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迪倫:日本人花上一生的時間

A+A-

japan-restaurant

由於在創作遊記系列「道聽圖說」的關係,這一年我先後五次踏足日本。來到日本,我特別喜歡光顧旅遊書沒有介紹過的街邊小店。他們藏在街上暗角,門面比較簡樸,餐牌也只有日文,也不光鮮,往往遊客都不感興趣。但反而這樣,他們才保留到最傳統日本小店的情操和風味。

而很有趣的是,這類小店座位不多,無論是小酒吧檯或是一間小咖啡館,很多時都只由一個,或是一對日本老人打理。由入客、倒水、落單、烹調、出餐至埋單,一切都是親力親為。而我曾多次在他們忙碌過後,大家坐著用半咸半淡的日文及英文,加上身體語言去溝通。往往我會發現,這些精力充沛但頭髮花白的老人,原來已經快 70 歲了。而他們在這些老店內,往往已經工作了 40 年以上。這時候,活於香港的我們便很自然地以為,他們一定是老闆本人,否則怎麼可能在一間小店裡待了 40 年呢?

在登別我便遇上過這樣的一位老婦人。那位老婦身穿華貴,一個人殷勤地招呼我們,遞給我們菜單,為我們倒水,全都一力而為。我和朋友點餐之後,婦人便從廚房與廳面之間來回穿梭,一邊為我們烹調食物,一邊為我們送餐。雖然只有她一個人工作,可是她的服務沒有半點偏差,食物亦是十分美味。這一間室內裝潢像極前舖後居的咖啡館,充滿家庭式味道,我絕對有理由相信這位婦人專誠在家的客廳中,間隔了一個咖啡廳的位置出來,使她能夠賺取一些生活費,更重要是使日子變得充實,不跟世界脫節。

然而,在跟婦人聊天之後,才發現她竟然不是老闆娘。她說這間咖啡店已經開業 42 年了,而她已經在這裡工作 37 年。她只是這裡的員工,從年輕時代一直在這裡打工,直至現在。她的老闆是登別海洋公園的創辦人,原來也即是星野渡假村的創辦人,簡單來說就是一個超有錢的富豪。這間咖啡店沒有甚麼生意,其實隨時可以關門大吉,但因為她已經在這裡工作了大半生,因此,這店便一直存在下去。彷彿,這就是一位企業家送給這位伴著自己白手興家的老員工,至少生活安定,無憂無慮的承諾。

在現今世界,能在一間公司工作了五年或以上的,已經是資深的老員工了。俗語有云,魚唔過塘唔肥,大家都在為生計向上爬,向外跑。然而在日本看見這些老人,他們不用退休也不為生計而工作。純粹是,這份工作已花了他的大半生,他有必要繼續完成每一天的使命,直至他的身體不容許他這樣做為止。這份忠誠和專注,使日本人有了「職人」這一個詞語誕生,也使我心內充滿暖流。世界很大,但有時候,在那個你最熟悉不過的工作空間裡的,才是真正的宇宙。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梁迪倫 牧羊思維

梁迪倫,86年生,【牧羊少年咖啡.茶.酒館】創辦人。自 16 歲開始便放學到樓上咖啡店打工,工作至凌晨 3 點才回家。22 歲畢業後開始自己的咖啡店生意。26 歲創立香港首間旅遊主題咖啡酒館【牧羊少年】。咖啡、文字、旅遊,皆為他不可或缺的養分。

http://www.thealchemistcaf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