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yashi:那個被手機電波電死的人

A+A-

來過日本旅遊的人都應該知道,日本的公共交通工具中,尤其電車內,是不可以通電話的。單單響起鈴聲已經罪大惡極,更遑論通話。上班族在電車上遇上不可不接的電話,都鬼鬼祟祟偷番薯,一面談一面左顧右盼,彷彿生怕背後的視線變成利刃,將自己插得血肉模糊。更甚者,在關愛座旁邊,連使用電話都禁止,告示直接叫人把手機關掉。

事實上,有多少日本人嚴格遵守,筆者不敢說,關愛座上使用手機的人不在少數。然而筆者也親眼見過有日本大嬸說自己安裝了心臟起搏器,要求旁邊的人關掉手機。對——據說手機電波會影響心臟起搏器。你想把身邊的老婆婆殺掉嗎?如果不是,就乖乖閉嘴,關上你的手機。

手機電波會殺人,這已經是都市傳說。這個說法毫無科學根據,世界上亦從來沒有任何人被手機電波殺死過。假如手機電波真的可以電死人,禁止關愛座旁使用手機根本無補於事。今日現代都市,隨便走入任何一個商場,都被電話電器商舖包圍。即使走在街上,無線網路電波亦無孔不入。如果手機電波可殺人,應該每日都可以殺死兩打。

管制電車上的手機使用,是害怕媒體對身體侵害的行動反應。可能日本人對空間與身體的關係很敏感,電話這個媒體的出現,打亂了既有的社會空間感覺。留意動畫例如叮噹和櫻桃小丸子等,在昭和時代有線電話剛普及時,電話在家居佈置中都放在走廊。因為電話是對外的媒體,不可以放在起居室。起居室是家庭的私人空間,對外的媒體只能被隔離在走廊,面對門口。同樣道理,電車關上車門後,乘客暫時共享一個半封閉空間,而手機媒體將不屬於這空間的他者帶了進來。拉扯他者進入這個空間的行為,會將內外相對的空間概念打破,大家因而變得不安,所以「不禮貌」。

非洲土人初次遭遇相機,對其攝錄的功能大表吃驚,被拍攝的身體影像竟然留在紙上,靈魂不也被攝進去了嗎?昭和年代的大嬸,無法接受高速變化的手機等流動媒體,寧可相信那個不知身處何地、被手機電波電死的人。相反,吃 iPad 奶水大的小孩,在電器舖用手指猛按電視,不能理解為何沒有反應:「媽媽,它壞了嗎?」孩子,電視沒有壞,是你跑太快,在大腦還未有插頭的世界裡,你的身體感官已經接上電子媒體了。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