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3 年,美國總統甘迺迪西柏林演講中,道出一句「我是柏林人」。多年後的今天,美國參議員 Josh Hawley 到訪香港,說出「我們都是香港人」。自由世界對抗爭者的支持固然重要,但抗爭者對民主自由的渴求才是必須。1989 年東德第二大城市萊比錫的大規模示威遊行,便向世人展示人民對共產主義統治的抗拒。

白色恐怖下的亡魂,失落 60 年的遺書

電玩遊戲改編電影「返校」,以 1960 年代台灣白色恐怖為題,旋即引發社會熱議。現實中,這道歷史傷痕同樣未癒合,有當年政治犯的家屬在 11 年前揭發,親人從容就義前所寫下的遺書,竟然深埋國家檔案庫之中,幾經年月才向政府成功討回。6 位台灣作家以這批遺書為線索,寫成著作「無法送達的遺書」,利用文學筆觸重新譜寫這些政治犯的生命歷程,還原白色恐怖的真實面貌。

繼續閱讀 ...

敢言大帝 LeBron James 的雙重標準

當 NBA 風波正趨向透過冷處理解決時,洛杉磯湖人隊球星 LeBron James 拋出了「震撼彈」,暗指 Morey 不了解事件嚴重性就發聲,連累球員。這與他過往經常就民權事件不平則鳴的正義形象大相徑庭,惹人質疑他為了利益,在對待中國問題上「雙重標準」,激起美國網民不滿,令事件繼續升溫。

繼續閱讀 ...

微型太空垃圾即將「有跡可尋」?

陸地、海洋垃圾何其多,太空亦然。在近地軌跡(low-Earth orbit)中,已知的中、大型太空垃圾約有 1.2 萬件,但礙於科技限制,現時只能偵測到長、闊、高均多於 10 厘米的垃圾,這意味太空或存在著許多未被發現的微型垃圾,如燃料殘渣,數量甚至有可能高達數十萬,對運行中的衛星構成潛在危機。近日,太空科技公司 Leo Labs 宣布成功研發一套先進的雷達偵測系統,相信能有助追蹤微小的太空垃圾,從此開啟「太空垃圾經濟」。

繼續閱讀 ...

大象捨身救同伴,是想像還是真相?

早前泰國有 11 隻大象墮下瀑布 Haew Narok 身亡,事發的國家公園有管理員推斷,牠們為救家族一頭被困的小象而悉數犧牲。此一壯舉受到全球關注,但英國廣播公司(BBC)大膽提問 —— 除卻情感因素,大象擁有同理心並會捨身成仁的可能性,到底有多高?對於一對倖存的大象又有何意義?

繼續閱讀 ...

滅聲

“If liberty means anything at all it means the right to tell people what they do not want to hear.”
— George Orwell, English novelist

自由意味著,我們有權去告訴人們,他們不想聽到的事。
— 喬治.奧威爾(英國小說家)

繼續閱讀 ...
COLUMN 星級專欄

鄭立:天下太平 —— 防守的成本其實比攻擊大得多了

為甚麼進攻總會打贏防守?原因是攻擊方可以把卡牌的能力組合起來,但防守的一方卻只能各自發揮效果。少數對少數時,防守可能有利;但數量多的時候,攻擊的一方可以任意選要攻擊地點,防守方卻是被動的要預備所有不同種類的進攻,防守的成本其實比攻擊大得多了。


專欄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