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眼:Head Porter 的故事

A+A-
圖片來源:headportertokyo/Instagram

一「潮」天子一朝臣,廿年過去了,有著日本潮流教父藤原浩光環加持的 Head Porter,宣佈明年結束品牌。還記得那個跟潮友討論 Head Porter 和 Porter Tokyo 有何微小(到價錢以外近乎看不到)差別的日子嗎?當然,應該還試過長篇大論跟那些不上道的朋友解釋 Porter International 其實只是翻版,對方可能覺得受到侮辱,鬧得不歡而散。我想,就算不叫集體回憶,都叫一個時代的印記了。

雖然 Head Porter 的引退預告讓人錯愕,但其實,是可以預計的事。畢竟,當年追捧過 Head Porter 的屁孩們(包括我),都出了社會工作多時,甚至做了父母。在新一代眼中,它作為歷史悠久的潮牌 —— 擁有這個說法,本身已經很有問題了,悠久就不新潮,新潮就不應講身世和資歷。加上最近幾年的潮流因素,例如 High-end 品牌大多數都走得很街頭和 Casual,腰包、胸包這些上個世代不可能放在身上的東西,今日亦完全復興。老品牌變成新屎坑,見慣見熟的 Porter 袋反而顯得普通。

當藤原浩和那些曾經為人崇拜的裏原宿潮流達人,都相繼成為大江東去的老潮童,趁著人氣品牌有市場價值,紛紛易手。同樣地,由一個潮牌變成老字號、日系經典,Head Porter 亦過了它的保鮮期,非常成功地邁向失敗。

不過,Head Porter 只是母公司吉田(Yoshida & Co., Ltd.)的聯乘系列之一,年輕潮牌不年輕了,改頭換面再出發也屬合理營銷策略,而且,旗下 Porter Tokyo 仍走大眾消費者路線,地位穩固,還預告了會在 Head Porter 結束之後推出全新的支線品牌。

但會否成為二十年後的新屎坑,就不得而知了,或者,不少同代人所慨嘆的時代終結,並不是真的那麼懷念 Porter 的斜孭袋,而是那個我們會買 Porter 的時代。

圖片來源:headportertokyo/Instagram

想來,Head Porter 也好,親民一點的 Porter Tokyo 也不壞,最風光的日子,確實跟我的很多成長階段接軌 —— 相信我並不是那麽特別吧,我們大抵都是相似的。

Porter 袋之中,最經典就是「黑面橙底」的 Tanker 斜孭袋,而且又以尼龍面料最為正宗和受人歡迎。那年,社交平台尚未普及,潮流時尚的消息傳遞還沒有那麽虛擬。很實在,對某個品牌或產品的認識,多數都來自身邊朋友的推薦。有天放學逛唱片店,店裡仍是陳慧琳的天下,心儀的女生忽然說起,她心儀的男生最近買了個 Porter,她也考慮要不要買一個。買哪個尺寸好呢?她問。我微微把頭一點,把名字記在心裡。後來,已忘了人,倒還記得與 Porter 的邂逅。

最初,Head Porter 遠在東京,即使要買一個標準的日本版 Porter Tokyo,而不是當時介乎抄襲和授權之間的台灣版,最好還是跑到銅鑼灣 SOGO。新界仔難得出城,就是為了這個「黑面橙底」的潮物。

圖片來源:headportertokyo/Instagram

平價一點的 Porter Tokyo,對剛剛升讀大學的小伙子來說,仍有一定經濟負擔。印象中,是人生第一個索價 4 位數字的袋。且說,住在學生宿舍隔壁是一個念商科的男生,在第一個學期,見他還是個薯頭薯腦的宅男,日常衣著都是 T 恤短褲配一雙人字拖(但已經交到女朋友)。聖誕節一過,下個學期突然改頭換面,上至髮型,下至衣服、錢包、眼鏡和皮鞋,都是宿友們肉眼可以分辨銀碼的名牌行當。當然了,還有一個新的 Head Porter,Black Beauty 暗花系列。當時,大家都懷疑他發了達,而後來,他就很少回宿舍了,不時人間蒸發好幾天,甚至一兩個禮拜。

半年之後,有次在宿舍走廊遇到他,他主動提起那個暗花 Porter 斜孭袋。他問:「有沒有興趣,用過幾次而已,不如賣給你?」(我才不要,難道要全幢宿舍都知道我執二攤?)轉讓交易沒談得成,幾個月後,商科男就離開了宿舍。聽他的同房宿友說,其實他還退/休了學。大家又再次懷疑,他可能拿著十幾萬學貸去炒股票,這是一件發生在 2008 年的往事。

畢業之後,關於 Porter 的故事已經愈來愈少了。對上一次聽到,卻是跟一個大學朋友聚舊。當時,我在潮流雜誌寫文章,他和拍檔創業不久,想經營一個主打年輕人市場的潮流品牌。品牌形象初時不算討好,好不容易才站穩陣腳,又隨即到了發展樽頸。他就摸著酒杯底說,幾年之後,要把自己的品牌變成香港 Porter。

幾年之後,地鐵站人來人往,依我所見好像真的挺受中學生歡迎,連余文樂都在「一念無明」用過它的斜孭袋。說起來,前陣子到原宿閒逛,Head Porter 的店面顯得有些冷清,卻意外在一些店舖裡,發現我朋友的蹤跡。當然,這又是另外一個品牌故事的開始。

※ 此欄文章為作者觀點,不代表本網立場。 ※
紅眼 錦衣衛札記

專欄作家、文藝雜誌主編。旅居台北多年,曾獲香港中文文學創作獎冠軍、青年文學獎等。已出版長篇小說包括「廢氣團」、「沼氣團」、「小霸王」、「赤神傳」及短篇集「紙烏鴉」、「獅人鳳」。

http://www.facebook.com/a38redeye