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ster Ho:從西聯電匯看區塊鏈應用

A+A-

istock_90281965_medium

理論上,你不能在白紙寫上「價值 20 元」然後拿著它去買東西,但你能夠拿一張由發鈔銀行印出來的紙幣去購物,這是由於銀行是有公信力的中間人。在日常生活當中從身份認證到商貿買賣,我們都靠著中間人機構確保社會可以順利運行。多年以來相安無事,大部分人很滿意銀行、政府擔當著中間人角色,但其實有些人認為中間人機構並不完美。

究竟中間人機構有甚麼不完美的地方?以銀行為例,開立戶口設有最低存款額,即使成功開戶但存款不足,亦可能會被收取費用;另外銀行記錄了款項從何而來、往何處而去,當中大量的個人私隱資料集中儲存在銀行的資料庫,雖然銀行大多採用高級保安標準,但始終有被駭的風險,摩根大通得寶這些大公司過往亦曾遭入侵令用戶資料外洩。由於中間人機構的服務不易被取代,它們可以收取驚人的手續費。外傭電匯常用到的西聯(Western Union)就以手續費高昂、匯款需時、保安標準低聞名,騙徒愛用西聯是街知巷聞的常識。既然這些中間人機構暗藏安全危機,又衍生社會不平等,我們可否取代或繞過它們完成交易、匯款這些操作?

電子錢包手機應用 Abra 容許顧客以虛擬貨幣直接傳款給遠方親友,當中不涉及任何中間人機構,於是金錢可以即時過戶而不用收取任何手續費。當然,Abra 會調節貨幣的兌換率去獲得盈利,但比起西聯的手續費,Abra 的收費極為低廉,而且匯款安全快捷。這個模式的關鍵問題是 Abra 如何保證虛擬貨幣的價值?例如 Abra 的交易是否安全,會否容易被人修改匯款總額?Abra 使用的是近年常聽到的比特幣(Bit Coin),它可以說是區塊鏈 (Blockchain)技術的雛型。2008 年有神秘人以「中本聰」之名發佈的比特幣技術,強調它是自由公平的開放社群,允許用戶隱身以保障個人私隱,而且交易資料無法被竄改,這些特點保證了比特幣自己的貨幣價值,並有望挑戰傳統交易的中間人角色。

istock_40764986_medium我們可以想像一個紙盒(Block),紙盒由採用了最高加密法的無敵鎖看管。當人們完成交易或者談妥了合作後,可以把收據和合約放到這個紙盒,然後由「公正人」去為紙盒上鎖,上鎖方法是由無敵鎖提出數學題,公正人使用電腦去計算答案,完成計算便等於把紙盒上鎖,同時會產生一個新的紙盒,這個新紙盒除了儲存新簽好的收據和合約,也有舊紙盒所有交易紀錄的副本,由另一個無敵鎖去看管。這些紙盒一個接一個形成一條長長的鎖鏈(chain),合起來便是區域鏈(Blockchain)了。

那麼,誰是「公正人」?公正人由網絡上數以百計的數據礦工(Data Miner)擔任,他們可以是普通人,通常擁有高運算技術的器材。當上面的紙盒要上鎖的時候,數據礦工便會一起去解答無敵鎖提出的題目,只要有其中一個數據礦工完成計算,這個礦工便會保管這個紙盒,其他人亦會立即收到通知。以比特幣為例,成功上鎖的數據礦工可以獲得一個比特幣,吸引人去參與驗證。公正人在整個過程只會計算數學題,而不涉及交易的細節,用戶私隱便得到保障。

如是者,上了鎖的紙盒就會分散在世界各地,而每個紙盒的交易資料副本時刻互相監察,如果有其中一個副本被擅自修改,就會立刻被發現。因此,如果有人想篡改交易資料,就要同時破解所有紙盒的鎖,但由於每個無敵鎖運用相當嚴格的密碼保護,要破解一個已經困難重重,要同時破解整條區塊鏈應該是天方夜譚。因此,比特幣推出之時風頭一時無兩,人們都憧憬它可以改革整個金融產業。

然而,比特幣允許用戶隱身的特性也帶來有心人用它來「洗黑錢」,而且它的驗證標準頗高,延長了結算速度,市場上有能力擔任公正人的公眾不多,這班人變相壟斷了驗證過程,失去了區塊鏈自由開放的特性。當然,這些問題都可以改良技術解決,而且比特幣不是唯一運用區塊鏈產生的虛擬貨幣,人們可以隨時研究出更有效的新貨幣去替代比特幣。

回到電匯的例子,西聯在今年 5 月開始投資 Digital Currency Group,嘗試引入區塊鏈技術,改善服務的安全標準及減低手續費。由此可見,區塊鏈帶來的震撼真的是立竿見影,難怪金融界視區塊鏈為金融科技革命的推手,財政司長曾俊華也在預算案鼓勵探討業界可以如何應用這種技術。其實,區塊鏈在日常生活其他面向也能帶來影響,可以用另一篇文章詳談。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Chester Ho 糴蘿勞滋

任職跨國科技公司,網站 Outside 成員。

http://www.outside.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