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詩敏:從森巴浪子身上學會的事

A+A-
曾經效力巴西著名球會聖保羅後衛的當尼捷迪。 圖片來源:Flavio Donizete/Facebook

說一個浪子回頭的故事。

當尼捷迪(Flavio Donizete)這名字,就算是資深足球迷也未必有印象,他的球員成就亦不算亮眼,但最近我讀到文章,講述他的訪問和往事。你知道,唏噓的故事總是吸引。

現年 36 歲的當尼捷迪,曾經效力「足球王國」巴西的著名球會聖保羅,司職後衛。2005 年世冠盃(一個匯聚不同洲頂級球隊的比賽)決賽,聖保羅跟英格蘭勁旅利物浦爭冠軍,最終以 1:0 小勝,當尼捷迪雖然沒有上陣,但也隨隊獲得獎牌。然而,當尼捷迪亦曾是一名癮君子,為了買毒品,他賣掉這面獎牌。榮譽用不知多少年血汗換來,而這份榮譽換來的金錢,買來的首批可卡因,兩天就已煙消雲散……

當尼捷迪憶述:「我以 7,000 雷亞爾(約 10,000 港元)賣走獎牌,差不多全花在可卡因上。首批是價值 1,000 雷亞爾的可卡因,我兩日就用掉了。當我有愈多的錢,就想要愈多的毒品。」一如許多類似故事的劇情發展,隨著當尼捷迪愈來愈依賴可卡因,他開始失去得愈來愈多,包括錢和擁有的東西,幸而妻女和家人沒有離去,至今猶在他的身邊。這位巴西人形容當年的日子「早午晚都要服可卡因」,「從來不回家,只有派對和喝酒」。最終他因為喝酒致胖,再有膝傷,不能跑動了,加上可卡因的影響,當尼捷迪決定永久放棄足球。

現在的當尼捷迪已經脫離毒癮,在聖保羅一處當園丁。他仍有回歸職業球壇的夢想,浪子回頭金不換,可惜錯過了的機會難以換回來。這位回頭浪子慨嘆:「我最大的遺憾是試過可卡因,它摧毀了我。」

故事說完,當尼捷迪的人生經歷比他的足球成就更讓人刻骨銘心。每次看到運動員的唏噓故事總格外有感,特別是一些足球員的故事。或者是因為足球跟金錢愈來愈密不可分,是少數讓人得以快速攀上社會階梯的「行業」(畢竟社會學有說,人要從自己本身的社會階級大幅往上流動是很難的,而當然也不是人人都能當球星);加上「森巴足球」給人的印象總是「快樂足球」,當中又有多少窮孩子憑著這個國民運動脫穎而出,再奔往異國,最終名利兼收,甚至揚名立萬(而當中又有多少難敵紙醉金迷)…… 因此每當知道有巴西球員曾經攀上顛峰,後來卻落入感概,那份對比讓人份外唏噓。

或者當尼捷迪成就有限,而且是毒癮成禍,未盡貼切。然而,說來也想起一代巴西傳奇「細哨」朗拿甸奴(Ronaldinho),亦試過投向酒色,已掛靴的他早前「離奇」惹上麻煩,被指涉嫌偽造護照,在巴拉圭鋃鐺入獄,但在獄中跟囚友踢波仍然展露一貫招牌笑容。還有曾經在意甲叱咤風雲的巴西鋒將阿祖安奴(Adriano),及後卻因沉迷於酒精而變得肥胖且狀態低迷,背後原因原是受父親離世打擊…… 阿祖安奴最終回到巴西,更曾有報道指他回到其出身地貧民窟。這位現已離開職業球壇的前射手也說過:「回到巴西,我放棄了許多金錢,但我快樂。」

當尼捷迪、朗拿甸奴、阿祖安奴,或是其他巴西球員都好,想來這班森巴小子,或者都有過那些心懷夢想,赤腳在沙土快樂踢球的日子吧。從巴西街頭踢到國際舞台,名成利就之時,他們還是以同一顆心熱愛著足球嗎?他們的努力不容否認。只是,也許我們都一樣,人生曾因為赤子之心擁抱過的一些東西而綻放,但過程顛簸,總是千帆過盡後才被說服,「初心」原是我們最珍貴的本錢,而這份本錢,其實在我們展開歷險之前,早已擁有。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曾詩敏 運動漫遊者

讀社會學的多棲體育人,體育節目主持兼旁述,亦從事文字工作;多媒體創作人,旱地冰球員,香港大學社會科學碩士(媒體、文化及創意城市);相信文字,忠於創作,熱衷於遊歷。帶著「漫遊者」的目光,期待跟大家用不同角度認識體育,也用體育探看這個世界。

關於曾詩敏:www.tsangsm-vien.com
Instagram:https://www.instagram.com/tsangsm.vi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