明白自己為何權力要被牽制的自大警察是沒有任何分別的。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電腦大爆炸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