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遺忘的荷里活初代萬人迷:早川雪洲

A+A-
早川雪洲(右一)與其妻青木鶴子(中)。 圖片來源: Library of Congress,Prints & Photographs Division,LC-DIG-ggbain-35020

近數個月,美國社會捲起一股反對「仇亞」的浪潮;同時繼去年韓國電影「上流寄生族」勇奪最佳電影,今屆奧斯卡也有多名亞裔電影人競逐獎項,例如華人導演趙婷就獲提名最佳導演。其實,亞裔電影人對美國影史一直貢獻良多,例如早在上世紀 10 年代,荷里活歷史初期,就有一位亞裔萬人迷被喻為第一代性感巨星,他的名字是早川雪洲(Sessue Hayakawa)。

早川雪洲原名早川金太郎,1886 年出生於千葉縣一個富有家庭,一家從事漁業生意。他聲稱年輕時,前往芝加哥大學修讀政治經濟學,希望能成為銀行家,但卻經常走堂,花很多心力打美式足球。後來,克萊門森大學電影學家 Amy Monaghan 考究發現,芝加哥大學並沒有任何有關早川雪洲入學和打球的紀錄,令其早年生活更顯神秘。根據早川的自傳,他在 1913 年前往加州,正要打道回國之際,被加州小東京的一個日本劇團吸引了。

他在此前沒有任何演戲經驗,但很快就沉醉於其中,開始以藝名早川雪洲登台,並遇上後來的妻子、一代巨星青木鶴子。根據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電影學家宮尾大輔的研究,早川雪洲在加州做過侍應、洗碗工人和雪糕小販等等。後來,早川雪洲和青木鶴子出演了一套全日本演員班底的英文劇目,吸引到著名電影人因斯(Thomas Ince)的關注,並提拔二人成為電影演員。他在這個時期出演多部短篇電影,主要扮演日本人或者美國原住民閒角。

當時,美國電影業發展開始成熟,製片廠陸續成立,慢慢走向老荷里活黃金時期。1915 年,早川雪洲改投名角電影公司(Famous Players Film),亦即是今天世界電影業龍頭「派拉蒙」。那年,他遇上名導演迪密爾(Cecil DeMille),獲其賞識,在電影「矇騙」(The Cheat)出演男主角。在劇中,他扮演一名日本象牙商人,揮霍無度的女主角因虧空善款而向他借貸救助,他後來色心大發,意圖不軌。劇情在當時可謂十分前衛大膽,引起哄動。

1929 年左右的早川雪洲。 圖片來源:Hulton Archive/Getty Images

Monaghan 指出,早川雪洲的演出風格,與同代的默劇影星極為不同,當其他人還未擺脫舞台劇風格時,他已十分懂得捕捉鏡頭,細緻的表情配合大特寫,精準表達角色的內心世界。「矇騙」上畫後,早川成為全國巨星,他展現的東方魅力,散發著絲絲危險的神秘感,受到萬千美國少女仰慕;有女士見到早川後興奮得暈了過去,宮尾就引述到有瘋狂影迷為免早川踏到水坑,於是把毛衣拋到他腳下。

早川雪洲後來數年一直是美國當紅影星,可是出演角色都走不出西方人的東方想像,例如華人黑幫、印度醫生、波斯作家,他甚至做過墨西哥土匪和夏威夷王子。大紅大紫後,早川雪洲和妻子過著奢華生活,購置一所大豪宅,經常打高爾夫球,收藏私釀酒,有兩架佳特力(Cadillac)和一架福特名車。1918 年約滿後,早川不想再出演過往帶歧視色彩的東方人角色,於是另組電影公司豪沃斯影業(Haworth Pictures),繼續拍攝電影。

可是,一戰過後,美國種族主義浪潮高漲。1922 年,早川雪洲黯然離開荷里活,在法國和英國拍電影,曾經為英王喬治五世作御前演出。1931 年,他獲邀回到荷里活,與華人女星黃柳霜共演電影「龍女」(Daughter of the Dragon)。雖然他的外型依然俊朗,但他的英文口音,實在追不上有聲電影年代;加上當時種族主義更加嚴重,連一些亞洲人角色都由白人擔任。後來早川就回到日本開禪寺,偶爾到歐洲拍電影,二戰時滯留法國。

作為一位在美國發展多年的日本人,他同時受到兩方社會的猜疑。在二戰後,他長期禪修,也開始寫自傳。一代影帝、「北非諜影」主角堪富利保加是他的粉絲,邀請他出演1949 年電影「熱血染櫻花」(Tokyo Joe)。息影多年的早川,後來獲英國著名導演大衛連(David Lean),邀請參演經典作「桂河橋」(The Bridge on the River Kwai),他在片中扮演嚴肅、殘暴的軍官齋藤大佐,獲提名奧斯卡最佳男配角。

早川雪洲後來再拍過幾部電影,在 1973 年病逝,終年 87 歲。當年令他成名的電影「矇騙」,被喻為上世紀 10 年代最出色的電影之一,獲美國國家電影保護局所保存。他本人亦在荷里活星光大道留名,是少數亞裔人士獲此榮譽。近年,愈來愈多學者和電影人重新發掘早川雪洲的故事,令他在荷里活歷史中得到更公正的評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