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平手機是如何煉成?

A+A-
圖片來源:Fairphone
圖片來源:Fairphone

手機總是那麼快壞,因為廠商總是回應市場口味,手機要追趕潮流,至於手機耐不耐用,怎樣製造,無人在意。但公平手機(Fairphone)創辦人 Bas van Abel 與他的同事,則在乎一部手機是如何生產——對相關的人,公平一點

從物料開始,就要公平。一部手機一般可找到 40 種礦物,但特別貴重是錫、鎢、鉭及金四種。而在美國,2010 年生效的「多德-弗蘭克法案」(Dodd-Frank Act)要求上市公司公開其產品有否含有「衝突礦物」,即是來自剛果共和國或周邊地區的武裝組織有資金連繫的錫、鉭、鎢、金四種礦物,惟該法案只要求公開聲明,而非禁止。

要完全達至無衝突物料是非常困難,即使蘋果公司宣布於 2015 年已 100% 審查,供應鏈的冶煉廠和精煉廠與衝突礦物的關係,但仍未敢宣稱達到完全不含有問題物料。蘋果解釋,他們希望集中精力改善透明度,以及處理供應商涉及的走私或欺詐事件。公平手機則宣稱他們是首間電子廠商,做到在全採購公平貿易黃金的生產鏈,包括採購無衝突黃金。

但由於公平手機規模太小,難以營運自己的工廠,所以與於中國蘇州設廠的新加坡生產商合作。可是,公平手機也相當「公平」,他們沒有支付特別高的工資,只是保證員工不受剝削。員工一天工作 10 小時,一般坐着工作,每天一共生產約 600 部手機。其中一名 35 歲的員工說:「這公司比較人道。」又表示,在生日時甚至舉辦吃蛋糕比賽;而最大的抱怨亦只是飯堂餸菜選擇不足,相比富士康中的員工,這可算是比較奢侈的抱怨。

公平手機的工廠目前尚未達到每週只工作 60 小時的目標,且不聘用臨時工,以穩定產量,但員工往往希望加班工作,多勞多得。據非牟利組織  Know The Chain 研究顯示,蘋果在防止供應商強迫勞動相對落力,三星則排在中間,但蘋果的主要生廠商富士康,則排在底下,由此看來,這個蘋果沒有表面的潔淨。富士康得分低主要因為情況不透明,公平手機暫時榜上無名。

第二代的公平手機以更易換零件為賣點,機殼和內部零件一目了然。 圖片來源:Fairphone
第二代的公平手機以更易換零件為賣點,機殼和內部零件一目了然。 圖片來源:Fairphone

第二代的公平手機一大特色是組裝機性質。用家可以輕易拆除外殼及更換電池,利用簡單工具便可移除鏡頭、喇叭、收音咪等零件,只要按下藍色鍵,連螢幕也可「滑」出來,意味着它更容易更換或升級零件。「若你無法打開它,就表示你不曾擁有它,」發言人 Tessa Wernink 這樣說。創辦人 Abel 稱:「我們的目標是賣出更少的手機。」

另一方面,Google 將推出模組化手機 Project Ara 最快於今年秋季面世,或許能衝擊大家認為手機就是「鐵板一塊」的印象。但我們買手機到底需要甚麼?從首兩批售價 329 歐元(約 2,830 港元)的公平手機都售罄的情況來看,似乎公平有價,但絕非多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