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無知與裝逼的大中華中產

A+A-

在後現代主義風行的中國,真貨和老翻有時真的有理說不清。即使有註冊商標,有門市,有實名認證和網購平台專頁,都未必能證明甚麼。

當今鞋壇最潮之物,莫過於 Kayne West 和 adidas 合作推出的超限量 Yeezy Boost,每有新款都必然轟動全球,個別款式甚至炒價上萬。當然,限量二字在中國並不存在,就在潮童們有錢都未必買到一雙 Yeezy Boost 之際,全球第一間 Yeezy 專門店便在中國浙江省溫州市開幕。所有一鞋難覓的限量版,在裝潢佈置潮味十足的專門店裡全部齊全,而且價格頗為實惠,比 adidas 的官方定價要便宜一半。此外,店內還可以找到連「主理人」 Kayne West 都沒穿過的新版、特別版和中國限量版。據聞專門店吸引到不少潮童搶購,甚至供不應求,部分鞋款賣到斷碼。

「喬丹體育」是內地近日開幕的第 13 屆全運會官方合作夥伴。 圖片來源:喬丹體育官方微博

相信 Kayne West本人都未踏足過這間似模似樣的 Yeezy 專門店,但又不能說這些連 adidas 都不知道的溫州貨是老翻。內地媒體報導,專門店店主是一位跟足程序、嚴守規矩之人,更聲稱早在 2013 年,當 Kanye West 仍未簽約與 adidas 合作之前,他就已經在註冊了「Yeezy」為自家合法商標。換而言之,要抄都是 Kanye West 坐時光機抄他這個老實商人。

當然,溫州 Yeezy 專門店只是新興案例。在中國內地最源遠流長的經典爭議,莫過於 Nike 旗下 Jordan Brand 與「喬丹體育」的侵權角力,擾攘了足足幾年。要政治正確的話,今時今日已經不能說「喬丹體育」是老翻、山寨品牌了,因為按照 2016 年底的裁決結果,「喬丹體育」雖然侵犯了 Michael Jordan(內地譯為邁克爾喬丹)的姓名權,但同時間,法官又指其品牌英文拼音「Qiaodan」並沒有侵權。簡單來說即是違反了法例,不過可以繼續經營。如今「喬丹體育」甚至是內地近日開幕的第 13 屆全運會官方合作夥伴,更反饋提告,要求 Michael Jordan 及其中國代表律師停止誹謗和惡意中傷。

從一對鞋,到一輛車,在中國都有數不完的故事。鞋壇有「喬丹體育」,車壇則有「眾泰汽車」。無獨有偶,「眾泰汽車」也是來自浙江省。一如國貨傳統,2003 年起家的「眾泰汽車」,就以模仿外國車廠款式於國內聞名,而最具功架的得意之作,都是抄保時捷。譬如,保時捷的小型 SUV Macan 和「眾泰汽車」的新作 SR9,外觀線條和車身細節都如出一轍,號稱 50 米外無人分得清楚。且說今年上海車展,保時捷 CEO Oliver Blume 還特意走去「眾泰汽車」的場口視察,看過這台維肖維妙的雙胞胎後,眉頭大皺,想來真不知道是生氣還是好笑 —— 更可能是無可奈何。事實上,早就揚言要控告「眾泰汽車」侵權的保時捷,也深曉勝訴機會甚微,因為前車可鑑。本田汽車在 2013 年亦曾控告石家莊雙環汽車抄襲其 CR-V 車系,結果反被中國法院裁定為不正當競爭,本田汽車須另付堂費 263 萬元,賠了夫人又折兵。

眾泰 SR9。
保時捷 Macan。

在十多年前的老電影「下妻物語」中,就有這段情節:專賣老翻名牌的深田恭子,賣了件老翻「話沙池」(Versace)大衣給暴走族少女土屋安娜,後來她們成為了朋友。其實生於鄉下的土屋安娜根本未見過真正的「話沙池」大衣。但她的概念是,「話沙池」好有型,老翻「話沙池」打個折,都一樣好有型。

同樣地,作為明目張膽的 Copycat,「眾泰汽車」會被大眾鄙視唾罵嗎?不但沒有,抄款抄出名堂的「眾泰汽車」在內地還極受歡迎,SR9 面世 3 天便接到 5 萬台訂單,跟溫州 Yeezy 一樣賣到手軟。SR9 折實人民幣 16 萬 8 千,保時捷 Macan 的入手價則大概是港幣 62 萬,即只需要四分之一的價錢,便完成了低收入普羅大眾的「名車夢」,難怪會被剛出社會的年輕人視為 Dream Car。儘管是個老翻的 Dream,Who cares?

「喬丹體育」在中國的知名度更勝 Nike 旗下的 Jordan Brand。 圖片來源:路透社

當然,以消費本質來說,「喬丹體育」和「眾泰汽車」雖然都走仿冒名牌和定價親民路線,但兩者還是有些少分別。買山寨保時捷的人多半是本身想買保時捷 —— 聽說真的有人用十多萬買一台 SR9,然後把車頭換成保時捷標記。在大城市外圍充個大頭鬼是沒問題的,但買「喬丹體育」的人倒未必本身就是想買 Jordan 的正貨球鞋。這不能怪「喬丹體育」的買家入錯貨,Nike 旗下 Jordan Brand 的商品定價頗高,在內地的銷售點亦相當有限,一般住二三線城市的內地人,可能這輩子都沒見過 Nike 推出的 Air Jordan,更不會想像過一雙球鞋可定價近 2,000 港幣。價位稍貴一點的「喬丹體育」,已算是高檔貨色,而且街上來來去去都是「喬丹體育」,又豈會知道 Jumpman、Tinker Hatfiel 和 Air Jordan 呢?

「喬丹體育」和「眾泰汽車」或正好道出了當代中國的兩種中產消費者,前者是無知的中產,不懂買,結果買著爛茶渣;後者是裝逼的中產,買不起,寧願去買爛茶渣。原裝正版的 Air Jordan XXXII 日前開賣了,擺一雙在他們面前,他們也有可能覺得是假的。但夏蟲不可語冰,在爛茶渣的消費社會裡,不知者不罪,他們自然是理直氣壯的。

至於在溫州 Yeezy 專門店搶購潮鞋的人,是無知,還是裝逼?在後現代主義風行的中國,這兩種人,有時真的有理說不清。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錦衣衛札記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