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瑞執行長:我們賭上的是人類未來,不是投資報酬率

A+A-
4 月 23 日,輝瑞行政總裁艾伯樂在歐洲聯盟委員會參觀美國一家輝瑞生產工廠後發表講話。 圖片來源:JOHN THYS/POOL/AFP

僅僅花了 6 個月就將疫苗研發推進到第三階段人體試驗,但保存上卻出現大問題。輝瑞工程師開始研究一種保冷運輸和儲存盒,可以為醫院和醫療中心保存數千劑疫苗,並在 7 月準備就緒,配備遠距監控的溫度計和全球定位系統(GPS)追蹤器。

輝瑞行政總裁艾伯樂(Albert Bourla)指,一旦確定最後挑選的疫苗,就預先開始生產。「我們指望試驗會成功,將 150 萬劑疫苗製造好、冷凍,準備最早在 9 月就運送出去。」不過另一個更糟糕的結果是:如果試驗失敗,就必須捨棄全部的疫苗。

此時炎熱的夏季已過,時序進入初秋。疫情不只沒有如大家所預想的會隨著天氣炎熱而減緩,肆虐範圍更已擴及歐美國家,每天都有成千上萬人死於肺炎。輝瑞必須招募更多志願者參加試驗,並前往冠狀病毒迅速蔓延的地區。

這大半年的輝瑞,處於油門全速踩到底也不夠,還要加裝噴射引擎的高速與高壓階段。最終的成敗,取決於測試結果。

令人驚喜的事情發生了。在施打潛在疫苗或安慰劑的 43,538 人中,只有 94 人生病!幾乎所有確診新冠肺炎的人,都在安慰劑組。儘管疫苗組的受試者也有可能接觸到病毒,但幾乎得到完全的保護。如此漂亮的數據只要提供給監管機構,而且疫苗獲得核准,就可以開始逐步施打疫苗。

疫情最嚴重的國家之一英國,第一個核准使用輝瑞疫苗。2020 年 12 月 8 日,Margaret Keenan 接種了第一劑疫苗。美國隨後跟進,在 12 月 14 日,Sandra Lindsay 成為第一位接種疫苗的美國人

艾伯樂表示,這中間出現一些小困難,包括確保取得原物料的挑戰,但到 2020 年底已生產 7,400 萬劑疫苗,釋出超過 4,500 萬劑疫苗,公司可望依計劃在 2021 年,生產超過 20 億劑疫苗。

對輝瑞來說,這場艱鉅的戰役幾乎可說是大獲全勝,不僅寫下製藥史上研發與生產疫苗的紀錄,拯救了上千萬極可能被病毒奪走的生命,同時也在財務上取得成功。

艾伯樂在接受「哈佛商業評論」採訪時回憶,當他第一次提出 6 個月的疫苗開發時間表,輝瑞科學家難以置信。但他們與 BioNTech 團隊合作,幾乎達成了那個目標。對供應小組來說,情況也是如此。「我們要求這個團隊的成員尋找一種方法,能在等同於北極的溫度下,生產和運輸數百萬劑尚未確定核准的疫苗。」艾伯樂說:「他們最終找到一種方法,把不可能變成可能。」

艾伯樂認為,這場戰役能成功的主要關鍵,就是不要去考慮投資回報率。「我們讓科學家免於財務考量,不受過度的官僚作風影響;我們的董事會同意,這是一項高風險工作,但也了解成功有多重要,並給予我們視乎需要支出經費的自由空間。」他強調:「而且,我們沒有從美國或德國的政府得到任何資金,因此不必報告或解釋我們的決定,只需接受適當監管機構的監督。」

放棄官僚主義說起來輕巧,執行上則需要突破許多既有框架與限制,並且要求團隊都能用新的方式思考,擺脫過往窠臼。

最大的關鍵,在於與 BioNTech 合作。「我們開發新冠肺炎疫苗的工作,是在沒有最終合約下就展開的!」艾伯樂透露:「3 月就進行投資,並分享機密資訊,因為我們已經有過合作經驗,雙方都具備同樣高的道德標準,而且都一致希望迅速採取行動,改善情況。」「所有的條款,是在2020年底,也就是研發已近尾聲時才完成。」

很難想像一間擁有百年歷史的全球最大藥廠,在遇到世紀災難的第一時間就展現出如此驚人的應變彈性。「不是為了錢,而是基於責任,協助解決社會最大的問題。」艾伯樂說:「如果不這麼做,人類將失去未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