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傑:凡事不可以太絕

A+A-
圖片來源:路透社
圖片來源:路透社

如果不是德國總理 Angela Merkel 夫人突然大愛失控,狂收一百萬地中海伊斯蘭難民,英國今日公投脫歐不會贏。

去年此時,英國主張脫歐的民意僅三成多。首相金馬倫躊躇滿志,以為蘇格蘭獨立公投結果的形勢運氣長在。哪知道大半年來的歐洲,巴黎、布魯塞爾相繼恐襲,歐盟拒不回應,還要鬥氣,現在英國拂袖而去,荷蘭法國會跟著公投,歐盟害人害己,咎由自取。

世事矯枉過正,物極必反。歐洲發展為歐洲共同體,歐洲共同體再膨脹為中央集權的左膠歐盟,事事「政治正確」,愈來愈極端,居然愈來愈像二千年前秦代的大一統,這股反動潮流,必須糾正。

二百年來,歐洲文化是世界文明典範,但政治在歐洲卻是災難之源:拿破崙稱帝、列寧共產主義病毒、納粹法西斯瘟疫、無政府主義思想、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皆由歐洲而起。由滑鐵盧戰役到諾曼第登陸,每一次,都由英國或英語國家付出巨大的生命成本拯救而解決。

英國無負於歐洲,歐盟卻欺凌英國。退歐會為英國帶來陣痛,但如一九四五年之後帝國解體的大變局,令英語文化有另一次機會發揮理性中庸的智慧。左派自由知識份子的虛偽濫權,遭到擊退,大洗牌的關頭到了。

英國退歐的啟示,是凡事不可以做得太絕,要留底缐和餘地。蘇格蘭要獨立?不會再公投,有時間緩衝讓蘇格蘭知道脫歐後的變局利益。英語世界包括美加,廣闊天地,歐洲則另行逐條談判協議,歐盟已經被殺了威風,不敢再囂張強硬,否則其他國家也退出。形勢大好,英鎊低落,是正常循環,正好上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