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從哥斯拉電影看悲觀果斷

A+A-

這個專欄是寫創業的,廣義一點說,寫商業的。然後在這裡出現電影評論?對,作為一個老闆,沒必要地限制自己的做事方法是不智的,在這個專欄寫影評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當然,既然是影評,不想知道太多劇情的人,看完才來看這文章。

好,為何要在創業專欄寫影評,因為新的 2016 年哥斯拉電影,絕對是值得每個決策者去看的電影。有人評論,明明打算進去看怪獸,或者看那些在怪獸面前逃難的人,怎料變成了大部分時間都在看人開會,是的,這個電影就是不斷開會開會開會,最常出現的場景是會議室,或者辦公室。

電影「真・哥斯拉」劇照
電影「真・哥斯拉」劇照
電影「真・哥斯拉」劇照
電影「真・哥斯拉」劇照

這電影的主題,是一個組織怎樣以討論的方式決策,去應付一個大問題。而電影中的問題是一隻叫哥斯拉的怪獸。一個出乎大部分人想像,突如其來,而且破壞力大到覆天翻地的難題,像核電廠事故,像梁天琦不准參選,或者你公司任何嚴重突發事故那樣。難題來了,你不得不面對它,但是你的團隊完全沒準備好要處理這種問題,你要怎樣辦?

「新・哥斯拉」劇照
電影「真・哥斯拉」劇照

在這故事中,根本沒有任何人預計到哥斯拉的出現,牠出現了不久就構成了大破壞。一個前所未有的,超越現有所有制度與人員經驗和能力範圍的,超越現有系統所有規則能認知的,超越團隊能處理的規模、毫無預警的大災難,沒有任何既成的解答,而且你沒有時間去考慮,必須當機立斷。

就像電影的對白,他說,這是一個日本現有的「法律」無法處理的問題,他要出動自衛隊,卻沒有任何法理依據。出動美軍?卻要先出現自衛隊。各種緊急計劃根本沒預備到這種級別。而你面對這麼惡劣的環境,你還要沒有權力去處理所有問題,就像你往往只是產業鏈的一部分一樣,你的權力是受限的。

一開始面對哥斯拉出現時,日本政府第一個反應,自然是開會,找數據和資料,但面對眾多說法,他們採取了一個樂觀的答案,就是哥斯拉上陸會死,並覺得不樂觀的情況不可能發生。因為他們認為不講樂觀的答案會令國民信心不穩,然後最壞的情況就發生。這種拿著資訊當中最樂觀的部分,一口咬定「事情不可能變那麼壞吧?」的行為,其實非常合符人類的心理學。

在這電影裡,一而再再而三的,示範「樂觀」會有甚麼惡果,這是很顯然的,去到中途直接有一句對白,說當年的日本就是因為樂觀,打了世界大戰,喪失了幾百萬人的性命和吃了兩個原子彈。這訊息算是非常露骨了。

而且樂觀是源自猶疑不決,故事早期的決策者,都刻意表達出那種對果斷決定質疑的態度,害怕不合制度,害怕政治後果,再因為事情在惡化,所以主觀期望自己想到的新決策,是一定能解決問題的決策。例如動用自衛隊時,就假定人類強大的火力能夠摧毀怪獸;撤離時,假定還有時間再等一會;疏散時,期望能減少經濟傷害和動亂等。結果呢?結果不是解決不了問題,就是引發更大的問題,到頭來之所以樂觀,是因為害怕承受決斷的後果,但最危險的事情是甚麼?卻正正是在危險的時候沒有果斷決定。愈危險,你就愈要在資訊不足、高失敗風險時,快速地下決斷,否則事情只會進一步惡化。

從這電影你看到團隊的成長,在不斷錯誤和失敗中,不斷更換團隊成員後,決策團隊終於變得審慎、悲觀,開始覺得每個計劃都可能失敗。但也因為憂慮失敗而開始同時準備後備計劃,預備額外的資源,慢慢也開始接受拋棄不必要的規則,和先不理會政治效果。當悲觀去到足夠時,團隊反而愈積極行動,決策也變得快速果斷,因為已知道,錯誤雖壞,但最壞的是猶疑不決,最重要的是保持彈性,不斷修正,而終於把問題解決——即使已付出極大的代價。

看到這裡,你就明白,為何這是每一個創業家都要看的電影,是的,這正是你從創業第一天開始,就立即要面對的情況。面對劣境,人很容易就癱瘓,或者不想面對決策,電影會教訓你:這是一種自殺行為。保持比別人更大的悲觀,使你想到所有壞的情況後,才能使你在下高速決定時,比較不會犯錯。

這,正是一個指揮官極為重要的特質。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鄭立 業問之老細問咩事

鄭立,Cheng Lap,香港人。從不被寄望的職校生到取得香港中文大學比較史學碩士,曾任教職,後轉行創辦公司並開發電腦遊戲「民國無雙」。長於議題思辨、邏輯推演,評析經濟與政治局勢。現於香港「明報」,台灣 udn 「鳴人堂」專欄,以及 PTT 論壇發表文章。著有「有沒有 XXX 的八卦」及「希特拉救港攻略」。Facebook Page:Cheng Lap。

https://www.facebook.com/leglory19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