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 決戰 HBO 的下一個戰場:歐洲

A+A-

2007 年,Netflix 把百視達(Blockbuster)行政總裁逼下台並在 3 年后宣告破產後,便在這 10 年來於影音市場中攻城掠地,奠定了網路影音霸主地位,但行政總裁 Reed Hastings 認為:「戰爭現在才開始!」

網路影音市場競爭愈來愈激烈:電子商貿霸主亞馬遜表示,今年將投資 45 億美元收購及委託製作節目;迪士尼、二十一世紀福斯等美國廣播業者合組的 Hulu 也在 5 月發表直播服務投資內容。但 Hastings 說,他最害怕的敵人,叫做 HBO。

2010 年,Netflix 用戶觀看網路影音的時數正式超越 DVD,成功將 6 百多萬原本習慣用 DVD 的電視用戶轉移到網路,但同年,HBO 也推出了有線電視自選服務「HBO Go」,在美國本土的有線電視系統上,提供影片隨選隨看服務,進逼 Netflix。

HBO 背後有個強力後台 —— Time Warner(時代華鈉),全球第三大電視娛樂與節目製作集團,同門兄弟還有製作「蝙蝠俠」與「超人」電影、在全球擁有眾多電影院的華納影業。這等於同時掌握了資金、IP 和渠道。

HBO 也是極少數能從電視頻道起家,轉進自製內容領域而創下驚人佳績的公司。早年的 Oz、「色慾都市」到現在的超級熱門劇集「冰與火之歌:權力遊戲」幾乎部部叫好叫座,高踞美劇排行榜。

對戰 HBO,Netflix 沒有砸大錢去買荷里活電影,而是直接進攻自製影音市場。

HBO 總部。 圖片來源:路透社

當時,這在外界看來是個賭注。一間矽谷的高科技公司,一半以上員工是工程師,竟然想去自己說故事。但 Netflix 有大數據分析作為核心。它知道用戶看到第幾分第幾秒,會不耐煩而離開;它知道用戶喜歡不斷重播哪些片段;它能圈出全球有類似品味的用戶,用 A 的選擇預測 B 也會喜歡什麼。

「我們要增加 Netflix 品牌識別度的影片,」Netflix 首席內容官 Ted Sarandos 說:「只要你能製作非常獨特的內容,天下就是你的。」

雙方戰爭打得激烈,第一階段 Netflix 暫時領先。2013 年,美國訂戶達 3,100 萬,比 HBO 多 300 萬;2014 年拿下第一座奧斯卡獎;2015 年,北美十大最佳新電視劇集 Netflix 囊括了 6 部。同一年,HBO 推出網路串流影音服務 HBO Now,跳出電視頻道與 Netflix 正面對決。

面對 HBO 的反擊,Netflix 的下一步是進軍歐洲市場。Netflix 在美國的家庭會員數超過 5 千萬,歐洲卻還未完全開發。2012 年以來,Netflix 已投資 20 億英鎊製作及收購歐洲原創內容;最近又宣布在阿姆斯特丹辦公室增設 400 個職位,在全歐陸續發表原創劇集,包括第一齣在西班牙拍攝的「接線女職員一族」(Las Chicas del Cable),以及在德國委托製作的 Dogs of Berlin

「金融時報」認為,Netflix 選擇在此時大舉進入歐洲正是時候。歐盟正考慮調整影音內容法例,將科技與串流媒體納入原本為傳統廣播業建立的法律架構中。對 Netflix 而言,這項改變可能意味著支出的增加,是付費法國當地文化基金、達成歐盟規定的在地製作內容比重一類。

但對 Hastings 來說,只要能做出好節目,錢根本不是問題。這個曾砸下上億美金拍「紙牌屋」(House of Cards)、「毒梟」(Narcos)與「王冠」(The Crown)等大片、這位年近六十的前數學老師宣布,今年將再投資 60 億美元,繼續顛覆傳統電視節目市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