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oria Chung:Instagram —— 大廚的必修課

A+A-

Instagram 於上月底宣佈其用戶已超過 8 億,短短 7 年間,Instagram 躍升為僅次於 Facebook 的社交媒體。我個人認為,一個社交媒體愈受歡迎,就愈接近衰亡,不過 Instagram 仍然在火紅火熱的時侯,我就不潑冷水了,以免令一批努力學習玩 Instagram 的大廚失望。

NOMA 的 René Redzepi 一開始上載的照片不大吸引,後來他持續上載一些他採集(Forage)到的奇花異草,比起一般 Fine dining 的精緻食物照片吸引得多。
René Redzepi 年頭在墨西哥開設期間限定餐廳時和 Instagram 合作,實時更新,互動得很。

單從今年 4 月起至今,Instagram 便有 1 億新用戶,是有史以來最大的升幅,而當中有多少人是大廚呢?好幾位世界名廚,如巴西的 Alex Atala、瑞典的 Magnus Nillson、美國的 Dominique Crenn 等等,在 Instagram 也有超強的 fan base。最佳進步獎我會給 NOMA 的 René Redzepi,他一開始上載的照片不大吸引,後來他持續上載一些他採集(Forage)到的奇花異草,比起一般 Fine dining 的精緻食物照片吸引得多,他年頭在墨西哥開設期間限定餐廳時和 Instagram 合作,實時更新,互動得很。

連名廚也如此努力玩 Instagram,其他大廚自然也不敢怠慢,但擅長烹調,又不一定懂得寫 Hashtags 和拍照,有見及此,培養多個名廚的美國廚藝學院 Culinary Institute of America(簡稱 CIA),將於 2018 年 5 月起開設食物攝影與造型兩門選修課,教授攝影技巧、食物造型等等,除了回應「相機先吃」的文化,亦是為大廚學徒準備後路 —— 經營餐廳不容易,做不到大廚和老闆,起碼也能當個 Marketing。

大廚們都很努力去學習玩 Instagram,當中以甜品大廚 Nicolas Lambert 玩得最出神入化,短短兩年間已獲得 7 萬 Following。
四季酒店是較早一批開設 Instagram 帳戶的酒店。不但是其 Fans 人數多,酒店、餐廳、大廚和粉絲也有很強的互動性。
Instagram 不是與生俱來的技巧,如果大廚覺得重要的話,就會如練習切菜一樣,不停練習到最好為止。

香港未有特地為大廚而設的 Instagram 班,但有不少酒店和餐廳公關,早已為大廚秘密練兵。據非正式統計,香港多間 5 星酒店中,以四季酒店的 Instsgram 帳戶最多人 Follow,印象中亦是較早一批開設 Instagram 帳戶的酒店。我欣賞他們的地方,不但是其 Fans 人數多,而是在於酒店、餐廳、大廚和粉絲的互動性,酒店的總廚 Andrea Accordi、餅廚 Ringo Chan 各自都努力在 Instagram 發表他們的米芝蓮 2 星餐廳 Caprice,大廚們都很努力去學習玩 Instagram,當中以甜品大廚 Nicolas Lambert 玩得最出神入化,短短兩年間已獲得 7 萬 Following。

我問他們的數碼媒體經理 Mimi Cheung 到底給了他們甚麼訓練,「我先教授他們一些基本的拍照技巧,一、相片要清晰,二、要拍多一點,再作選擇,如果見到照片曝露了甚麼酒店機密,會馬上跟他們說。」Mimi笑說,不要期望大廚會成為 P 圖高手,他們上載的照片可以比較真實,但是可以彌補官方照片的過分 Standard 化,拉近和網民的距離。「說到距離,我們的大廚都很喜歡上 Instagram,因為可以即時和食客互動,知道他們的愛惡,有些自知道自己照片普通的大廚,會 Repost 食客的照片,Engagement 一樣豐富。」Mimi 亦會跟大廚得閒傾計,講講最近 Instagram 有甚麼新 Functions,流行哪些 Hashtags,至於 Caption 方面 Mimi 又指:「有些大廚的母語不是英文,我會叫他們 Take it easy,寫下菜名,加入食材 Hashtags,喜歡吃的人自然會找到這些 Hashtags,從而發現到他們,增加粉絲數目。」正如 Mimi 所講,Instagram 不是與生俱來的技巧,如果大廚覺得重要的話,就會如練習切菜一樣,不停練習到最好為止。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Gloria Chung 環球食記

Gloria Chung(鍾詠嫻),飲食及旅遊記者、博客、食物造型師,對世界飲食文化充滿好奇,深信吃不止是兩秒的口腹之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