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衍蒨:縮頭術展品的結局

A+A-
英國牛津大學的民俗及人類學博物館 Pitt Rivers Museum,於疫情閉館期間,移除了一共 120 件人體遺骸的展品。 圖片來源:Pitt Rivers Museum

影響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使很多博物館必須關閉,甚至倒閉!而英國牛津大學的民俗及人類學博物館 Pitt Rivers Museum 決定在閉館期間,移除館內有名的縮頭術館藏、一副古埃及的兒童木乃伊及娜迦(Naga)獎盃頭顱(trophy skulls)等 120 件人體遺骸的展品,以正視以前的殖民歷史。

Pitt Rivers 博物館是全世界其中一所帶領著人類學、考古學及民俗學(ethnography)的研究所,但館內的展品,同時亦被人指控其對於歧視及文化的敏感度不足。對於研究員而言,他們也絕不希望參觀者在觀看人體殘骸、或有屍體成分的展品時,會對其他文化帶有「不文明」或「殘忍」的觀感。受到最近 Black Lives Matter 運動的啟發,博物館決定改變這種刻板印象,於是重新審視大英帝國從前的位置,以及他們從侵佔地帶回來的物品。

該博物館最著名的縮頭術館藏,是來自厄瓜多爾的舒阿爾族(Shuar Tribe)的 tsantsa。其實縮頭文化源於當地對靈魂的信仰,他們相信一個人被殺後,靈魂會被困在頭裡。舒阿爾族基金會(Shuar Federation)前主席 Felipe Tsenkush 指出,他們已在 60 年代正式廢除了縮頭術,並稱縮頭術是他們獨有的文化,帶有勝利、權利及驕傲的象徵意義。他又表示,有些頭顱是在決鬥或戰爭中砍下的敵人人頭,此做法能夠把他們的靈魂封印,好確保家人安全。19 至 20 世紀,歐洲的探險家對南美族群的風俗感到異常好奇,他們搜集這些頭顱,並拿到歐洲,一方面以此作貿易,一方面聲稱搜集不文明行為的證據。由於探險家們有熱烈需求,當地人也願意以頭顱來與歐洲人交換槍等武器。

這些 tsantsa 連同其他相關人體殘骸及展品,都被存放並展出於 Treatment of Dead Enemies(對待已死敵人)的展櫃中。舒阿爾族基金會現任主席 Jefferson Acacho 解釋,其實「真正」的 tsantsa 並非隨便找來的頭顱,而是來自某些家族的首領、甚至是死於自然的首領屍體。他們會把頭顱的嘴及眼睛縫紉起來,因為他們相信死去的這些人依然有視力,並可透過進食以增加能量,把這些感官都縫紉起來,便能防止他們增加能量,以及傷害在世的人。

博物館的研究員 Marenka Thompson-Odlum 表示:「很多人可能會覺得移除某些展品,或者歸還展品是一種損失,但其實我們想表達的,是我們沒有失去甚麼,反而是讓更多更詳盡的故事,得以有空間展現及發揮…… 這是去殖民化(decolonization)的重心。」(“A lot of people might think about the removal of certain objects or the idea of restitution as a loss, but what we are trying to show is that we aren’t losing anything but creating space for more expansive stories. …That is at the heart of decolonization.”)Acacho 也認為必須歸還這些文物至其原居地,因為它們是其文化中很重要的一部分。不過,如果館藏能由舒阿爾族人管有以及照顧,展出也不是壞事。最重要的,是在展出的時候可以保有其文化地位,而非只將它們視為獵奇展品。

參考資料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李衍蒨 骸骨傳記

一名香港土生土長的骨頭說故人,馬不停蹄地飛到世界各地尋找及代言骨頭的故事,讓他們成為事情最後及誠實的無聲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