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鄰座的怪同學」—— 同學不怪,只缺少了青春一課

A+A-
電影「鄰座的怪同學」及「帝一之國」劇照。

據說「鄰座的怪同學」的原著漫畫和動畫,在學界青春讀者之中深受好評,我早已離開那個年齡層,但可以理解。回想昔日校園歲月,我確實也喜歡過「流星花園」和「花樣少年少女」,常說世代之間有代溝,事實證明,公式化的青春愛情物語,始終是世代相傳的。

懷著年輕十多歲的心態入場觀看,「鄰座的怪同學」的故事溫馨愉快,窮家少女水谷雫發憤向學,遇上從來不想上學的男主角吉田春,原來對方家世顯赫,而且是個天賦異稟的天才學霸。「貴族少年」被「土氣妹」的率直打動,情愫互生,想來每個時代都有這麼一個白璧無瑕的校園神話,如史詩一樣流傳下去。

電影「鄰座的怪同學」劇照。

同學不怪,所謂怪,想來只是年輕時大家未見世面,難免詞窮,不明白家世門第的差距、財富的力量和成長環境所帶來的優勢。天真的水谷,以為吉田太過單純,被存心佔便宜的同學欺負,她認為真心交朋友就不需要金錢,就是因為她太年輕,也實在太窮了,男主角是離地到跌了錢都屬等閒事的「瘋狂有錢土豪」,用金錢來衡量,他才永遠是欺負同學的惡魔。

當然,觀眾如我懂得這殘酷的社會現實,就代表青春已經上了一課,你再不會太認真看待這些校園裡反覆傳頌的少年男女神話。

真正的怪同學,是男主角菅田將暉在另一部作品「帝一之國」飾演的主人公帝一。同樣是名門出身的土豪學霸,吉田從來沒長大過,是一個活在遊樂場裡的童話角色,笑笑就好,帝一卻早在童年時「撞壞腦」,開了竅,自此再沒有笑過,是個青春錯位的悲劇人物。

電影「帝一之國」劇照。

吉田與帝一,對校園生活的想像完全不同。在吉田眼中,校園就是朋友、歡樂和自由;帝一卻認為校園是社會、人生的第一號戰場,沒有朋友,只有盟友和敵人。「帝一之國」如同校園政治劇,既荒謬又諷刺,過分早熟的帝一,甚至將學生會選舉當成人生仕途大事,少年不更事,已經謀定未來,從政立業,跳過了青春期的散漫和叛逆,拋開兒女私情。

起初觀眾以為,這是一個男孩急於長大成人,以致誤入歧途的故事。最後才發現,成年人都錯了,他一開始已經長大了,是的,青春那一課他早就上過了。伴隨著成長的痛苦和鬱鬱不歡,只是因為他不想讓自己長大而太過努力了。

青梅竹馬的女主角果然還是最了解帝一的人,她明白,少年並沒有誤入歧途,他最多是有點怪。他就是那個在遊樂場似的公式青春物語,一直被人略過的怪同學。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日劇情史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